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4.荣王府欺人,叶贞挨打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那一夜很长,一夜之间发生了那么多事情,奈何却沉入地府,不叫人轻易知晓。(www.ziyouge.com)有人从慕风华的手里逃脱,对于他这样骄傲的人而言,简直是奇耻大辱,自然不会轻易言说。只是吩咐属下,密切留意各宫各院,只要有人受伤取药,当即扣押审问。

洛丹青忙碌开来,为的是今日甄选世子妃之事。既然叶贞背后有人,那杀人手法又出自东辑事,洛丹青自然不能轻举妄动,只能静观其变暂且放过叶贞一回。

殊不知打从叶贞回来,某个身影就守在窗外,一直等到天将亮才算离开。

“姐姐?”月儿轻声唤着,“姐姐昨晚入睡的,为何月儿却不知晓呢?诚然是愈发贪睡了,如今都日上三竿了呢!”

叶贞晃了晃沉重的脑袋,昨儿个的迷药算是过了,但是后遗症却委实不可取。如今胸腔烦闷欲呕,整个人昏昏沉沉的。虽说不似昨夜的无力,但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。原先身子便受了红花的寒凉,如今只消稍稍触碰便较之常人数倍难受。

挑眉看着外头极好的太阳,叶贞勉力起了床,“月儿,皇上那边可有传唤?”

月儿摇头,“这倒没有,只是风阴大人来过了,说是皇上去了御花园帮着贵妃娘娘甄选世子妃。料着这个时辰,世子爷也该去了才是。”

低低的应了一声,叶贞穿了衣裳便往外走,边走边问道,“风阴大人可还有说什么?”

“大人说,让姐姐不必去了。”月儿这厢刚开口,叶贞便愣了愣。

“这是皇上的意思?”叶贞忙问。

月儿颔首,“风大人说,这是皇上口谕。”

点了点头,叶贞却是明白,大抵是洛英在场,她不便前往。否则教人看见,又要挑起闲言碎语,洛英倒是没什么,问题是洛贵妃在场,闹开了委实给盈国公府抹黑。

“他们在御花园何处?”叶贞问。

“好似在风来水榭。”月儿隐约听得宫女们这样说的。

“那便还好。”叶贞颔首,“月儿你横竖无聊,不若今日姐姐便带你去走走。御花园的紫罗兰开得极好,你帮我去采摘一些。”

月儿忙笑着点头,“好!”取了竹篾篮子,月儿不禁疑惑,“姐姐近日一直收集花卉,不知有什么用意吗?那紫罗兰虽说好看,但委实没什么用处的。”

叶贞也不解释,只是清浅道,“我必得早些备下,想来过不了多久便能用得上。月儿你莫多问,也莫要告诉旁人,只当是我在制香罢了。”因为顾念着月儿独臂,叶贞便领着月儿朝着僻静的小径走去。

没有那么多人跟着,唯独二人踽踽而行,仿若回到刚入宫的时候,二人小心翼翼的去采摘玫瑰,如今却是轻车熟路,倒有种轻松惬意的感觉。

既然叶贞不说,月儿自然也不会问,想来这些东西将来都是要派上大用场的。

见月儿一路无话,叶贞想了想便道,“月儿,不是姐姐瞒着你,只是事关重大。姐姐将来还要用这些东西,换你的命,明白吗?所以,定然不能教人知道,否则你我都活不成。”

月儿心惊,“那姐姐还是莫要说了,月儿不再问就是。”

叶贞点了点头,两人就这偏僻的园子一角,小心的收集紫罗兰。及至摘了不少,这才作罢,转身将回。

谁知大老远便能看见莺莺燕燕的女子,一个个打扮得花红柳绿。前头领路的是栖凤宫的元春,叶贞心中暗忖,那些人定是即将甄选的世子妃人选,想来都是名门闺秀。然她们怎么来得这般迟缓,否则她也能避开。

如今要去风来水榭也只有眼前这么一条路,叶贞与月儿横竖是避不开的。

月儿当即跪下,叶贞只是躬身行礼,到底身份有别。

哪里晓得元春竟在她身前停驻脚步,眉目微挑,“哟,这不是叶待诏吗?怎的不去殿前伺候,如今却来这般惬意采花?这花您也不必采了,不是已经折了更好的枝吗?”

叶贞不紧不慢的直起身子,对着各位小姐她是奴才,但对于元春,叶贞的身份尚且高了一筹。

不温不火的扬了笑,叶贞道,“元春姑姑越发能开玩笑,想来贵妃娘娘等得急了,若你觉得不识路,我也不介意替您领着各位小姐走一趟。要是贵妃娘娘知道是元春你让我帮忙,想必会开心得很。”

“你!”她竟拿洛丹青压元春,元春自然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

一听是叶待诏,那些个小姐悉数朝叶贞投来各色各样的目光。有挑衅,有鄙夷,也有冷蔑,更多的是一种愤怒。

想来她们都听到了流言,只是没想到还未见到洛英世子,却见到了绯闻的女主角,自然是要冒火的。这个女人不过是个奴才,却摆明了要跟她们这般身份尊贵的小姐抢夫婿,不是成心羞辱她们吗?

叶贞当然知道,元春是故意的。故意让她犯了众怒,也是故意羞辱她,要她成为众矢之的。奈何叶贞岂是轻易任人践踏的,世子妃横竖都不会留在宫里,有什么可怕的!

“你就是叶贞?”中有一人上前一步,目露寒光。

“奴婢参见姑娘。”说着,叶贞福了福身子。顺势看去,一袭枚红色的暗花流云广袖裙,发髻高耸簪步摇,鬓间金箔成妆。眉目娇娆,眸光瑟瑟。尤其引人注意的是她的耳铛,那是一对殷红如血的血珍珠。素来珍珠成色好的本就不多,黑珍珠更少,这血珍珠简直就是难得一见。

可见,这女子绝非泛泛之辈。

听得元春冷笑着开口,“叶待诏,这位是荣王爷家的小姐。”

叶贞一顿,荣王爷乃先太后的家弟,本身并无实权,左不过担一个虚名,长食朝廷俸禄罢了。其膝下无子,晚年才得一女,视若掌上明珠,取名明珠二字。故而此女便是荣王爷之女——荣明珠。

急忙跪下,叶贞行礼,“参见荣姑娘。”

哪知她刚说完,脸上便坚坚实实的挨了一记响亮的耳光。

月儿心惊,“姐姐?”瞬时便扑上去,却被元春陡然伸出去的脚绊住,整个人便扑在地上。伤口处骤然而来的剧痛,疼得月儿痛苦的倒伏在地,克制不住的翻滚着。

“月儿?”叶贞一身冷汗。

刚想扑上去查看月儿,谁知那荣明珠却又高抬玉手,眼看着一巴掌又要落下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