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0,为何躲着我?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翌日清晨,诚然如叶贞所料,司乐监的轿辇停在荣王府门口,荣王爷亲眼瞧着自己的心肝宝贝女儿被抬下轿辇。(www.ziyouge.com 澳门永利赌场)那一刻,连带着守门卫士都跟着倒吸一口气。

却也是从那一日起,听得荣王府的大门再未打开。

传闻荣明珠归来时神情呆滞,不着片缕,浑身上下血迹斑驳,下肢处还不断淌着血。大夫悄悄诊断,说是连带着子宫都被绞烂了,以后再也无法传承子嗣。好端端的一个黄花大闺女入宫甄选世子妃,如今却落得这样的下场。

荣王爷自然是不肯罢休,奈何这头是司乐监,这头是盈国公府,两头都是得罪不起。但好歹是自己的掌上明珠,受此大难,如今已经痴傻,成日将自己关在房中不吃不喝的。荣王爷心里头愤怒至极,只能寻轩辕墨的麻烦。

到底这是在宫里发生的事情,皇帝多多少少是有责任的。

只要将事情闹大,想来司乐监和盈国公府都不得不对此事做个了断。

荣王府心里这样想着,殊不知他这一闹,诚然将盈国公府的颜面,和皇室宗亲的颜面都扫落在地。一时间朝堂轰动,奈何谁也不敢说什么,到底两大巨头谁也不敢轻易得罪。唯有自己的幕僚,还在那里争执着,非要争输赢。

一场本来凄惨的案件,此刻成了朝堂的一场权力之争,一场百姓茶余饭后的笑话。

叶贞一旁静观,倒也不置一词。如今越乱越好,横竖荣明珠是毁了,盈国公府的颜面也是丢得彻底。待选世子妃被掳进司乐监受尽凌辱,可想而知,洛云中的面色几乎都青了。而洛英也是面如猪肝色,因为荣明珠从司乐监出来,那他就必须实践自己的诺言。

一句戏言,夏侯舞当了真,死活跟着他寸步不移。如今可是堂而皇之的入住了盈国公府,奇怪的是洛云中不但没有反对,反而让贵妃恳请赐婚。一纸圣谕,夏侯府的小姐夏侯舞,成了世子妃的不二人选,下月初三是个难得的黄道吉日,两人即将奉旨成婚。

洛英为此将自己关在房中数日,死活不肯出来。

任凭夏侯舞砸门爬窗,愣是不理不睬。

夏侯舞无奈,竟掀了洛英的房顶屋瓦,整个盈国公府被她闹得鸡飞狗跳,洛云中为此搬回军营,短期内都不会回来,任由二人闹腾去。权当是培养感情,也让自己落得耳根清净。

叶贞照旧每日都去御花园,收集各式各样的花瓣,以图大用。

远远的,却将一排仪仗经过,叶贞身形一撇,急忙躲在假山后头。那样的阵仗不是慕风华又是谁,到底是司乐监,还是避开些。虽说不上心虚,到底那沸沸扬扬的荣王府之事是她一手铸就。

这厢绕了道,原想避开,谁知闪身入了小径,却陡然撞上一抹青衣。

手中的竹篾篮子砰然落地,双肩骤然被人死命掐住,脊背重重撞在假山之上。骨头几乎都要散架,疼得叶贞倒吸一口冷气,紧咬下唇才算缓过神来。

迎上那双冷厉如刃的眸子,妖异魅惑的容颜此刻泛着异样的光泽。此刻他居高临下,双手按住她的肩胛,修长锐利的指甲几乎要嵌入她的肉里。

只一眼他咬牙切齿的模样,叶贞便觉得危险之至。

四目相对,一个静若水平如镜,一个恨不能拆之入腹。

抿着唇,叶贞良久才算回过神,却只是低低的喊了一句,“大人。”

“为何躲着我?”慕风华冷然,四下没有人,许是他的人将四周都已清场。无论怎样,叶贞自知难逃一劫。

眉目微垂,叶贞清浅道,“奴婢没有。”

“没有?那为何掉头便走?”权当他是瞎子吗?她每日都会来御花园,偏生得今日天气好,他也想着来走走,谁成想被这该死的丫头毁了一天的兴致。

“奴婢急着赶回乾元殿。”叶贞忍了疼,他的力道委实大得紧,她的身子禁不住微微轻颤起来,却还是强装镇定。

敛了眉色,慕风华忽然捏起她精致的下颚,力道没有丝毫的松懈,更不得丝毫的怜香惜玉之情。他锐利如鹰隼的眸子掠过她的面颊,唇角是一抹冷冽至绝的邪肆,“要走可以,总归今日把话说清楚就是。”

“那日在司乐监,奴婢说得清楚。”叶贞垂下眉睫,阴暗处落着迷人的剪影。

他低眉看着她,温热的气流就在她的耳际徘徊,寸寸撩动人心。他附在她的耳边,声音靡丽而冰凉,“是吗?我还当你已经忘了。”

“奴婢自当大人的掌中灯,岂敢忘怀。”叶贞卑谦的回答。

慕风华看着她,分明是何等倔强的女子,却一贯的隐忍,如同蛰伏的豹子,是最无法预知的危险。偏偏,他次次都纵了她,好似命中克星般,对她束手无策。

他注视着她的眸子,忽然化作一声冷笑,冰凉而华丽的指尖拂过她的唇,“你最好说到做到。还有……下次别自以为聪明,若不是我不屑与你计较,你早已死过多回。”

叶贞凝眉,她当然知道,荣王府的事情是瞒不过他的。若不是他本就有心让盈国公府难堪,岂会遂了她的心思。殊不知当日荣明珠提及掌掴叶贞之事时,他的心也不知怎的,忽然变得有些焦躁。

许是荣明珠这一贯的傲娇,那口口声声的奴才主子,诚然激怒了他。凡此种种原因加在一起,他便给了荣明珠最后的代价。

横竖慕青快要转圜,闹一闹也是好的。

要知道,他这个义父,可是最喜欢热闹的。

“多谢大人成全。”叶贞也不明说,彼此心照不宣便好,何必戳破。

慕风华这才松了她,眸色清浅,一扫方才的冷戾肃杀之气,“七星丹之事,各凭本事。尚宫之位并非人人都能做得,高处不胜寒,只怕你无福消受。”

叶贞俯身,缓缓拾捡地上的花瓣,“奴婢必不负大人所望。”

七星丹,她要定了!

青衣逶迤,慕风华不再开口,只是缓步而去。横竖都是她的选择,既然她要这么做,那他便看着。义父的为人他最清楚,尚宫之位岂能随意给出去。左不过是用命搏一搏,输了便是任人宰割,若是赢了,那尚宫之位足以让她在后宫站稳脚跟。

她总是这般倔强,倔强得让人心疼。

抬起眼眸,只看见那一袭青衣渐行渐远,终于消失在视线的尽处。叶贞深吸一口气,他分明知道荣王府的事情是自己所为,竟然没有杀了她。还任她为所欲为去争夺七星丹?

慕风华,到底含的是什么心思?

她忽然觉得,愈发看不清他的心思,这个妖孽般的男子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