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3.老狐狸的女儿——夏侯舞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说时迟那时快,陡然一只玉手扣住了荣明珠的手腕,轻蔑的声音无温传来,“左不过是王府家的小姐,如今你还不是郡主,摆什么威势?没瞧见伤着人了吗?”

说话间,荣明珠只觉得腕上一阵剧痛,整个人都蹲跪下来。……www.ZiYouGe.com……

抬眸却是一张娃娃脸,目光深沉而幽暗,仿若具备摄人心魄的力量。她唇角微扬,满脸的邪肆之容。细细看去,眉心处缀着一颗米珠,眼角眉梢没有半分掩饰,发髻清爽,只配三枚形似柳叶的碧玉镶金发簪。

不似一般女子身着广袖流云,她却是装了束袖勒住袖口,一身的古灵精怪。

此刻她正挑着眉看着吃痛叫唤的荣明珠,手上的力道外人看着轻盈盈的一握,却不知生生扣住了荣明珠的命脉,只要她用力,荣明珠这只手算是彻底作废了。

“疼……”荣明珠痛苦的尖叫着。

那女子这才松了手,双手环胸道,“你有多疼才能知道旁人有多痛,仗势欺人算什么?我偏是看不惯这样的矫情,如今我便要管上一管!”

荣明珠美眸噙泪,委实是一枝梨花春带雨,“放肆,既知我是荣王府的,你还敢这样待我,等我回去告诉父王,定然不与你善罢甘休。”

“哦?是吗?”那女子挑眉冷笑,“诚然是不知死活的东西,告吧告吧,若是荣易敢来见我,我便将名字倒着写!”

此言一出,叶贞眉目骤然扬起。这般口吻,诚然是哪家名门闺秀之言。三品以上的大员之女,断不会有这样狂傲的口气,唯一敢这样恣意的,除了夏侯家的老狐狸,怕是无二人选。

这般想着,叶贞忙搀了月儿搂在怀中,朝着那女子行礼叩谢,“多谢夏侯小姐。”

“不错,倒有几分眼力见。”没错,她确实就是夏侯府的千金,夏侯舞!怕是随了父亲夏侯渊的性子,古怪刁钻,但凡看不过眼的总要管一管,横竖心态与常人迥异。

元春快速过来搀着荣明珠,“姑娘你没事吧?”

荣明珠低低抽泣着,方才听得叶贞敬这丫头是夏侯小姐,委实惊了她。入宫前,荣易早已叮嘱过,切莫得最夏侯府的人,否则其祸不小。倒不是夏侯家的人怎样的武功了得,只是夏侯家的人素来心性不定,而且……听说夏侯家的人甚是记仇,是那种睚眦必报之人。

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,想来也是这样的道理。

“好了,快点走,早些选完早些了事,这皇宫四四方方的墙,四四方方的天,教人见着就浑身不痛快!”夏侯舞撇撇嘴,径自朝着前头走去。走了两步又回头道,“姿色不错,也够聪明,想来世子爷尚算耳聪目明。”

这般言语,诚然是大不敬之至。

奈何在这里,没有人敢再说什么,便是方才还嚣张至此的荣明珠,此刻也偃旗息鼓。只是离开前,狠狠的瞪着叶贞,恨不能将其抽筋剥骨。

“月儿?”叶贞忙看着怀中的月儿,只见月儿面色惨白。虽说现下不似方才这般疼痛,但也痛掉了她半条命。

月儿气息微喘,浑身上下已经被冷汗湿透,“姐姐……我、我没事。”

叶贞俯下身子,“来,我背着你回去。”

“姐姐,我可以的。”月儿不断的颤抖。

叶贞确定她的伤口没有裂开,才算放了半颗心。面色稍霁,用一种低沉的音色冷冽开口,“上来!”

语罢,强行让月儿伏在自己的肩头。

月儿的眼眶忽然红了,叶贞原就不是什么身强体壮之人,长年的营养不良造成身子瘦弱。虽说近段时间稍稍休养,已然圆润不少,但较之寻常的女子,还是体重偏轻偏瘦。相比之下,月儿反倒比叶贞更胖一些。

如今叶贞吃力的背着月儿,亦步亦趋的朝着乾元殿而去。

她环住叶贞的肩,眼泪在眼眶之中徘徊,那一刻,月儿心疼而又心安。独臂拭去叶贞额头的汗,月儿哽咽着附在她的耳边,低低的喊了一声,“姐姐,你真好。”

却让叶贞整颗心都揪着疼,唇角止不住颤抖,叶贞不说话的往前走。不管多累,月儿,姐姐都会保护你,过不了多久,就能拿到七星丹,到时候我就送你出宫,不让你再在宫里跟着我受苦。

荣明珠……叶贞的眸子骤然便阴冷,荣王爷到底不是什么人物,左不过担着虚名,如今教出来的女儿却是这般的仗势欺人。

那一记耳光倒也罢了,为人奴才,这点痛本就习以为常。

但是她伤了月儿,就不能轻纵。

荣明珠,我们走着瞧。你不是想要甄选世子妃吗?那我便成全你,让你此生系良人,声名两不误。

等回了御芳斋,叶贞便寻了御医前来诊治,所幸月儿并无异样,叶贞才算放了心。

想着这会子功夫,大抵她们已经去了御前。

果不其然,元春笑容满面的领着众人去了风来水榭,自然是不会提及方才的事情。而荣明珠自知夏侯府的厉害,也不敢轻易开口。倒是夏侯舞,落得一身的痛快。

这厢行了礼,洛丹青与轩辕墨各怀心思,扫视着眼前一个个眉目清秀的女子,委实都是经过细心打扮的。出落得大方而华贵,唯独夏侯舞站在那里,却有些突兀。这般素颜不施粉黛,衣衫又是一改广袖的作风,可见她素来是个心急之人。

轩辕墨眸色微敛,想着这大抵就是夏侯家的。

洛丹青也注意到此,不由的凝眉。

看出洛丹青的意思,元春急忙摊开名册,一个接一个的念出身家背景,以及香闺芳名。容色出众的自然是荣明珠,而最让洛丹青与轩辕墨抓心的,却是夏侯舞。

“荣王府荣明珠姑娘。”元春喊着。

荣明珠出列,眉目含笑,盈盈作揖,“明珠参见皇上,参见贵妃娘娘,愿皇上与贵妃娘娘伉俪情深,情意绵长。”

这不动声色的恭维,诚然是个懂事的。

须知伉俪二字,唯有夫妻才配相拥。这荣明珠竟当着皇帝与贵妃的面说出伉俪情深二字,无疑是在讨好贵妃。要知道皇帝的妻,乃当朝皇后!

洛丹青颔首,“荣王府的果然知书达理。”

荣明珠颔首退下。

但听得元春愣了愣,这才喊道,“夏侯府夏侯舞姑娘。”

话音刚落,所有人的视线齐刷刷都落在了夏侯舞身上。年轻的女子,顶着一张百分百的娃娃脸,明媚的眸子却没有这个年纪该有的澄澈,反之,更多的是深邃和凌厉,若一汪深潭不教任何人洞悉内中乾坤。

眉心的米珠在阳光下绽放着七彩炫光,让她平静的容脸瞬时平添无数生机光泽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