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8.千岁爷的手段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那是一张白净的容脸,说是白净,实则惨白如纸没有半分血色。(www.ziyouge.com)浅墨色的唇让人触目惊心,好似随时都会吸食人血,一双阴戾的眸子时刻都能迸射出对死亡的追求。漆黑如墨的袍子正前方,绣着精致无比的金丝蟒纹,背部与衣摆处,皆以盛开的血色红莲为印记。这样鲜明的颜色对比,让他整个呈现出阴冷无比的感觉。

便是远远站着,叶贞也能感觉到那种冰寒彻骨的惊惧。

仿若他便是来自地府的无常,随时都能将人带入无间炼狱,永世不得超生。

所有人的跪在那里,高喊着恭迎九千岁!叶贞也跪在那里,俯首恭敬,不敢表露一丝一毫的不敬之色。她当然清楚,越是位高权重,疑心越重,便容不得沙子,宁可错杀绝不放过。

正厅内缓步而出轩辕墨与洛云中,径直站在正厅门口,看着九千岁慕青不紧不慢的走上前,躬身朝着轩辕墨行了礼,“微臣归来,皇上万岁万万岁。”

轩辕墨笑了笑,“卿来得正是时候。今日世子娶亲,这国公府热闹非凡。”

“是吗?”慕青抬头,冰冷苍白的面颊绽放着惊心的冷笑,“那微臣便要向盈国公讨杯水酒!”

洛云中皮笑肉不笑,两人都是有身份之人,自然不能当众掐架,冰冰凉凉的吐出两个字,“欢迎!”

事实上,每个人都清楚,一个阉人自称为臣,还封了千岁之名,诚然是于理不合,多少人看在眼里恨在心里,却也是敢怒不敢言。慕青的权势与国公府不相上下,但是其手段与狠毒,诚然胜过洛云中百倍千倍。

阉人,本就异于常人。

因为身体上的缺陷造成心里扭曲,故而更希望从其他的地方取得弥补。小太监们酷爱亵玩宫娥,常常将人弄个半死,而慕青……

听闻慕青好杀人,好吃人,好听见反抗者响彻苍穹的泣血哀嚎……

这俨然是一种病态的表现,却无人敢说半个不字。

所有人都起了身,没有一人敢上前一步。原先还热闹喧嚣的盈国公府,此刻变得冷寂如冰窖。

轩辕墨道,“开席罢!”

如此才算缓和了气氛,文武百官默不作声的入了席,以轩辕墨为尊,慕青与盈国公分坐两侧。叶贞远远站着,自然是明白的,洛云中面色难看至极,大抵是因为慕青左不过是个太监,如今不但做了千岁爷,还与自己这个三公之首平起平坐,心头定是不忿。

但他也是明白,慕青手段毒辣,与自己一般掌握着兵权,在没有十足把握扳倒东辑事之前,他不会公然硬碰硬。

洛英虽说是新郎官,是今夜的男主角,但是此刻却没有半分言语,诚然这里也容不得他说话。他只是默不作声的坐在那里,占据着世子之尊,与贵妃一道比邻而坐。后宫不得干政,所以无论这里发生什么事情,洛丹青都只能保持沉默。

许是连文武百官也措手不及,慕青的突然转回,让很多人都惊吓不已。

只听得慕青的手轻轻拂过酒杯口,唇角扬起一丝邪笑,“皇上生辰,微臣未能回来,如今自罚一杯。不过……不知皇上对那日的贺礼,可还满意?”

轩辕墨笑着,眼底的精芒尽敛,“卿的东西,自然是极好的。”

慕青颔首,“那就好!”而后冷眸环视四周,用一种邪冷彻骨的声音慢慢悠悠道,“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,那王德庆自诩清廉,敢公然与民造反,本千岁岂能容他。”

百官随即高声附和,“千岁英明。”

王德庆当年弹劾慕青,被皇帝贬谪戍边逃过一劫。如今慕青巡边,便拿了王德庆的脑袋做贺礼,敬奉皇帝的生辰。王德庆为人中正耿直,素有清廉之名,直指慕青等人宦官误国,理当被凌迟以谢天下。

谁知他没能看见慕青身死,反而连累一家老小。

慕青不紧不慢的继续开口,“皇上,王德庆不敬君上,下辱微臣,微臣代天巡牧,便赐了王德庆凌迟之刑。那王德庆甚是顽固,剐肉足足三日,才算生生疼死。微臣先斩后奏,还望皇上恕罪!”

轩辕墨面上依旧没有波澜,只是清浅的点头,“卿代天巡牧,先斩后奏乃是皇权特许,何罪之有!朕这江山还要依靠千岁爷与盈国公扶持,尔等乃朕的左膀右臂,缺一不可。”

闻言,慕青与洛云中异口同声,“臣等誓死效忠皇上。”

长长吐出一口气,轩辕墨颔首,“有劳二位爱卿。”

百官随即高喊着,“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

却一个个心知肚明,方才慕青的一番话,就是说给皇帝听的。也是在警告在座的文武,谁敢与东辑事作对,就是千刀万剐的下场。

王德庆就是最好的例子!

中正如何?清廉又怎样?好官注定没有好下场。

慕青当着王德庆的面,将其子剁成肉泥,妻女任人凌辱。其父母皆被乱刀砍死,无一幸免。王德庆大骂阉贼祸国,奈何却救不得家人。妻女被人凌辱,最后双双触柱而死,尸身被肢解悬挂在城门口示众。

而王德庆本人被绑缚在菜市口的石柱上,身侧一口热锅一只恶犬。慕青命人每日都用上好的剔骨尖刀慢慢剐下王德庆的肉片,而后丢在热锅内慢慢烹煮,最后喂于恶犬饱餐。百姓被强制到场观看,谁敢不从当即格杀。

王德庆白日受刑,夜里便被灌入上好的伤药,得以续命。

如此反复了整整三日,才算断了气。

浑身上下,早已没有一块好肉,只见血骨嶙峋,惊悚之状让人刻骨难忘。

那些百姓,到了最后或成日呕吐,或食不下咽,或直接吓疯吓傻的也不在少数。当时的场面,可谓惨不忍睹。

此事人尽皆知,随未曾看见当时的惨状,但是百官心里清楚,以慕青的手段与残忍的心性,这些不过是他的万分之一。

“今日是世子大喜之日,明个儿朕便在宫中设宴,为卿接风洗尘。”轩辕墨漫不经心的品着酒,他不似洛英,可以喝醉,无论何时他都必须保持最高的警惕和清醒。因为他是皇帝,一个随时处于危险之境的皇帝。

慕青眸光阴冷,“皇上您是知道的,臣这张嘴可不是寻常人能伺候得了的,上一回的尚宫委实不济事,微臣只得胡乱打发了出去。如今嘛……”

轩辕墨笑了两声,眸色微恙,“那朕便让卿重新遴选尚宫,天下之大,总归能有让卿满意之人。”面色一紧,轩辕墨的声音骤然低沉至绝,“叶贞,上来!”

话音刚落,叶贞的羽睫赫然扬起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