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4.前人种因,后人得果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夏侯舞不卑不亢的上前行了礼,“参见皇上,参见贵妃娘娘。……www.ZiYouGe.com……”

“夏侯家的果然是不同的。”洛丹青按捺住心头的欣喜。虽说这夏侯舞算不得一等一的出挑,却也是个入得眼的美人胚子,想来洛英也不会推辞这门婚事。盈国公府若是能得了夏侯府的援手,将来定能扳倒东辑事,如此……

谁知那夏侯舞却是扫一眼四周,开口便道,“这不是要为世子甄选世子妃吗?敢问皇上和贵妃娘娘,世子现下何在?夏侯舞要嫁的是世子,若是连面都不曾见上,岂非白来一趟?”

那一刻,四下寂静一片,愣谁也想不到,一个闺阁待嫁的女子言语之间竟没有半分遮拦。这样的直接要求见世子,委实是……没有贤德女子该有的矜持。

荣明珠本就受了气,如今见着贵妃的面色都变了,急忙上前道,“夏侯姑娘,这是皇上和贵妃娘娘座前,岂可无礼。何况你我乃是名门闺秀,岂可这般恣意不懂矜持?”

原想着这样说还能讨好贵妃,借着贵妃将了夏侯舞一军。却将父亲的嘱咐抛诸脑后,不慎得罪了这个难缠的夏侯舞。夏侯渊素有老狐狸之名,膝下唯有一女,偏被他惯养得不成样子,浑然就是混世魔王,喜好恣意胡闹,说话十足的市井之风。

听出荣明珠的话外之音,夏侯舞也不做气,只是抬了眉,“你当自己不长眼,当旁人也是瞎子?这谁没瞧见皇上与贵妃呢?打量着你挂在嘴里,我却是放在心里尊敬。若都如你这般矜持,想来也不必做这出头鸟。这厢词不达意,还敢出来丢人现眼?皇上御前尚且如此,哪日真当让你做了世子妃,岂非眼睛都长到头顶上去?”

这话一出口,便让荣明珠的面色乍青乍白,整个人都哑口无言。眼眸中泪色盈盈,却生生吐不出一句话来。

洛丹青也没料到,夏侯舞看着是个小丫头的模样,但说起话来根本不给人还手的机会。果然是夏侯渊的传承,这般的厉害泼辣,想必得了她父亲的真传。这厢也不错,若是能管住英儿,得成大器,也是不错之选。

横竖现在的首要目标是东辑事,其他的事情,暂且放置一旁便是。

扭头去看轩辕墨,却将他有些忍俊不禁。宫里一贯的正正经经,何时能听见这么痛快的训斥,也就是着夏侯舞,古灵精怪到极点,语不惊人死不休。

“你!”荣明珠哽咽着,直勾勾的望着轩辕墨,到底是表兄妹,如今被当庭羞辱自然也望着表兄能给个说法,哪怕是训斥夏侯舞几声也是出了气。

谁知这轩辕墨愣是没表现,只是拂了拂袖子,“夏侯姑娘所言委实有几分道理。”

夏侯舞随即接着开口,“皇上,正所谓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。夏侯舞虽算不得绝世,到底也不过一介草民,但此生必得嫁个心满意足之人。这世子爷一日未露面,民女心中便是高悬不安。”

她刻意提及草民,诚然是有意羞辱荣明珠自恃名位却不如她这个草民落落大度。连带着将皇帝也羞辱了一番,皇帝这连襟到底也是不好做的。

轩辕墨轻叹一声,这丫头想必从小吃的便是雄心豹子胆。

元春忙打圆场,“夏侯姑娘快人快语,诚然是个……”

“不必恭维我,这些话我都听过多回,耳朵都长茧子了。姑姑有心喜欢我,不妨换个托词倒也图个新鲜。”夏侯舞挑眉看着元春,将元春也震得哑然,愣是半晌没能说出话来。

看样子,她是铁了心要见洛英。

“好。”洛丹青半晌扯出一个字,扭头看了元春一眼,“让世子出来。”

元春的面色变得尤为难看,只能附在洛丹青耳边低语一番。却让洛丹青随即挑眉,不觉低冷呵斥,“胡闹!立刻让康海把人找回来!”

“是!”元春随即下去。

眼见着洛丹青的容色变得格外难看,轩辕墨这才道,“世子待会便到,各位可先自行赏玩,朕这御花园倒还是有几分可圈可点之处。”

话音落,轩辕墨起了身,径直走开。该见的人都已见到,就等着结果便是。一场好戏,果真是越来越精彩。

洛丹青让闺秀们各自散开,边赏玩边等着洛英。

诚然洛英不是让人省心的主,这厢要甄选世子妃,那里他却跑了。等到康海发现,洛英早已出了栖凤宫,此刻还不知是在宫里的那个角落里。

荣明珠眼见着皇帝与贵妃都向着夏侯舞,便生了一肚子的闷气,见着夏侯舞便没有好脸色,一个人坐在亭子里,傲娇的摆着荣王府家的架势。

偏是夏侯舞,竟然不偏不倚的坐在她对面,死死盯着荣明珠的脸,良久都没有移开视线,及至荣明珠有种如芒在背的冷戾,看得她打心底发怵。

“你作甚盯着我?”荣明珠按捺住内心的不安与愤怒。

“你长得确实比我好看。”夏侯舞不紧不慢的说着,长而卷曲的羽睫扑闪几下,“所以要好生记住,留个念想便是。”

荣明珠一顿,“胡言乱语,听不懂你在说什么!”

夏侯舞耸了耸肩,“现下不懂没关系,待会就懂了。送你一句话,因果自在人为,苍天何曾饶过谁!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荣明珠彻底动了气,偏是夏侯舞得寸进尺,她已经不打算与夏侯舞计较,没想到夏侯舞却要咄咄相逼。她好歹也是皇帝的亲表妹,虽说太后已殁,但她这皇亲国戚的身份却是不会改变的。只要轩辕墨当一天皇帝,她荣王府就尚存一日荣耀。

此时此刻竟被夏侯舞这般羞辱,委实是欺人太甚。

想那夏侯渊可是连一官半职都没有,凭着先帝的执念,颁下一张丹书铁劵,竟敢在她面前猖狂至此,荣明珠岂能容她,当下便翻了脸。

夏侯舞起了身,拍了拍肩头飞落的柳叶,不以为然的冷笑,“前人种因,后人食果。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明白,委实是个白丁。”

这白丁二字却彻底激怒了荣明珠,白丁便是目不识丁,荣明珠的身份岂容夏侯舞这般凌辱。当下拂袖而去,誓要找到皇帝讨个说法。

身后,夏侯舞邪魅的轻笑,那笑容便是站在阳光下,也让人心生寒意。

因果,是有轮回的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