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2.被元春嫁祸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站在栖凤宫门口,叶贞犹豫了良久,视线死死盯着手中的托盘。-www.ZiYouGe.com-元春摆明了是不怀好意,如今……她是不是要等元春回来再说?否则若然有差池,她定然是吃不了兜着走。要知道贵妃对自己,早已萌生杀意。

这厢正犹豫着,那元春手握着玉流苏快速过来,笑脸盈盈道,“叶待诏为何不进去?”说着便走过来直接扣住叶贞的手腕,“这边请。”

叶贞想要挣脱,奈何那元春的手劲格外厉害,容不得她丝毫的挣扎,竟是连拖带拽的将叶贞带入了栖凤宫。已然进去,若然再撕扯,必定要惊动贵妃。叶贞只好硬着头皮进去,元春松手的时候,她瞧着自己的腕上都被捏红了一片。

可见,元春诚然是故意的。

想来玄机都在自己手中的嫁衣之上,叶贞凝了眉,元春再大胆,也不敢利用嫁衣对付自己吧?否则被查出来,可是了不得的事情。

在贵妃身边这么久,元春应该不至于如此蠢钝。

洛丹青正在院子里清点着备好的物什,手中拿着司珍房送来的珠钗首饰,那一支赤金琉璃合合如意宝簪,做工精致。琉璃石在阳光下,绽放着迷人的七彩光晕。

“参见贵妃娘娘。”当叶贞与元春一道跪在贵妃跟前时,洛丹青显然是怔了怔。叶贞隶属乾元殿,没有皇命鲜少来这栖凤宫,如今这是……却见元春低眉不语,心头想着,定然是元春有恙,大抵是出了什么变故。

洛丹青轻拂手中的宝簪,淡淡道,“起来吧!”

“娘娘,这是夏侯姑娘的新嫁衣。”元春才说完,便忙不迭抽了自己的一个嘴巴子,“看奴婢这记性,应该是世子妃的新嫁衣。那司制房做得极好,奴婢瞧着可是欢喜得紧。”

“哦,是吗?”洛丹青笑了笑,到底是自己弟弟成亲,自然是满心欢喜的。如今好事将至,叶贞这档子事权且放在一旁,她也无暇去理睬,“打开教本宫瞅瞅。”

元春颔首,“是!”

叶贞不说话,只是死死盯着元春的一举一动,看着她掀开了红色的遮布,而后将里头的嫁衣抖落出来,铺张开来。谁知她刚拿起来,便听得落地一声脆响。低眉,却是一柄锋利如新的剪子,剪子的刃口上还附着稍许红丝,好似嫁衣的料子。

见状,叶贞羽睫陡然一颤,意识到自己中了元春的道。现下她要解释已经来不及,扭头去看,元春铺开来的红色嫁衣上,在上裙摆处竟然有几个被剪碎的洞。

“娘娘!”元春故作惊愕状,扑通跪在洛丹青跟前,“奴婢去司制房取出来的时候尚且完好无损,这、这诚然不是奴婢做的!一定是奴婢回去取玉流苏的时候,发生了什么事情!”

于是,扭头死死盯着叶贞,那元春却是恶人先告状,“叶待诏,这是世子妃的嫁衣,诚然你有心于世子爷,也不该做出这样的事情。娘娘费了多少心思才能挑出这样一件嫁衣,你竟然将这嫁衣剪碎,那让世子妃拿什么行头出嫁?到时候草草了事,岂非丢了国公府的颜面!”

叶贞跪在地上,“娘娘,不是奴婢做的。”

“还说不是你,那这剪子你如何解释?”元春怒不可遏。

“若是奴婢所为,岂会这般愚蠢,连凶器都不知道藏一藏,生生教人发现。”叶贞不紧不慢的开口,视线平直无温,“若元春姑姑觉得,人人都是这般蠢钝,那奴婢无话可说。”

“你!”元春哑然,急忙扭头看着怒不可遏的洛丹青,“娘娘!娘娘明察,这诚然不是奴婢所为!”

洛丹青狠狠的放下手中的宝簪,目光冷戾的扫过眼前跪着的两个人,“到底是谁!”

叶贞磕头道,“彼时元春姑姑教奴婢帮忙,说是玉流苏尚未取回,央求奴婢将嫁衣亲自送来栖凤宫。奴婢生怕旁人接手,到时候出了意外便是百口莫辩,故而亲自前来。中间并无任何人接触此物,若是娘娘生疑,那便是奴婢与元春姑姑两者之间。”

既然元春要栽赃陷害,她诚然不会轻易放过元春。

洛丹青若是要怀疑,那就怀疑两人,叶贞是绝对不会让元春袖手一侧落得轻松。

中间无人接触,嫌疑人只能是叶贞与元春。

“娘娘,奴婢不敢!”元春急忙磕头。

洛丹青是谁,元春是怎样的心思,她作为主子岂会不知的。昔日洛英还为了叶贞教训过元春,元春的心里自然是嫉恨着叶贞的。何况洛丹青不喜欢的人,元春势必也会作祟除之。

敛了眉色,洛丹青徐徐坐下,“叶贞,你该当何罪?”

叶贞暗自冷笑,洛丹青明知道是元春做的,如今正好趁着这个机会除去自己,果然是有其主必有其仆,正当时蛇鼠一窝。

思及此处,叶贞行礼道,“奴婢没有做过,不知所犯何罪?!”

“擅自毁坏御赐之物,罪该万死!”洛丹青冷冷开口。

叶贞抬起头,“娘娘执意认定奴婢毁坏御赐之物,奴婢无话可说。贵妃娘娘执掌六宫事,自然可以处置奴婢。只是皇上那边,还要烦劳娘娘说一声,奴婢无福侍奉皇上,请皇上保重。”

“你敢拿皇上压本宫!”洛丹青美眸怒睁。

“奴婢不敢!”叶贞就是面无波澜,“贵妃娘娘高高在上,乃六宫表率,奴婢岂敢用皇上来压娘娘。只是娘娘如今想着要惩罚奴婢,还不如考虑一下,让奴婢修补嫁衣,若然娘娘觉得可行,就当奴婢将功折罪,若是不成,娘娘便可名正言顺的处置了奴婢。”

这话在洛丹青听来,何其睿智,条理清晰无比。

不由的重新审视眼前这个御前四品待诏,除去一张巧舌如簧的嘴,她的心思缜密得教人心底发寒。

还不待洛丹青开口,元春急忙道,“娘娘,新嫁衣岂可修补。想来夏侯府肯定不依,那这盈国公府的颜面,岂非要扫地。再者这样的事情,若是教外人知道,岂非要说娘娘管治六宫无方?”

“放肆!”一声冷喝,洛丹青眉目肃杀。

敢说她管治六宫无方,元春诚然是急红了眼睛,这般的言语失当。

元春扑通跪在地上,“奴婢失言,娘娘恕罪!”

谁知这厢正闹着,宫门口却传来清凌凌的声音,“怕外人知道吗?如今我却知道了,你们又该如何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