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2.那根红线,还在吗?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摊开圣旨,上头写得清清楚楚,让她务必用心准备千岁爷的接风宴,任何人不得阻其行事,否则视为谋逆,按罪论处。……www.ZiYouGe.com……

轩辕墨知道她这个四品待诏未必能调动太多的力量,故而给她圣旨,让她得以借着君威行事,这般少受些阻碍。如此便是洛丹青身为贵妃,也奈何不得她。圣旨在手,她可以在宫中任意行走,做任何事。

“你先走吧,让我静一静。”叶贞道。

离歌颔首,复回头看一眼房内的月儿,“好!”纵身轻跃,消失在夜幕中。

合上圣旨,她一步一顿的走到台阶下,就着台阶坐着。圣旨看了无数遍,那苍虬有劲的字体宛若他的眉目,有着教人迷恋的魅力。指尖细细的放过明黄色的绢布,上头的龙纹清晰无比,与他身上的一模一样。

五爪为龙,四爪为蟒,他是真龙天子,是这世上最尊贵的男子。他们之间相隔何止千里,有着永世无法跨越的横沟。

长长吐出一口气,小心翼翼的合上圣旨,叶贞垂下眉眼,明日算是一决生死吧!就像高手过招那样,这一纸圣旨便是生死状,容不得她退后半步。

寂静的院子里,她听见细微的脚步声,抬头却见白色的身影出现在自己视线里。银色的面具绽放着迫人的寒光,一双冰凉的眸子此刻不偏不倚的落在她的眼角眉梢。

叶贞徐徐起身,竟也忘了行礼,只是清浅的苦笑了一下,“是来送我一程么?过了明日就没机会了。”

“你怕吗?”他盯着她看了良久,才开了口。声音微凉,却有种教人无法捉摸的飘渺。

“有什么要紧的?怕与不怕都要去,皇上的圣旨在这里,还能躲吗?”叶贞握紧了手中的明黄色绢布,羽睫轻垂,不让他看见一丝精芒。

风阴忽然过来牵了她的手,快步朝着外头走去,及至那株曼陀罗之前,他才站定脚步,“你说过这是隔世花,既然此生无法周全,便当来世。来世我……”

叶贞盯着他,低眉看着他紧握自己的手,徐徐的缩了回来,“来世太遥远,叶贞等不到来世。”

那一刻,他的眸光寸寸冰冷,“其实你可以跟洛英走。”

“走了又如何?横竖都已经出现在千岁爷跟前,还能躲得了多久?东辑事的势力有多大我不知道,可是我知道皇上的势力诚然是及不过他。”她定定的看着他的眼睛,侧颜低眉,唇角笑意清浅,“就当拿我的命,去还他的救命之恩。”

“他不会让你死。”风阴握紧了剑柄,徐徐背过身去,不叫她看清自己的眸色。她太过聪明,那双眼睛太过锐利,稍有不慎就会被她看得透彻。

叶贞笑了笑,“那又有什么关系,打从我入宫,便没打算活着出去。”

低眉,他忽然从怀里取出一个锦囊,塞进她的手里,“好生收着,不到生死一线,不可取出。”

“这是什么?”她微怔,却见那锦囊绣得格外精致,泼墨并蒂莲花栩栩如生,俨然如她那柄雨伞上的花样。叶贞的鼻间忽然泛酸,眼眶红红的,唇角却扬起释然的轻笑,“是他让你给我?”

“是。”风阴颔首,“他让我问你一句,那根红线,还在吗?”

叶贞抬头,嫣然如花绽放。

见状,风阴长长舒了一口气,转身便走。

蓦地,她忽然冲上去,自他身后抱住他的腰肢。身子陡然绷直,他的手快速扣住她的手腕,正要挣开。却听得身后的女子低低柔柔的声音,“就一会,让我任性一次。”

手,渐渐的垂下,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眸色却千变万化,终归与月色一般清冷。

她娇眉紧蹙,痛楚的容色让人心碎。可是她不会让任何看见,属于她的脆弱。在这个深宫里,她只能一个人坚强,生死都得自己扛着。

黑暗,唯有用鲜血去祭奠。曼陀罗,指引着来世之路,可是我已等不到忘川河那头的你,早早的喝了孟婆汤。若有来世,我在这里,你还会找得到我吗?可是,我怕我已记不得你了!

记不得最好,那就重新来过。

深吸一口气,叶贞松开了他,却没能等到他的转身。他只低浅道,“今夜贵妃侍寝,无暇顾及于你,你好自为之。”

叶贞羽睫垂下,重重点头,再也没有开口。

冰冷的世界里,一个向左走一个向右走,背道而驰,渐行渐远。谁也没有转身回头看一眼,横竖回不了头,又何必还要痛一回?

明天,谁知道是否还有命活着。

御芳斋里安静无比,叶贞坐在桌案前,微弱的烛光下,锦囊上的泼墨并蒂莲花栩栩如生。她的指尖轻轻拂过上头精致的纹路,上头的绺子做得极好,油光水滑,看样子是费了不少心思的。

她是不是该庆幸,他终于也肯动了心思。

锦囊很轻,仿佛空无一物,她没有打开。如他所说,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打开。她自然明白其中的意思,里头定是他精心备下的物什,想来定是十分重要的。

取来自己上了锁的锦盒,叶贞将锦囊放进去,精致的雕花木盒里,静静的放着母亲唯一留给她的簪子。簪子上头东珠点翠的并蒂莲,与锦囊上头的花式相差无几。

关上盖子的瞬间,叶贞忽然犹豫了一下,迟疑着又将锦囊取出来。

他的东西如此重要,还是贴身带着,万一……他的物什理应用命守护才算好的,否则万一教歹人是拾了去,岂非闯出祸端?于他于己都是个隐患。

轻叹一声,如此反复,叶贞才算将锦囊收入了自己的亵衣内侧。

贴身之物,不死不出。

月儿还在床上睡着,寒毒开始爆发,她撑不了多久。

叶贞轻手轻脚的走过去,为她捏好被角。明日,月儿你等我。只要过了明日,我便能为你取回七星丹。只要能做尚宫,我必为你向慕青求取七星丹,到时候等你好了,我就送你出宫。

宫外的世界,真好。再不似宫里,四四方方的墙,四四方方的天,外头……好自由。

月儿,若然我还有命走出皇宫,便去找你,好不好?

噙着泪,痛着心,越发坚定了她置诸死地而后生的心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