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9.我让人送你走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疾步上前,叶贞不敢犹豫,随即跪在御前,恭敬伏身,“奴婢叶贞,参见皇上,愿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。(www.ziyouge.com)”此刻,她只能谨而慎之,让危险降到最低处。

轩辕墨道,“平身。”却扭头冲着慕青道,“这原是朕的四品待诏,细心仔细,倒也得力。由她操持卿的接风宴,朕甚是放心。”

慕青眼角微扬,目光肃杀而凌厉。

便是那一眼,叶贞的心骤然停顿了片刻。身子稍稍绷直,面颊上却没有半分惊惧之色,依旧是平淡如常的镇定。叶贞走过去,朝着慕青恭敬行礼,“奴婢参见千岁爷。”

那一刻,洛英瞪大眸子,死死握着手中的酒杯。

谁人不知,慕青杀人惯来顺着喜恶,不分场合,不分身份地位。不由的,所有人都为叶贞捏了一把汗。一个四品待诏,操持千岁爷的接风宴,原本倒是没什么,偏偏生的这样的秀丽,委实是罪过。

其中缘由,在场的每个人都是心知肚明。

慕青的目光极冷,极寒,几乎要贯穿人心。四下寂静无音,宛若时间都在此刻静止。叶贞站在那里,平静得泛不起一丝波澜。

他的眸子忽然顿了一下,眼神陡然间变得极为古怪,有一种几近扭曲的复杂。却说不清,到底是什么。

叶贞的神情……

所有人都在等慕青开口,叶贞也在等。

良久,终于传来慕青尖锐而无温的声音,“起吧!”拖长的尾音带着少许颤音,却让每个人都惊出一身冷汗。

叶贞起了身子,听得慕青继续道,“那就看看你有多少本事,若是做得不好,皇上可莫要怪微臣夺人所爱了。”

言下之意当然是,若然叶贞做得不好,势必要叶贞以命相付。

轩辕墨顿了顿,终是点了头,“好!”

叶贞的心,狠狠疼了一下,却也不再开口,只是退开一旁。抬眼的时候,她看见洛英投射而来惊惧的目光,那种发自内心的微颤,让她快速的低眉,尽量的避开。众目睽睽,稍有不慎她就会万劫不复。

然,慕青却看得分明,嘴角扬起一抹冷冽的笑靥。

诚然是血气方刚的男子,倾色佳人,难怪……

左不过他的眼底,素来容不得沙子。

叶贞不敢逗留,退下去之后便走到了回廊里。谁知那洛英竟然又是借醉酒之名追来,见着叶贞便死死握住她的手不放,急的叶贞险些叫出声来,却不得不按捺住低低的喊着,“世子你放手!今日是世子成亲的日子,世子你、世子请自重!若然教人看见,奴婢百口莫辩。”

“贞儿,你快些走吧,不如我安排个地方,让你暂避一下。千岁爷嗜杀成性,方才他已言明要取你性命,你先避一避,待事情尘埃落定,我便……”

谁知还不待洛英说完,叶贞终于甩开了他的手,气息微促的站在一旁,“世子爷过虑了,千岁爷方才说过,若是奴婢做得不好才会要奴婢的性命。若是奴婢……”

“没有若是!”洛英忽然吼了她,“你不知道慕青做过什么,他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老妖孽,何况他……”说到这里,洛英忽然顿了顿,张了张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。

叶贞稍稍一怔,“何况什么?”

洛英恨恨的吐出一口气,“你还是赶紧走吧!我马上让人送你离开!”

“奴婢多谢世子爷好意,奴婢不会离开皇宫。”叶贞行了礼,转身便走。

“叶贞!”他愤怒了,满嘴的酒气,面颊通红。

叶贞凝眉看着洛英,却见他的眼底泛着红,竟有几分晶莹。许是酒劲的作用,让他的身子有种摇摇欲坠的错觉,整个人都显得气息急促。下一刻,他忽然冲上来抱住了叶贞。

却将叶贞惊得面色泛白,要知道今日是洛英成亲的日子,何况人来人往这么多,若是被人看见传出去,她必死无疑。

一口咬在洛英的胳膊上,他吃痛的松了手。

叶贞趁机挣脱出来,怒目怒斥,“世子爷莫要忘了今日的身份,世子妃还在新房内等着。世子妃是个好女子,世子爷莫要辜负才是。奴婢告退!”

“我并非想娶!”他呢喃着,一下子坐在了栏杆上,耷拉着脑袋,面容哀戚。

“不管世子爷心里怎样想,娶了便是娶了,男儿大丈夫责任当先。世子爷若是连这点担当都没有,权当是叶贞看错了你!”语罢,叶贞再也没有回头,大步流星而去。

洛英苦笑两声,竟落下泪来,“想要的得不到,不想要的如今却要担当,可笑……可笑之极……”

不远处,蓝衣太监一闪即逝,悄悄的离开。

叶贞走在热闹非凡的国公府内,只是觉得心越发冰凉。看着每个人都笑逐颜开的样子,想着前一任尚宫被烹煮而食,自己又是怎样的下场呢?

连洛英都看出慕青的杀意,墨轩岂能看不出来,只是……还记得他说的,万里江山比之她,宁舍她而护江山。她该庆幸遇见了盛世明君?还是该悲叹自己不过一介浮萍,早晚要沉寂在这落落宫闱里,成为落花春泥。

她不怕死,他知道。

可是她怕死得没有价值,他也知道。

却一次次的要她拿命去赌,一次次的让她看尽世间的黑暗,一次次的要她学会残忍,残忍的对待一切,也是残忍的对待自己。唯有对自己也心狠,才能让自己更好的活下去。

娘,您在天之灵保佑女儿,但愿……能闯过这一关。

只要过了这一关,坐上尚宫之位,她就会成为东辑事的一份子,成为慕青的座下。到那时再也不会任人欺辱,连带着贵妃洛丹青也会忌惮三分。可是……墨轩,你还会相信我吗?你还肯相信我吗?

眺望着宴席的方向,脑子里是慕青冰冷嗜杀的眸子,她不禁打了个冷战。忽然明白,轩辕墨在盈国公与慕青之间的艰难,他又何尝不是拿命在赌?只是她赌的是前程,他赌的却是万里江山。

宴席结束的时候,她听见有人说世子爷已经入了洞房,如今房门都锁上了,想来可以一夜春宵。心头松了松,夏侯舞是个不错的女子,配洛英是绰绰有余的。

随着御林军回去皇宫的时候,叶贞回头看了一眼国公府,下一次来的时候,会是什么时候?而她,要么死,要么早已做了人上人。横竖都不再是今日的情景,横竖都不是今日的叶贞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