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1.慕风华VS离歌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御芳斋的窗口,慕风华冷然伫立,抬手便隔空点穴的制住了月儿的睡穴。(www.ziyouge.com)而后不动声色的将叶贞放回御芳斋的床榻上,长袖轻拂便卷了被褥落在她的身上。眉目生凉,慕风华不做片刻停留,自窗口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屋顶突然一阵异动,紧接着是一抹黑影快速掠过夜空,如跳蚤般轻盈快速。

“这么着急想去哪?”慕风华衣袂蹁跹伫立房顶,夜幕下眸光绽放着冷戾之色。

黑衣人顿住脚步,二话不说便已经出手,凌厉的掌风直抵慕风华。

慕风华冷眸敛起,双手交合放置身前,却只是盯着黑衣人快速而来的身影纹丝不动。鼻间一声轻哼,“不自量力!”

忽然兰指掠过,平底顿生万钧之力,顷刻间一道蓝光射穿黑衣人的肩胛,鲜血霎时迸射。那人竟一声不吭,陡然翻身坠下屋檐去。

慕风华翩然落地,见那影子竟快速朝着御花园而去。

进了园子怕是不容易被找到,诚然不能让黑衣人进入御花园。思及此处,慕风华脚尖离地,身影如魅,眨眼间已经离开百余丈远。再定睛,却已经没入夜幕之中消失不见。

御花园里假山横立,到处都是黑漆漆的洞口,想藏一个人委实容易。

黑衣人没入假山群中,慕风华急追而至。

谁知他前脚刚到,那黑衣人便没了踪迹。

心下冷凝,中了他一招还能逃出去,这功夫诚然是了不得的。想不到宫中竟然还有这样的人物,看样子这东辑事的档头番子委实都是酒囊饭袋,也该换一换脸了!

站在假山下,环视四周,耳朵却将周旁的一切都收入,只是……受了伤,呼吸自然会紊乱,而且他那一招几乎是致命的,除非那人的天赋异禀,心房生在右侧。但……也不至于消失得如此干净,不留一丝痕迹。

敛了眉色,慕风华飞身而去。

殊不知假山后头,两名黑衣人屏息伫立。

身后的黑衣人死死捂着身前黑衣人的口鼻,自身却动用了龟息大法,这才避开慕风华的耳目。否则,哪里能躲开慕风华高深的功力。

“你不要命了?”身后的黑衣人一声怒斥,忽然擒住那人的肩胛,“跟我走!”

话音刚落,两人消失在假山后头。

月华宫寝殿,烛火微弱,两名黑衣人对立而站。

“你疯了吗?这是皇宫,不是民间。若你再敢轻举妄动,就给我滚出去!”说话间,那黑衣人扯下蒙面黑巾,却是一贯冷清的宁妃娘娘。

此刻,宁妃目露冷光,一身肃杀之气。

鲜血不断从胸口涌出,透过指缝染红了胸前衣衫,让那一身黑色在烛光中透着微亮。微颤着取下面巾,离歌面色惨白如纸,“我不能让叶贞死,她如果死了,月儿也会死。何况我用的是东辑事的杀人手法,不会有人怀疑。”

“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!”宁妃低冷的呵斥。

离歌抬头,容色无温而齿寒,“身份?如今你却要与我提什么身份?姐姐莫要忘了,早在十六年前我的身份就是狼女,何来的身份可言?”

宁妃的面色骤然凝起,口吻却缓和了少许,不由的轻叹一声,“当时也是迫不得已。”

“我不听理由不要借口,我只要今时今日看见的所能拥有的一切。月儿是义父义母的命,也是我的命,所以不管你会不会帮我,如今你所能做的就是不要阻止我,做任何我觉得必须做的事情。”离歌冷笑两声,胸口的血依旧不断涌出,然眸中却无半点惊慌之态。

“如果方才不是我,你已经死在慕风华的手里,慕风华的功夫深不可测,你哪里是他的对手。”宁妃低喝。

离歌却是眉目微挑,“若不是我不能出手,你当他能伤得了我吗?”

宁妃一怔,“离歌你?”

“离开山门之前,师傅叮嘱过,不许教任何看见我的武功,尤其是宫中之人,否则将会惹下祸端。”离歌深吸一口气,低眉看一眼已然被贯穿的胸口。若不是她天赋异禀,心脏生在右侧,此刻定然已死。但她若不是不能出手,岂会任慕风华伤了自己。

事实上,离歌到底有几斤几两,宁妃也是毫不知情。她只知道离歌会武,而其师承何人,到底有多少本事,便是不得而知。离歌不说,就算宁妃有心要问,也撬不开她的嘴。惯来,离歌的骄傲不输给宫里的任何人。

何况离歌出身民间,浑然不将宫中的任何人放在眼里。

她只做她觉得必须做的事情,不计后果,不折手段。

这世上,她只敬一人,只护一人,其余的生死都与她毫不相干。敬师傅,护月儿,不管谁碰了月儿,她都不会放过。

这行事作风正好与叶贞截然相反,一个谋定后动,一个雷厉风行。倒是因为月儿,将两人连接在一起,不知是否算缘分一场?

“这是为何?”宁妃一怔,“宫中有你师傅忌惮之人?”

离歌眸色微沉,“这不是你该管的事,你别问,我不会说的。姐姐,未能拿到七星丹,我绝对不会让叶贞死。我不是你,可以隐忍多年,我孑然一身早已将死生置之度外。如今唯一能坚持的便是月儿的伤,只要月儿痊愈我就会带她走。”

宁妃忽然执起她的手,“那……她呢?你便也不去看一眼吗?”

“她是死是活与我何干?”离歌松了宁妃的手,“姐姐以后莫要再提,省得你我姐妹不睦。”

“离歌,你太决断。”宁妃轻叹一声,缓缓解开身上的黑衣,“慕风华的指剑相当厉害,你还是先上药吧!”

她当然知道,离歌素来说一不二,只要她认定的事情就算死也不会改变。

“姐姐,如果当年宁家没有被贬,你会入宫吗?”离歌忽然问。

拿着金疮药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,宁妃的眸光散了又凝聚,唇角却是冷笑,“既成事实,何必追悔?还是好好想想,如何步步为营才是。”

“宁家人,果然各个都无情。”离歌冷道,双目死死盯着宁妃极力保持平静的面庞。

宁妃浅笑,“你错了,这是责任。”

离歌冷哼两声,不再说什么。不过是皮肉伤,贯穿了胸口又能如何,只要还活着,她就不会放弃。绝对不会善罢甘休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