129.御花园尸首 为尉迟沁儿的巧克力加更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漆黑的夜里,只听得一声重物落水之音,伴随着荷池里的水花翻溅。(www.ziyouge.com)黑暗中,只看见水光如镜面反射,一道黑影从假山群里一掠而过,继而消失不见。

阴冷的氛围里,有种寒意阵阵的错觉,宛若鬼魅出没,随时都在找寻新鲜的血液,填充着长久深埋底下的阴冷灵魂。

栖凤宫里的烛火长明,大抵宫里的女人,都无法摆脱沾腥染血的宿命,故而夜里都不敢熄了灯睡。有一丝光亮,总觉得心安不少,那些个午夜索命之事,便也能消失于无踪。

只是,不怕杀人却怕有鬼,已然成了一种习惯。

元春快步走入洛丹青的寝殿,犹豫了良久才敢走近榻前轻唤,“娘娘?娘娘?出事了。”

洛丹青本就浅睡,这一叫唤,便一下子从床榻上惊坐起来,怒目圆睁,“放肆!何事如此惊慌?”

扑通跪地,元春大口喘着气,“娘娘,御花园出事了。”

羽睫陡然扬起,洛丹青赫然瞪大眸子,“你说什么?”

“康海就在殿外,他最是清楚。”元春素来圆滑,只是将责任悉数推给了康海,眉目间却是真诚可信的颜色。

洛丹青下了床,冷厉一声,“让他滚进来!”

音落,元春快速外出,少时便领着面色愈发难看的康海进了门。这康海原就是坡脚,眉毛掉尽,容色惨白,如今在灼灼烛光下,愈发先得阴森恐怖。只见他垂着头,也不抬头胡乱看,只是快速跪在洛丹青跟前,狠狠磕了个头,“娘娘恕罪!”

“说!”洛丹青冷然坐下,发未梳,只披一件外衣,眸色杀气腾然。

康海急忙爬到洛丹青脚下,略带慌乱道,“娘娘容禀,白日里娘娘吩咐奴才处置叶待诏,于是奴才便派人去匡叶待诏而后作势沉塘。谁知奴才刚去到御花园,却找到了……找到那两个执行奴才的尸体,却没能、没能看见叶待诏。”

“你说什么?废物!”洛丹青忽然持起桌案上的茶杯,狠狠砸在康海的额角,顿时鲜血喷涌。那康海也不喊疼,任凭血水流到脸上,只顾着朝洛丹青磕头。

“娘娘恕罪!”康海浑身战栗的跪在那里磕头。

元春咽了咽口水,扯着唇角道,“娘娘息怒,这事情办不好诚然是奴才的罪过,但是娘娘不妨细想一下,叶待诏再怎样也不过是个女子,如何能杀了两名太监而逃出生天?”见洛丹青眉色一顿,元春继续道,“说不定叶待诏的背后还有人。”

如此一说,委实有些道理。

洛丹青起身,眉目生寒,“她一人断断无法成事,左不过是逃了,却也未必能杀得了人。这样的手法,倒有些像……”脑子里不由自主的掠过慕风华的影子,往常听得宫人来报,说是叶贞曾经与慕风华有过几次的接触。

难道是他?

慕风华?

虽然这般想着,但洛丹青委实没有证据,到底慕风华并非常人,也不在她的管辖范围之内。东辑事的事情,她是插不上手的。别说是贵妃,就算是盈国公本人,也不能轻易染指东辑事的事情。

何况慕风华是东辑事的二把手,是慕青最得力的义子。

只是洛丹青不明白,何以慕风华会找上叶贞?这小妮子虽说有几分姿色,但宫中最不乏的便是美貌女子,何以事事都让叶贞出尽风头?

皇帝这般,洛英这般,如今连慕风华都瞎了眼吗?

“娘娘?”元春低声唤着。

洛丹青摆了摆手,“尸体处置妥当,今夜之事不许外传。”

“娘娘的意思,就此作罢?”元春一怔,洛丹青从来不是心慈手软之人,如今为何突然便了主意?就因为一次失利?说实话,以往这种事情,还从未失过手,如今到底怎么了?元春心中忖道,好似自从叶贞出现,便是诸事不利。

只是她一个奴才,倒也想不到这么长远,所言所行都不过是从主子身上血来的。

“若然真是东辑事做的手脚,本宫暂时还不想与他们为敌。”无论是前朝还是后宫,如今都不易与东辑事对着干。何况后宫如今没了尹妃,只剩下一个宁妃,料慕风华也掀不起大浪。

元春颔首,“奴婢明白!”这厢忙冲着康海使了眼色。

康海快速的谢恩,“多谢娘娘不杀之恩。”

“悄悄找个人看看,到底这两个人是怎么死的。”洛丹青还是有疑虑,到底慕风华图的什么,才会想要帮衬着叶贞。只要验明那两人的死因,大抵就知道是不是慕风华出的手。若然不是,这事她断不会就此罢休。

“奴才遵命。”康海捂着流血不止的额角飞奔出门。

那两人的死因诚然是外伤,除了颈椎处有少许乌青,其余的根本没有外伤。其实这是东辑事惯用的杀人手法,用三指捏住颈椎处的一截骨头,而后巧劲折断脱位最后完整复原归位,人就会当场毙命。

但是因为骨头归位,寻常的仵作根本查验不出死因,若不是这两人死后被丢入水中,颈椎处泛出了淤青,诚然是查不出死因的。

这种杀人手法干净利落,素来是暗卫们常用的。比掐断颈骨更能神不知鬼不觉,是而防不胜防,查无可查。

所幸盈国公府与东辑事敌对已久,故而对于这些手法也是素有见闻的。不多时,康海就证实,这些伤口确实是东辑事暗卫的手法造成。

总算松了口气,想来洛丹青也不会再责罚自己。

不远处,一抹身影悄然隐去,黑夜中教人瞧不清楚颜面。

如此一来敌我不分,分不清叶贞到底是皇帝的人还是东辑事的细作,凭着洛丹青的小心谨慎,自然不会轻举妄动。

罢了罢了,横竖算叶贞命大,只愿着明日的世子妃挑选不受干扰便罢!这事,委实不能拖,否则夜长梦多后患无穷。

黑暗中,叶贞挪动了身子,只觉得浑身乏力。周围阴冷漆黑,隐隐有种冷厉的风从自己的脊背处刮过,不由的手心捏出一把冷汗。

这里,到底是什么地方?

犹记得昏迷前,她闻到了茉莉香,那是迷香的味道。她素来制香,熟悉得紧。

勉力撑起身子,叶贞只觉得浑身气力被抽干,根本动弹不得。侧卧在黑暗的大殿内,她的视力正在慢慢适应。逐渐的看清了四周的境况,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气,外头却忽然想起了若有若无的声响,似脚步声,又如同鬼魅游离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