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3.成心捣乱的丫头 钻石过百加更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洛丹青骤然抬头,却见宫门口慢慢悠悠的晃进来一个人影,一双明亮的双眸扑闪着异样的光泽,唇角轻寒笑意,不是夏侯舞又是何人。百度搜索澳门永利赌场 www.ziyOuge.com

她这厢才想起来,上午时分她让人去传了夏侯舞过来试嫁衣,如今这个时辰刚好她赶到,却不想让她见到这样的情景。不觉眉色微敛,洛丹青极度不悦的盯着元春与叶贞二人,如今这国公府和自己的颜面算是丢尽了。

元春自觉不妙,奈何事已至此也不敢再说什么。

只见夏侯舞不紧不慢的走过来,看了伏跪在地的叶贞一眼,随即冲着洛丹青行礼,“参见贵妃娘娘。”

洛丹青敛了怒容,只是勉强的从唇角扯出一丝笑靥,“都是自家人,没有外人在场不必如此多礼。”

“爹爹说礼多人不怪。想来这皇宫是个讲理的地方,方才的事情我是看的一清二楚,这叶贞委实刁钻古怪,偏将这一身好看的嫁衣都弄坏了。”夏侯舞嘟哝嘴绕着叶贞走了一圈,忽然抬头冲着洛丹青道,“不过她既然敢说修补二字,贵妃娘娘何不给她个机会?”

“若是可成,那她这身皮肉算是保全了下来。若是不成,贵妃娘娘再行处置也不迟。都这个时分了,想来重新做一件嫁衣委实时间太紧迫。若然做得太过粗陋,我这厢倒也罢了,横竖不过是个小狐狸,奈何盈国公府的颜面却是丢不得的。贵妃娘娘,您说是不是?”

这话一说完,叶贞不觉抬了眉眼,看着这个仅有一面之缘的少女。

眉心的米珠绽放着七彩的光晕,她面对着叶贞,背对着洛丹青,却冲她挤了一下眼睛,唇边笑意清浅。

夏侯渊是老狐狸,这丫头自称小狐狸,想来也是个机灵古怪之人。

洛丹青眉心微蹙,夏侯舞此言并非全无道理。如今时间紧迫,重新做一件一模一样的委实来不及。旁的,她又看不上眼。思来想去,便颔首道,“既然世子妃为你求情,叶贞,你且试试。稍有差池,本宫诚然不会对你客气。”

“使得使得,若然不行我也饶不的她!”夏侯舞连连点头,示意叶贞上前。

宫娥奉上针线包,上等的丝线光泽崭新。叶贞小心的挑选了与嫁衣颜色一模一样的丝线,将破碎的边缘重新缝好针脚,又取了稍许浅色的丝线,细细绣着精致的纹路。她跪在那里聚精会神,浑然不将任何人放在眼中,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手上。

夏侯舞歪着脑袋,好奇的看着叶贞的针线如走游龙,那动作娴熟得胜过司制房的嬷嬷,针脚细密而紧凑,诚然做得一手好女红。

不多时,叶贞终于罢了手,额头泛着汗珠子,唇边笑意浅浅,“贵妃娘娘,不知这样可否?”说着便双手呈上。

那破碎的地方,被叶贞绣上了美丽的合欢花,花色新丽无比,看着极为赏心悦目。

叶贞道,“娘娘,世子与世子妃成亲,奴婢绣着合欢花,表示敬祝。合欢合欢,自然是和和美美,欢愉一生。不知娘娘意下如何?”

夏侯舞的指尖拂过叶贞刚刚修好的合欢花,惊叹道,“诚然栩栩如生,真是好看极了。你的手真巧,都赶得上司制房的嬷嬷们,如此这般的穿针引线,便将这些迷人的小东西绣了出来,换做是我那是打死也做不来的。”

语罢,夏侯舞极为满意的将嫁衣递呈给洛丹青,“贵妃娘娘您看,有了这些花,小舞觉得日日都能闻到合欢香。听得世子爷甚是喜欢合欢,如今此情此景正好,小舞喜欢这样的别出心裁。娘娘您说呢?”

洛丹青怔了怔,不得不说,叶贞委实是有些手段的。

她亲眼看着叶贞绣出朵朵合欢,栩栩如生得让人真假难辨。诚然是一双巧手,让她奈何不得,拿不得叶贞怎样。

横竖夏侯舞在场,洛丹青也不能发作,便只得点了点头,“只要你喜欢便是。”

夏侯舞冲着叶贞眨了一下眼睛,“贵妃娘娘夸赞你,还不谢恩么?”

叶贞行礼谢恩,“奴婢谢娘娘不罚之恩。乾元殿还有要事,奴婢先行告退!”

洛丹青低低的吐出一口气,“下去吧!”

闻得这话,叶贞勉力撑起身子。因为久跪,双膝麻痹,如今如同万蚁噬咬般钻心疼痛。叶贞咬着牙,缓缓走出了栖凤宫。

她自然是知道元春与洛丹青的手段,洛丹青早在第一眼便知晓此事是元春所为,却还要借着由头故意刁难自己。说是刁难,实则是想杀了她。叶贞心知肚明,奈何六宫之权在洛丹青这个贵妃手中,性命由不得自己。

叶贞忽然想着,若是没有夏侯舞的出现,洛丹青又会如何处置自己?

大抵不会轻饶。

扶着宫墙,叶贞一瘸一拐的往回走。膝盖处剧烈的疼痛,让她的面色愈发青白。早年从山上滚下来,伤了膝盖,寻日里倒也罢了,便是久跪之下会有钻心之痛。如今……叶贞站在墙角喘着气,痛的难以行走。

所幸离了栖凤宫,慢慢回去也就罢了。

夏侯舞试了试嫁衣,便托词离开了栖凤宫。

“娘娘,方才若不是世子妃,那叶待诏一定……”元春的话还未说完,面颊上已经重重挨了洛丹青一记响亮的耳光。

元春吓得扑通跪地,洛丹青怒不可遏,眉目将的光如同要吃人一般恐怖,“混账东西,你当旁人没有眼睛,当本宫也是瞎子吗?若不是叶贞修补了嫁衣,此刻本宫就扒了你的皮!下次你若再敢擅作主张,有损盈国公府与本宫的名声,本宫就送你去司乐监,让你与荣王府家的一样下场!”

话音刚落,洛丹青拂袖而去。

“娘娘饶命!娘娘饶命!”元春哭喊着爬在地上。

洛丹青顿住脚步,冷冷开口,“自己去暴室领三十鞭子,今日不必随行伺候!”

说着,洛丹青再也没有回头,径直走进寝殿去。

元春哭着行了礼,叩了恩,而后灰溜溜的去了暴室。

这诚然是偷鸡不成蚀把米,赔了贵妃又挨打,自作自受!

叶贞隐隐听着身后有人叫唤,一回头,竟然是夏侯舞。不由的怔了怔,这厢刚要行礼,谁知那夏侯舞俏皮一笑,“你倒不必向我行礼,夏侯家一无功名利禄,二非皇亲国戚。若真要行礼,我还要尊你一声待诏大人!”

听得这话,叶贞面色微凝,却是盯着夏侯舞深幽的眸子,良久没有说话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