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7.恭迎千岁爷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今日的阳光很好,艳阳高照诚然是个喜气的日子。www.ZIyOUge.com 澳门永利赌场宫内宫外吹吹打打的,好生热闹。夏侯府门可罗雀,便是嫁女儿也是冷冷清清。但盈国公府却好生热闹,恨不能让全天下都知道世子成亲。

这世上之人都笑逐颜开,唯有一人不怒不笑,面容僵硬而没有半分喜悦之气,此人便是新郎官——洛英。

诚然娶亲是皇帝下旨,也是他自己逞一时口舌之快的后果。如今想想,却有种被人下了套的错觉,好似自己一不留神便被人占了去,让他有种委身下嫁的错觉。虽说这样子颠倒也并非实情,但新娘子并非自己喜欢的女子,这亲事就变得不三不四,心不甘情不愿的。

皇帝特意备了一份嫁妆,当时赏了夏侯府,也给了盈国公极大的颜面。

如今整个皇城都知道世子娶亲,爆竹声声,让整个皇城喧嚣不已,想来皇帝立后也不过如此。

这一番热闹,直到傍晚时分才稍稍锐减,夏侯舞一身火红色的嫁衣从喜轿上头下来,顶上遮着龙凤呈祥的大红盖头,脚上穿着金色绣鸳鸯交颈的红绣鞋。跨过火盆,踩碎屋瓦,而后在喜娘的吆喝声中走进了盈国公府的大门。

轩辕墨端坐正堂,既是赐婚人,也是主婚人,盈国公站在一侧笑逐颜开。

洛英眉目微凉,牵着红绸引了夏侯舞入得厅堂,脸上没有一丝喜悦。视线,时不时的落在人群中,试图找寻那张熟悉的面庞。轩辕墨知道他在找什么,却早早的让叶贞退出去,免得多生事端。

视线落了空,洛英轻叹一声,低眉不语。

三拜天地,夫妻之名既定,再无更改的可能。

满堂欢悦,文武百官争相致贺,这样的场面,教人眼花缭乱。

夏侯舞被送入洞房,洛英留在原地,身为世子又是新郎官,自然是要敬酒的。只是这一番奢华却非自己所愿,便是喝酒也是如饮水般,没有半分滋味。他忽然想起当日,若然自己真的要了叶贞,是不是今日与自己成亲的就是叶贞?

若将夏侯舞换做叶贞,自己会不会开心一些?

抑或……会幸福一些。

身份地位,真当如此重要吗?

殊不知,若是叶贞还是鲁国公府的三小姐,许是配他这个世子,也是足够的。只是如今的叶贞早已不是昔日的三小姐,浴火重生,只为毁灭而来。

叶贞站在回廊里,看着夏侯舞被送入了新房。门窗上头的大红喜字,在烛光下格外的刺目嫣红,让她想起了小时候母亲的亲手剪的窗花。母亲的手自然是极好的,那窗花格外的精致。

坐在栏杆上,叶贞长长舒了口气,不觉嘴角微扬。

唯有想起母亲的时候,她才会记起自己不过是个十六岁的小女子。说到底,还是个乳臭未干的丫头。

仇恨能让人成长,在她身上得到了最好的体现。

司乐监的歌舞姬还在唱着跳着,乐声不绝于耳,只是好似没能看见慕风华的身影。这厮昨儿个夜里疯疯癫癫了一回,今日却不见人影,不知是不是正在与慕青汇合?慕青,大抵也快回来了!

所幸拜了天地,便是慕青赶到也没什么大碍。

叶贞想着,夏侯舞已经入了洞房,此事也算是告一段落。

风阴走到她身旁,静静的坐下,“你在想什么?”

叶贞抬头,看见被风吹得左右摇晃的宫灯,清浅道,“没什么,只是被气氛感染了,觉得有些高兴。”

“其实若你愿意,此刻世子爷选的人会是你,而你也能离开皇宫,你……”

不待他说完,叶贞眸色冷冽,“大人可知自己在说什么?”

风阴微怔,眼神闪烁了一下,握紧了手中的剑柄,“抱歉。”

起身,叶贞站在回廊里,斑驳的光影落在她的身上,晕开骨子里散发的寒凉,“若奴婢因富贵入宫,何至于沦落今日?大人该知道,奴婢想要的至今还未能得到,所以……无论死生,奴婢都不会离宫。世子爷再好又能怎样?不是叶贞的,叶贞心里最清楚。”

不是她的,她最清楚,然而……什么才是她的?她却再也无法清楚。

风阴点了点头,周身散发着微凉的萧瑟,“若你后悔了,可以告诉我。”他说得很轻很轻,轻若鸿毛。

叶贞一怔,定定的看着他,良久没有出声。

他徐徐转身,一步一顿走下台阶,身后,叶贞冷冷开口,“不会有那一日。”

风阴顿住,显然身子一震,却没有回头,继续往前走去。

是的,何曾有过后悔的机会。就算后悔了,又有何用?死去的回不来,该死的还活着,她岂能甘心!

深吸一口气,门外头忽然传来一阵整齐有序的马蹄声,伴随着四下骤然凝起的萧瑟冷戾氛围。她瞧着所有人都抬头望正门方向眺望,那种姿势那种眼底渐渐浮现的惊恐之色,逐渐升腾成为一种难以阻挡的惊怖气氛。

所有人都停止了喧嚣的动作,歌舞姬们连带着乐手也跟着沉寂下来。那一刻,叶贞觉得时间都停止不前,自己的心忽然跳到了嗓子眼。

门外的马蹄声消失不见,紧跟着高声响起尖锐的喊叫,“千岁爷到!”

顷刻间,门口扑通扑通跪了一地的奴才,包括那些个文武百官,竟也有种两股战战的惊恐颜色。

叶贞扳直身子,快速的朝正堂奔去,谁知刚到了一半却被风阴一把扣住了手腕。他的眸色焦灼,语气尤为着急,“你要想清楚,这一去便再也没有转圜的余地。”

用力掸落风阴的手,叶贞面色凝重,“我绝不后悔!”

她没能看见他眼中涌现的晶莹,却让他看见了自己的决绝。这一去,再也回不了头。

门口,大批身着藏蓝色服饰的太监蜂拥而入,快速分裂两排,紧跟着又是一批腰系飞鱼刀的锦衣卫将所有人都阻挡在外。这些人速度极快,一张张冷面没有半分感情,惨白之色宛若枯木死尸。

顷刻间,太监连同锦衣卫齐刷刷跪地,洪亮的声响在盈国公府顶上徘徊不去,“恭迎千岁爷!”

叶贞愕然凝眸,一抹黑影渐渐走入光亮,刺眼的红色莲花在灯火中绽放,显得格外惊悚刺目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