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8.不是我送,是她自己进去 推荐过六百加更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撇开洛英,夏侯舞躲在墙角打开随行小包中的一个锦囊,里头却写着“因果”二字,直接让夏侯舞面黑如纸,“老爹,你下次直接给我张白纸就好,也省得你浪费笔墨。(www.ziyouge.com)”

脑子里飞速转动,荣明珠入宫无亲,左不过是想去见皇帝,换个人情。皇帝的乾元殿内,却是叶贞所在,那么这荣明珠如果真心走失,大抵就跟叶贞逃不得关系。先前荣明珠打了叶贞,叶贞也不似太过生气,只是那月儿摔倒时,她瞧着叶贞诚然生了恨。

如果换做是自己,有个女人要伤害爹爹,该如何对付呢?

宫里,有谁得罪了荣王府还能安然无恙的?一则是皇帝,然皇帝是自家表兄妹,犯不着这么对付。二则是贵妃的盈国公府,贵妃甄选世子妃,又岂会自己打自己的脸。那么剩下的唯有第三种可能……东辑事!

父亲说过,东辑事那群幺蛾子,惯来会折磨人,素来喜欢听别人鲜血淋漓的哭号,以满足内心畸形的扭曲之欲。东辑事的首座尚且未归,想来能做得了主的便是司乐监那位……

司乐监?到底是不是呢?

不管了!夏侯舞收了锦囊,大步流星走到洛英跟前,挑了眉高声道,“你问我这荣王府的去了哪里,现在我就告诉你。人在司乐监,你敢去领回来吗?”

话音刚落,洛英送了她一记死鱼白眼,掉头就走。

“喂,我说真的。”夏侯舞冷了眉眼,“不是开玩笑。”

“你料定没人敢去司乐监,所以故意说这样的话,打量着蒙我。你道自己聪明盖世,却一味的将旁人当做傻子。”洛英拂袖而去。

身后,夏侯舞撇撇嘴,“既然如此,我偏要缠着你,你越不喜欢,我便越要做这世子妃。且看看你跟我两人,谁能犟到最后!”

直到天黑,名门闺秀都各自回去,依旧没有荣明珠的踪迹。洛丹青让康海翻遍了整个皇宫,也没有找到荣明珠的下落,连带着宫门口的记录上,也没有荣明珠的出宫记录。这下子,洛丹青有些慌了神,好端端的怎的连人都给弄丢了?

那荣王府虽说并不可怕,只是世子妃未定,这厢便走失了一个待选之人,岂非要教人笑话?寻思的对洛英的名声不好。

轩辕墨却是不做声,静观其变,坐等着荣王爷找上门再说。

这盈国公府的门第,光耀了太久,也该出霉了,拿出来晒晒可好!

御芳斋里,叶贞端着汤药进来的时候,离歌已经坐在了床沿,面色难看到极点,“为何月儿会变成这样?不是伤势正在逐渐康复吗,怎么今日面色这般差?”

叶贞不说话,只是将汤药放在桌案上。出去的时候月儿还醒着,如今睡着了,这药待会温一温再喝。

见离歌一脸肃杀,面色泛白,叶贞只是清浅道,“日里见着荣王府的,不想冲突了,月儿摔在了地上,触碰了伤……”

下一刻,离歌忽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掐住了叶贞的脖颈,“你说什么?你如何照顾她的?我以为月儿跟着你会好过很多,可是你偏一次次将她带入陷阱。若是伤口裂开,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吗?她已然为你断了一臂,难道连这点保护她的本事都没有吗?”

喉间陡然的窒息,让叶贞的话卡在喉间。

须臾,离歌才愤然松开叶贞,面色愈发惨白,似有异样。

“你受了伤?”叶贞道。

“不消你管,只要护住月儿,其余的我自己会处置。”离歌冷眸,“荣王府的在哪?”

叶贞冷笑两声,“你想去找荣王府的?”

“不管是谁,伤了月儿,必得付出代价。”离歌冷戾肃杀。

坐在床沿,叶贞顺了顺被离歌掐得生疼的咽喉,硬是不敢咳出声来,免得惊了月儿。指尖轻轻拂过月儿的眉心,叶贞清浅的笑着,“很多时候,不消自己动手便能事半功倍,岂非更好?”

离歌一怔,伤口依旧隐隐作痛。若不是发现慕风华的人调查宫闱受伤之人,她岂会断了药石,以至于伤口好得极为缓慢。倒不是她怕慕风华,只是不想连累身边的人罢了。比如宁妃,比如月儿,还有……

“你什么意思?”离歌凝眉。

叶贞扭头看她,清冷的面颊上依旧是不改颜色的平静,“听说司乐监里折磨人的手段何其多,不知道这个荣王府的能撑多久。”

“你把她送进了司乐监?”离歌不敢置信。

闻言,叶贞摇头,“倒不是我送的,是她自己去的。左不过撞在了慕风华的手里,诚然是自作自受的。”

依着荣明珠傲娇的性子,三言两语便能得罪慕风华。依着慕风华的性子,三言两语便能让荣明珠生不如死。

离歌不解,“此话何解?”

“没什么,只是她伤了月儿,自然要用她最珍贵的东西偿还。荣王府今非昔比,荣王爷左不过担一个虚名,而荣王爷的宝贝女儿,除了这张面皮这具身子,倒也没什么可用之处。既然如此,那不如便宜了司乐监那帮吃人不吐骨头的妖孽们。”

说到这里,叶贞凄冷的笑着,“横竖不会要她命就是了。”

“荣王爷若是来要人,岂非……”离歌心头微凉,想不到叶贞的心思,诚然可怕至这样的地步。转念一想,谁都不想手染鲜血,左不过都是被逼的。被逼得急了,也只能茹毛饮血,心不狠身便死,没有第二条路可走。

“慕风华不是傻子,明日大抵就会送回去,还会风风光光的送回去。盈国公府的颜面,怕是要丢得一干二净的!”叶贞眸敛月华,唇边笑意清浅。如此这般,怕是荣明珠这辈子都抬不起头做人,什么荣王府的荣耀,与月儿相较根本不值一提。

月儿你放心,姐姐不会让你白受的,你的疼姐姐必定让她千倍偿还,以命相换。

离歌颔首,“你变了。”

叶贞羽睫微扬,“我没变,是这世道逼的。”

“宁妃得到消息,慕青快要回来了,你这厢准备得如何?”离歌转了话题。

深吸一口气,叶贞点了点头,“基本都已备下,只等着最后一搏。”

离歌定定的看着叶贞坚毅的表情良久,羽睫微微垂下,只是轻轻说了一句,“等你的消息。”

半晌,叶贞才扯出一个字,“好!”却不由自主的攥紧了衣袖,眸光利利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