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6.发蛇精病的慕风华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司乐监里乐声此起彼伏,慕风华慵懒的倒卧在贵重的墨狐大氅上头,娇柔妩媚的姿态足以用倾国倾城来形容。(www.ziyouge.com)这曲子尽显喜悦之气,诚然是为了盈国公府大喜之日而作。

“少主人。”影子再次不请自来。

慕风华微合双眸,保持着纹丝不动的姿态,只是清浅的问道,“回来了?”

影子单膝跪地行礼,“千岁爷已经在路上。”

“明个儿就是盈国公府大喜的日子,义父可还来得及?”他睁开眸子,缓缓坐起身来,手中的白玉笛子在烛光中尤为温润,散发着隐隐的流光。

“少主人放心,千岁爷定能及时赶到。”影子卑谦的开口。

“很好!”慕风华冷笑两声,“盈国公府这都第二回了,义父总不至于一次都赶不到。如今可好,怕是要热闹坏了。”

影子颔首,“千岁爷让少主人准备好贺礼,到时候一道去盈国公府致贺。”

长袖轻拂,青衣逶迤在地,慕风华一步一顿走到门口。外头星光熠熠,月色隐没,明日大抵是个好天气。这才幽幽开了口,唯有一个字,“滚!”

影子一顿,“是!”纵身消失在夜幕中。

他素来不喜欢被人使唤,除了慕青,没有人能吩咐他做任何事情。慕青即将回来,这大彦皇朝的天,也快跟着变了。如此也好,一贯的沉寂冷静,让他都觉得自己有些发疯,发疯的竟然开始惦记那个该死的女人。

蓦地,他冷喝一声,“别吹了!”

外头的乐声戛然而止,连带着呼吸声都被抹去。

主子动了怒,底下的人自然是作鸟兽散,跑得无影无踪。他素来喜怒无常,人尽皆知。下一刻,他忽然飞身而去。

夜色撩人,御芳斋的灯光迷离而温馨。

月儿好些了,只是身子虚弱得很,因为寒毒发作得越发频繁,整个人都处于半睡半醒之间。有时候醒了过来,不消半个时辰又昏昏欲睡。叶贞四下问过御医,御医道撑不了几日,寒毒如今是被她的汤药克制着,一旦爆发便是一发不可收拾,会当即毙命。

深吸一口气,叶贞看一眼床榻上再次沉睡的月儿,眉目越发拧紧。

“我出去走走。”叶贞转身出了门。

离歌抬头,只看见她垂下的眉眼,幽然转身的背影。宫灯摇晃,叶贞形单影只,极为消瘦单薄。

她知道,叶贞做了决定,她也明白,这个决定事关生死。

站在墙角,看着那株生长得极好的曼陀罗,叶贞痴痴的凝眉,“曼陀罗乃是地狱的指引花,不知可曾指引过谁?娘,贞儿这么做也许太过冒险,可是贞儿没办法,要救月儿的命,唯有如此。娘,你有没有深爱过一个人,有没有痛恨过一个人?女儿如今感同身受,却不敢告诉任何人。”

她俯身蹲在墙角,用胳膊环住双膝,而后将头埋入怀中。

安静得如同顽石,好似要将世间的一切都摒弃在外。她也是人,也会疼,也会累。何况,她只是个十六岁的小女子。十六岁,多少芳华在其中,她却一次次用自己的性命去争夺那些鲜血淋漓的权势。

从来,她都不喜欢这些,从来,她只想过平静的日子。

以前,在北苑的时候,就算什么都没有,好歹还有母亲和哥哥的陪伴,无人打扰的日子真的很幸福。

只是,距离现在已然很遥远了吧!

以后也不会再有了!

她抬起头,映入眼帘的却是一抹漆黑的身影。稀疏微弱的光从他身后落下,将他颀长的黑影整个笼罩在她的世界里。叶贞眨了眨眼睛,定了心神却看不清这人的容貌。黑暗中,她只看见他微亮的眸子,绽放着鬼魅般吃人的光泽。

“你在这里作甚?”他开口,她才知道是慕风华。

急忙起了身子,叶贞迟疑了片刻正欲行礼,谁知却被他忽然扣住了手腕,“不必!”

眸色一怔,叶贞犹豫着,“大人为何在此?”

“你又为何在此?”他反问。

“这里是乾元殿,奴婢自然在此。”这话不是奇怪吗?她是皇帝的御前四品待诏,不在这里,难道还在司乐监不成?心头这样想着,面上依旧不动声色。微弱的光终于在眼底满满汇合,教她看清了眼前的青衣男子。

慕风华冷哼一声,她这才记起,他惯来不喜欢有人反驳。

叶贞换了口吻清浅道,“不知大人此行,可有什么吩咐?”

“明儿个盈国公府大喜,千岁爷也会如期而至,你最好有心理准备。别怪我没告诉你,千岁爷最不喜欢自作聪明的人。”慕风华冷厉开口。

眸色微恙,叶贞一愣,慕青明日便会回来?是特意赶着世子成亲回来的?只怕这婚礼要热闹了!这厢想着,不由的一怔。

下一刻,肩胛处忽然传来彻骨的疼痛,叶贞骤然扬眉,紧咬下唇才没让自己发出声来。定睛却是慕风华阴鸷的眸子,死死盯着她的脸。他扣住她的双肩将她扳过身子直视自己,力道之大几乎要捏碎她的骨头。

“我说的话你可都听见?”他的表情几乎可以用咬牙切齿来形容,“若然你早晚要死在义父手中,还不如现下就剥了你的皮,也省得成日在我眼前走来走去,惹人烦厌!”

“嗯?”叶贞顿了顿,一时没能悟过来。

慕风华哼哼了两声,双目灼灼的盯着她,似乎要将她生吞活剥了才算痛快。叶贞羽睫微扬,心中想着自己何时又得罪了他?怎见着慕风华这般动怒,诚然是怒不可遏的模样,连带着一贯平静的气息,都有些紊乱。

他注视她明亮的眸子,那一刻,忽然觉得自己陷了进去。早在初次相见时,她骨子里的倔强便有种致命的魅惑,他不曾防备,如今为时已晚。

叶贞张了张嘴,刚要开口,谁知慕风华却突然纵了她,松开了自己的双手狠狠背过身去。叶贞一怔,便行了礼,“谢大人提点之恩。”

他来找她,只是为了告诉她,明日慕青就会回来?心头有些微恙,下意识的用眼角余光去看他略带愠色的面庞。

她这厢刚刚行礼,慕风华却如同奔命般嗖的一声窜上宫墙,二话不说消失在她面前。这一惊一乍的,连带着叶贞都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到底这慕风华又是哪根筋不对了?大半夜的,寻思着是拿她开心呢?

叶贞长长吐出一口气,宫闱果然愈发阴森,这义子如此,想来身为义父的慕青,更是了不得的心性无常。罢了罢了,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横竖都不过一条命,搏一搏就是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