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7.我看上你了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御花园里,独独缺了一个荣明珠,夏侯舞顾自打量着屏风后头的洛英。(www.ziyouge.com)人如其名,英气逼人。便是隔着屏风,只见他朝着洛丹青一笑时,面颊上一对酒窝,阳光下宛若镀上一层金色,教人挪不开眼睛。

夏侯舞定定的出神,身旁的女子皆是矜持的偷瞄两眼,独独她目不斜视,直接盯着洛英的脸,仿佛贯穿灵魂般目不转睛。

元春走过来,冲着洛丹青行了礼,“娘娘,未曾找到荣王府家的。”

“去宫门口查查,不定是出去了。”方才眼见着夏侯舞与荣明珠不睦,那荣明珠素来心性高傲,不定是出宫回复了。如此想着,也不无可能。

洛英站在洛丹青身侧,眉目微垂,却没有正眼看过这些娇媚的女子。

“英儿?”洛丹青看了洛英一眼,意思诚然是清楚的。

眉心微蹙,他抬头看一眼屏风外头的女子们,面上全无笑意。定神良久,他忽然冲着洛丹青道,“长姐宽宥,英儿身子不爽,这终身大事,只管长姐与父亲做主便是。”说着,便行了礼,抽身退去。

“你……”洛丹青一怔,洛英却已经走上了回廊,一脸的不快与黯淡。

元春忙不得打圆场,“娘娘您瞧,世子爷都不好意思了呢!这种事情,到底是头一回。娘娘您是贵妃,又是世子爷的长姐,由您做主自然是最好的。想来世子爷也是害羞得紧,不好意思开这个口的。”

洛丹青轻叹一声,没有当场发作,自己的兄弟是什么心性,她还不清楚吗。大抵还是对那个贱婢上了心,故而迷了心智,如今这是诚然拖不得,免得夜长梦多。

回头却没了夏侯舞的身影,洛丹青不由欣喜,看样子这夏侯舞对英儿也有几分意思的。当下又宽了心,唇角缓缓溢开笑颜。

宫道拐角处,夏侯舞站在那里,双手叉腰一脸的市井模样。

见着缓步而来的洛英,夏侯舞挑了眉,“世子爷走的这么快做什么?是无颜相见还是无心相见?”

“放肆!”身后的小厮尖锐的叫嚷。

夏侯舞眯起眼睛,米珠在阳光下散发着迷人的彩光,“哪里来的恶犬,哪凉快滚哪去!你家主子还没开口,你却眼巴巴的要当起主子吗?”

一开口,那小厮憋红了脸,愣是不敢再说什么。

洛英看她一眼,垂下眉眼便走。

“喂,我跟你说话呢!”夏侯舞拦住洛英的去路,“我是夏侯舞,来甄选世子妃的。”

闻言,洛英凝眉看她,这世间的女子大抵矜持,唯有别样的是叶贞这样聪慧而拒人千里的,如今倒好还蹦出个快人快语的?难道这世风变了?

洛英犹豫了一下才道,“不知夏侯姑娘有什么事?若然无恙,还请让一让,本世子要出宫回府。”

“我都等了你这般久,你一来便要走么?我瞧着你长得俊俏,还想着勉为其难的收了你……不对,是勉为其难的嫁给你,怎的你这样矫情?”夏侯舞盯着他的脸,眼睛里绽放着华光。诚然洛英是她见过的长得最斯文,最俊俏的男子。

洛英愣住,“女儿家家的说话也没个把门,你这厢委实……”

“委实什么?”夏侯舞一开腔便如同竹筒倒豆子,没完没了,“女儿家怎了?偏生得弱柳扶风才算好的吗?什么知书达理,三从四德,左不过是祸害人的东西。爹爹说了,这些东西在我们夏侯家都是糟糠,早早去了才显得本家之色。”

这下子,洛英的嘴角止不住抽动,夏侯渊莫怪是老狐狸,这教导女儿的方法委实出乎预料。下至平民百姓,上至皇亲国戚,那个不是想让女儿做一番贤德之名,便早早的教训了三从四德之意。

但这夏侯渊竟然背道而驰,竟教出这么个与众不同的女儿。

“本世子急着回府,这厢就不与姑娘争辩。告辞!”洛英作势要走。

夏侯舞羽睫微扬,“你喜欢叶待诏?”

蓦然转身,洛英忽然用一种略带愠色的目光,盯着她白净无瑕的面颊,口吻也不禁冷淡不少,“你说什么?”

“叶贞!”夏侯舞继续道,“你喜欢她,所以想要娶她?”

洛英凝眉,“姑娘未免管得太多。”

“方才荣王府的打了她一耳光,现下又见世子爷这样的不悦,想来叶待诏是将怒气都撒在你身上,是不是?”夏侯舞站在他面前,笑得有些凉意,仿佛那双宛若深渊的眸子可以贯穿人的灵魂深处。

“你说什么?荣王府的动了手?”洛英微怔,莫怪叶贞方才连看他一眼都不愿。想着该去解释一下,他无论怎样都不会挑荣王府家的。

然……这样说,又有什么意义?

夏侯舞轻叹一声,“不过你放心,我救了她。叶贞属于那种很聪明的人,没有你,她会活得更好些。你该明白,有你在,贵妃便不得舒心,诚然不会对她放心,久而久之就会对她起杀心。盈国公府的手段,你这个世子想来最清楚不过。”

“你为何要告诉我这些?”洛英凝眉,诚然是别有居心。不觉戒备的盯着夏侯舞,这个长着娃娃脸的女子,却有一双让人畏惧的炯炯双眸。

夏侯舞笑得明媚,“因为我看上你了。”

洛英险些咬到自己的舌头,盯着她看了良久,面色渐渐暗沉下去。不想多说什么,洛英转身便走,谁知那夏侯舞锲而不舍的跟上来,边走还边说,“命中有时终须有,命里无时莫强求。叶待诏与你命数不和,此生都不会与你有分毫瓜葛。”

狠狠的瞪着身边聒噪不已的夏侯舞,洛英面色难看到极点。命数不和?若不是他放手,那一夜叶贞已经是他的女人,定然会瓜葛不清。这女子诚然是个祸害,惯来胡言乱语,眼见着受了她父亲夏侯渊的影响,脑子不正常。

“你偏不信!”夏侯舞显得嗔怒,“这是我爹爹让我转告你的,你却不知好歹,这般不领情吗?”

洛英忽然顿住脚步,夏侯渊?

夏侯渊上知天文下知地理,世人曾说夏侯渊能金口直断,断古今死生事。

眸色微转,洛英用一种怀疑的眼神看着夏侯舞,“若你能算出荣王府家的在哪,我便信你一回,许你世子妃之名。”

夏侯舞挑眉,“好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