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5.他吻了她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叶贞抬了眼眸,迎上他深邃如夜的眸子,漆黑的瞳孔没有一丝光亮。|www.ziyouge.com|她看见他的唇角噙着笑,眼底没有半分笑意。他总是如此,便是笑着,眼睛也不会笑,却让她的心不断的为他疼着,竟会有种疯子般的想法,想让他真心的笑一场。

可是她很清楚,只要轩辕墨一日为君,盈国公与东辑事尚存,他永远都无法扯下那张冰冷的面具。

低眉看着他手中明黄鲜艳的圣旨,叶贞犹豫了片刻,长而卷曲的羽睫轻轻扬起,薄唇微凉,“这是什么?”

“自然是你想要的。”他有一双足以将她看穿的眸子,那幽暗的世界,能窥透人心,将她连皮带肉看得一清二楚。

她素来知道,是瞒不过他的,也不打算瞒着他。

却是有种微凉的心疼,叶贞垂下眉眼,没有去承接他手中的圣旨,“皇上可曾怪罪奴婢,到底东辑事……”

“若你能做慕青的左膀右臂,委实是件不错的事情,于你于朕都是有利无弊。”他敛了笑意,眸色沉冷,“贞儿,你的心还在吗?”

他伸出手,将她牵了起来。她微凉的手置于他的掌心,被他轻轻捏着,那双眸子死死盯着她的脸,似乎要将她刻在灵魂深处。

叶贞扯了扯唇角,原想挤出一丝笑意,却没想到竟是这样的艰难。她唇瓣微颤,轻轻颔首,“皇上忘了吗?狠心自是有心,而皇上要奴婢做的,是狠而无心。”他不是一贯这样教训她吗?

轩辕墨满意的点了头,轻轻拥她入怀,“很好!”他这样说着,却将自己的下颚抵在她的发髻中央,不叫她看清一丝一毫的颜色。

靠在他的怀里,叶贞听见他沉稳的心跳声,如同高山擂鼓,一声声敲在自己的心头,震耳欲聋。宫里的女人,若不狠,就是死。她知道,他也知道,可是他偏生怕她忘了,时常要提醒她,唯有忘记自己是个人,才能在宫里更好的活下去。

他是鬼,她也是。

很好?到底有多好?

指尖掠过她的鬓间,轩辕墨捧起她的容脸,轻轻吻上她的眉心,“贞儿,你信朕吗?”

叶贞的眉睫垂了一下,曾经深信不疑。只是如今……她没能说出口,良久她才扬起羽睫,清浅的问,“奴婢还能信你吗?”

轩辕墨摇着头,“永远都不要相信任何,包括朕。也别让人轻易占据你的心,因为这是朕的位置。若然有朝一日你背叛了朕,这颗心朕会亲自取回。”

“那皇上可要看紧些,哪日奴婢一不小心丢了心,皇上怕是……嗯……”

所有的话,止于吻。

她的眸子骤然瞪大,看着他如刀斧雕刻的面容在自己的视线里快速放大。居高临下的男子,有着让人永远无法企及的世界。他的世界唯有黑暗,却将最后的光亮落在她的眼角眉梢。她挣扎着伸手去握,以为那是希冀,以为那是最后的救命稻草,可是……

墨轩,我还可以这样叫你吗?

他的吻很深,让她觉得窒息。

她的手抵着他的双肩,试图挣扎,却在最后融化了自己,不由自主用双臂环住了他的脖颈,踮起了脚尖回应他冰冷之中的微热。她忽然有种极度不安的错觉,隐隐觉得如同在针尖上的舞蹈,更似一种刀头舔血的危险之兆。

他什么都明白,他什么都知道。知道她要做什么,知道她最后的坚持,却偏偏要一次次的打碎,一次次的让她沦为自己的棋子。

一次次,付出性命的契约。

最后,她瘫软在他的怀里,轻轻喘着气,眼眶却红得厉害。轩辕墨抱着他坐在龙椅上,让她整个人都靠在自己的怀中,将她拥得生紧。

她的胳膊久久没能放下,始终环着他的脖颈。

却在那个吻终结的一刻,附在他的耳边轻声而刻骨的说了一句,“我恨你。”

他没有生气,只是用冰凉的指尖拂过她的眉心,半晌才扯出话音,“这样也好。”在这宫里,容不得爱,唯有恨才能无限生长,才能支撑着人活下去,慢慢的熬成鬼。

她所有的情愫,只换来他的一句“这样也好”。

很多年后,她才明白,当时他说这话,是怀着怎样的心思,该有怎样的决绝。殊不知这句话,兰妃身死的时候,先帝站在兰妃床前也曾这般呢喃过,只是当时已然隔世,是故心多痛唯有自己知道。

“皇上,若这次……”她艰涩的扯了扯唇角,舍不得从他的怀里挣脱,也许此生唯有这一次,也是最后的一次。深吸一口气,叶贞抬头看他,“若这一次奴婢未能回来,皇上还会坚持初衷吗?”

他低眉看她,面上没有一丝波澜,眸中冷光烁烁,“会。”

这是答案,她早已知晓,偏要问一问才能死心。叶贞垂眉笑了笑,“奴婢早该知道,却还是不甘心。”

到底万里河山,岂是她一人可以比拟。

江山如画,美人如斯,若然冲突,唯有弃车保帅,唯有舍美人而保江山。朝堂社稷,他谋划了这么多年,早已胜过一切。

“好。”她自然知道他要的是什么,早在她知晓他是帝君的那一刻,她便知道得一清二楚。她良久才放下胳膊,终于走出他的拥抱,定定的站在他面前,取过圣旨双手托起而后恭敬的跪下,“不管结果怎样,还请皇上,莫要对奴婢心慈手软。”

他看见她眼底的执着,深吸一口气,低低的冷道,“朕,绝对不会。”

心,微疼,但是脸色却是欣慰的笑容。

走出御书房的时候,她站在门口,听见身后的轩辕墨口吻清冷的开了口,“若你死,朕会为你报仇。”

她的脚步顿了一下,不由的握紧手中圣旨,而后骄傲的抬起头,再无转身的走出去。

到底,回不了头了。

墨轩,以后你我便要各自坚强。叶贞会记得你,无论死生,心与你同在。

深吸一口气,宫闱内排演的喜乐随风飘扬,盈国公府又该热闹了。叶贞抿着唇回了御芳斋,身后风阴无温的站立,一言不发的看着她的背影,眸色暗沉失色。

到底,她又要用命,去搏一搏生死。输了,怕是要死无全尸吧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