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9.兰妃之死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这厢贵妃找遍了整个皇宫,那头乾元殿里灯火通明,风阴跪在轩辕墨身后。……www.ZiYouGe.com……轩辕墨依旧临窗而站,负手而立。眉目间晕开夜里该有的冰冷阴郁,“如何?”

“四下都找遍了,没有找到荣姑娘。”风阴伏跪在地。

轩辕墨唇角微扬,“不必找了,闹得这般大动静,还能安心将人藏着,除了他没有第二个人选。”

“那荣王爷那头……”风阴一怔。

冷笑两声,轩辕墨冷冽,“不必管他,想来明日便会有消息。朕这厢何必吃力不讨好,让他们自己斗去吧!这两日你只管负责慕青之事,这才是大事。”

风阴颔首,“微臣明白!”

源于上一次的立后,虽说未能成事,但慕青得知后便急急忙忙的赶回来,自然是不肯让盈国公府次次都占尽先机。这老虎不回窝,总归不是什么好事。轩辕墨抿唇不语,慕青回来,朝堂又该分庭抗争,而自己这个皇帝将再次处于水深火热之中。

“听说白日里荣明珠打了她?”轩辕墨忽然道。

风阴不说话,只是点了点头。

轩辕墨深吸一口气,“她终于渐渐懂得心狠的滋味,只是还稍欠火候。”

“皇上有没有想过,若是叶贞知道事情的真相,会不会变了心肠?”风阴忽然开口。

“若真是这样,那也不错。心,染了太久的黑,总是要变的。真到了那一日,不是她死便是朕死,总归是逃不脱这个结果的。”轩辕墨说得很平静。

风阴不由握紧剑柄,“那微臣宁愿这个秘密永远沉寂下去。至少这样,她心里会好受些,对皇上的恨也会少一些。”

“没有恨,她如何能成大事?”轩辕墨冷笑两声,“横竖都要有牺牲,迟早罢了!”

闻言,风阴垂下眉眼,转身走出去。

摇晃的宫灯,如同不安的灵魂,在夜间跳跃出诡异的痕迹。司乐监的惨叫不绝于耳,想来很是痛快淋漓。她的手段,越发像极了那个人。

在御案上,有一幅画轴,画上的女子婀娜多姿眉目含情。手执纨扇轻轻摇,借问娘子何处来?只道:兰心素月天上来。

旁边印着先帝的玉章,题:兰妃二字。

指尖掠过画中人的眉眼,栩栩如生的轻笑一如记忆中的女子,却转瞬变成了肮脏不堪的画面。他亲眼看着自己的母亲与旁人厮混,而后苦苦哀求着他莫要说出去。为此,他觉得自己背弃了父皇,便是父皇死的那一刻,他都被内疚之心死死缠绕,无法解脱。

兰妃乃歌舞姬出身,风姿错约,诚然是个美丽不可方物的女子。她一出现,便成了后宫贵宠,直接从美人晋升为妃子。父皇对母妃的爱,轩辕墨看在眼里,那一刻他觉得自己何其幸福,母妃是世上最美丽的女子,父皇也是世上最好的父亲。

然而出了这样的事情,他便只觉得母妃脏得让人作呕,再也不肯去母妃的宫里。后听得人说母妃日益消沉,他只当是报应,只当母妃是心中有愧而惶惶不安所致。

直到父皇临死前将他招到床前,说了那样一番话,他才放下了执念。

父皇不是不知道,父皇只是因为他,不忍他有个那样的母亲。所以父皇在临死前告诉他,早在初初发现时,父皇便让兰妃身边的宫婢,在兰妃的饮食中下药,慢性毒药缓缓渗入骨肉中,让兰妃日间萎靡。

终于,母妃死于父皇之前,父皇故意斩杀数百人,只是为了遮掩兰妃的真实死因。但是有关兰妃死于非命的流言蜚语还是传扬了出去,后来轩辕墨称帝,便将兰妃以太后之尊葬在了皇陵。

轩辕墨想着,其实父皇是不愿见着母妃的,到底是不贞不洁的女人,却还要念着自己的儿子,装作什么都不知道。

其实父皇知道他是内疚的,所以才会在临死前告诉他那番话。父皇想减轻他的负罪感,却又要用残忍的方式告诉轩辕墨,皇家素来是个相爱相杀的地方。便是连枕边人也要提防着,不能对任何付出信任,否则便是死路一条。

只是他不明白,为何父皇要在遗诏中废了太子,立自己为君。

想来还是跟夏侯家有关。

他想着,父皇不会不知道,临阵换将,该付出怎样的代价。当时连自己的舅舅荣王爷都站在太子这一边,跟着鲁国公拥护太子登基。却最终被东辑事慕青和盈国公洛云中扳倒,荣王爷卸去所有的权势,鲁国公府因为往日的功勋,只能卸去大部分的兵权,苟延残喘。

太子出逃失踪,轩辕墨幼帝登基,彼时才十三岁。

因为慕青与洛云中各掌大权,他这个皇帝几乎被架空,成了名符其实的傀儡。这些年,他不得不如履薄冰。都说皇帝是世上最尊贵的男子,是九五之尊,天之骄子,可是在轩辕墨身上唯有杀戮血洗过后的冷漠与隐忍。

负手走出御书房,却瞧着风阴站在回廊里,盯着御芳斋的方向出神。

“若……”

轩辕墨刚要开口,风阴却是摇了头,“脏了就是脏了,哪里有资格奢望什么。”

“你与朕都没有选择,从出生开始,就没有选择的权力。”轩辕墨依样望着御芳斋,那里的女子,也没有选择的权力。

风阴颔首,“微臣明白!”

语罢,风阴敛了眉色,转身走在回廊里,背影萧瑟而颀长。

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画悲扇。当年的承诺,谁能当真?谁又当了真?最后当真的却渐渐伤了心,伤了身,却无力回到最初。

谢谢你救了我,若我能活下去,来日娶你可好?

好,以何为信?

便以红线为记,与你系腕上红线,就此三生缘定。

好,我等你回来娶我。

江山为聘,誓言无悔。

沧海桑田,闺门待嫁。

……

只是,都已经过去很久了。久得……等着等着便连自己都忘了,忘了到底在等着谁。于是乎,就开始作茧自缚,直到回眸时才发现,原来错过的美好从来都在身边,只是你已无福消受。

一步错步步错,断无挽回的机会。

轩辕墨仰头看着暗沉的夜幕,心头微凉,夜鸟飞过天际,这个朝廷这个皇宫又要开始另一番的厮杀。等到慕青回来,整个大彦皇朝又要陷入腥风血雨之中。慕青不比洛云中,身体的残缺与某些不为人知的过往,让他整个人呈现出格外的嗜杀与邪冷,冷戾至令人发指的地步。

但愿,她能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