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6.阉人也是人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荣王府的委实不错,这厢自吹自擂的功夫也算是得了荣易的真传。百度搜索澳门永利赌场 www.ziyOuge.com”慕风华冷笑两声,这样的女子也想当世子妃,别说过不了洛英的这一关,便是洛丹青也容不得这样不知死活的东西。

想那先太后在世时,荣王府可算荣耀,也曾傲然不可一世。如今早已沦落得不成样子,却还要将自己的女儿送入宫中竞选世子妃。便是有一张好面皮又当如何,偏生得这样没心没肺,死了都是活该。

不过,想起某个人惯来都守着乾元殿,他的心里便有种不是滋味的东西在蔓延。

荣明珠既然敢自荐世子爷,定是皇帝不肯相助的缘故。既然本家都不管不顾,那他不放帮他们一把,无情总该有个确切的表达方式,比如他的不折手段,比如他身边那些奴才们,已然许久没能找到称心的玩物。

看这荣明珠的身材样貌倒算可以,肌肤也算滑腻,想必很适合当一当司乐监的玩物。对于这方面,慕风华惯来是大度的,从来不曾阻挠过底下的人分毫。

侧身躺在软榻上,荣明珠心头微凉,“世子这是怪罪明珠唐突了吗?世子宁可喜欢一宫贱婢,也不愿与我说说话么?难道那个贱婢当真这般好?早知如此,方才我就该多赏她两个耳光,如此撕了她的脸,她便不能再在世子面前耍那些个幺蛾子。”

慕风华眉色微敛,唇角忽然勾勒出邪肆的笑意,“你见过叶待诏了?”

“何止见过,我还……”荣明珠顿了顿,缓了口吻道,“身为荣王府的千金,自然能任意处置奴婢,虽说她是待诏,但也容不得她在我面前放肆。终归我是主子,她不过一介贱婢,岂可与我相提并论。”

她寻思着,这样言语既能保全自己的身份,也能让世子爷高看自己,这般的高贵气质唯有皇家才有。

想来洛英风流之名在外,自然也是喜欢自己这般容色绝佳的女子。不由的红了脸颊,微微挑眉看着眸色诡谲的男子。

“很好!”慕风华冷笑两声,“你是主子,没错。可惜,我也是奴才!荣王府的人,一个个都如此蠢钝,难怪荣易这辈子都只能缩在乌龟壳里,探不出头来!”

“你?世子你说什么?”荣明珠万料不到自己心中的世子爷会如此贬低荣王府,好歹也是皇亲国戚,岂容他们这般污蔑看轻。只是……她眉心一蹙,为何他会说,他也是奴才?且不管这些,他无礼自己的父亲,便是罪该万死!

慕风华依旧摆弄着手中的白玉笛子,不紧不慢道,“我说得这么清楚,怎么荣姑娘还听不清楚?既然如此,那便让我这帮子贱奴告诉你,在我这里什么才算主子,什么才算奴才。”长袖轻拂,幽然起身,他一步一顿走向荣明珠。

荣明珠不明所以,站在那里一动不动。只是不知为何,整颗心忽然跳动得厉害。下一刻,慕风华的修长的食指轻轻挑起她精致的下颚,温热的气流吹在她的面颊上,眸色漾开冷戾的肃杀,“在我这里,任何人都该为自己的蠢钝,付出代价。”

“你到底什么意思?”荣明珠连连后退,眸色透着惊慌的光泽。

那一刻,荣明珠看着慕风华一身青衣逶迤在地,缓缓朝着竹园外头而去。不由的心下一沉快速追上去,“世子……”

慕风华站住脚步,幽冷的抬眸,“很可惜,我不是世子。荣姑娘怕是认错人了,我这厢不过是个奴才,入不得姑娘的青眼。左不过嘛……我这些个更加轻贱的奴才,怕是很喜欢姑娘这般娇嫩的女子。”

语罢,他再也没有停留。

荣明珠忽然有一种彻骨的寒凉,竹叶嗖嗖的往下落,宛若奏响地狱的冥音。她撒腿便往外跑,谁知却被太监们左右按住,生生扣住了胳膊动弹不得。

“放肆,我是荣王府的,是皇上的表妹,你们怎么敢对我无礼!”荣明珠拼命挣扎,拼命嘶吼,奈何都是徒劳无功。

她看见身前蹲下一名太监,眸中寒光教人胆战心惊。然他的一席话却让荣明珠忽然明白,自己诚然是来找死的。

那太监笑得邪冷无比,惨白的面颊如同鬼魅般没有半分血色,“在这里,就算皇上来了也没用。咱家不妨告诉你,方才那位是咱家的主子,也是这司乐监的掌事。想来姑娘还不知轻重,那便让咱家好好的给姑娘说一说。”

荣明珠不禁倒吸一口冷气,“他是慕风华?”

那一声嘶喊,让她自己都被吓到,整个人顿时瘫软在地。

提起司乐监,谁人不知,无人不晓慕风华的大名。当朝东辑事千岁爷的义子,素来心狠手辣,便是皇帝也拿他没辙。她早该想到,这番仪仗哪里是世子,分明是半副皇帝仪仗,而这样妖异的容貌当属慕风华无疑。

脑子里只飞旋过四个字:剥皮拆骨!

察觉荣明珠惊惧至绝的表情,太监低低的笑着,眉目间漾开异样的光泽,“想来姑娘是知道的,咱家主子那一手的剥皮功夫,可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。不过姑娘放心,您自个儿都说了,好歹您也是皇上的表妹,咱家主子不会对您怎样。”

“你们这群阉人,我是皇亲国戚,是来甄选世子妃的,你们敢碰我就不怕盈国公府饶不得你们吗?”荣明珠已经濒临绝境,却还在做最后的挣扎。

闻言,那太监笑容僵凝,面部表情忽然变得惊悚欲绝,“实话告诉你,咱家主子就是冲着盈国公府去的。待选世子妃是吗?自然是极好的!如今便要你知道,阉人也是人,随意践踏是要付出代价的。带走!”

话音刚落,荣明珠便被捂住口鼻,整个拎起带进了司乐监。

世人皆知,入了司乐监,怕是有去无回的。何况那些阉人,本就是身体残缺之人,因为常年累月的饱受鄙视和欺压,故而心性畸形。是而生理上一些事情无法得到满足,便从另一些方面补充。

是故司乐监的太监们常常掳了宫娥们戏耍,轻则重伤而归,重则生生死在司乐监的也是数不胜数。那些个太监常常教导年轻的主子们如何享受鱼水之欢,故而对于这些事情比之常人更是精湛厉害。

落在他们手里,委实是九死一生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