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3.两个女人一台戏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天微微亮的时候,叶贞便忙碌开来,整个宫闱都知道叶贞领了圣旨为慕青操持接风宴。|www.ziyouge.com|谁敢不从?一则叶贞皇命在身,二则忌惮慕青的威势,三则若是叶贞失误,若是被她连累岂非小命难保。

故而这一日,连带着逛御花园的人都没有。

后宫里,各宫各院紧闭宫门,没有一人在外头晃悠,生怕自己无辜受累。

栖凤宫内,叶蓉细致的为洛丹青梳理发髻,唇边噙着笑,“娘娘风姿绰约,难怪皇上如此钟爱娘娘,想来情这一字,贵在情有独钟。”

“你这张嘴,抹了蜜一般。”洛丹青昨夜侍寝,今日的心情自然是喜悦无比。稍瞬又愣了愣,“今儿个外头好似安静了不少。”

寻日,宫门外总能有宫女聒噪,或是妃嫔路过是刻意高声喧嚣,想要博取洛丹青的注意。如今却是冷冷清清,好似整个皇宫都安静了下来。

叶蓉颔首,“娘娘所言极是。如今外头怕是连一根绣花针落地,都能听得清楚。嫔妾方才一路走来,竟寻不着半个人影,大抵都躲起来了。”

“躲起来?”洛丹青凝眉,“为何?”

“娘娘您贵人多忘事,今儿个可是叶待诏奉旨为千岁爷做接风宴。满宫的奴才任凭叶待诏使唤,御膳房如今可算是热闹得紧。”叶蓉浅笑着,只一眼洛丹青眼角眉梢渐渐暗淡的颜色,心下沉了沉。

“哼!”洛丹青嗤冷,想着叶贞不过是四品待诏,如今拿着鸡毛当令箭,竟敢调动满宫的奴才,难不成还要爬上自己的头去?

叶蓉眸色微转,“娘娘莫要动怒,料她也翻不得天去。听闻昨儿个千岁爷说,若然接风宴办不好,定要问皇上讨了叶待诏,杀之……”

“诚然如此。”洛丹青冷笑,“便是她这样的贱婢,慕青捏死她必捏碎一只蚂蚁还要容易。凭她是谁,也敢夸下海口。就冲着她是皇上身边的四品待诏,慕青也容不得她。说是试一试接风宴,不过是不想驳皇上的面子罢了!”

慕青是谁,若他想杀人,还会顾及她是谁?可笑!

在这宫里,死在慕青手上的宫婢多了去了,多叶贞一个不多,少她一个不少。何况叶贞还是个有姿色的,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!

对付女子,慕青是最有手段的,比之慕风华司乐监的太监们,更算鼻祖。

叶蓉颔首,“娘娘聪慧,嫔妾是万万及不上的。”这厢说着,便搀了洛丹青去桌案前,叶蓉小心的为洛丹青布菜,一边笑道,“一大早嫔妾委实是罪过,竟惹得娘娘动了怒。想着昨儿个世子爷与世子妃定然是和和美美,贵妃娘娘也算了了一桩心事。”

闻言,洛丹青的面色稍霁,“这倒是。英儿年岁也不小,前阵子被叶贞弄得险些声明涂地。世子妃容色尚可,倒也是个可人儿。只是这身家嘛……”

说到这里,洛丹青顿了顿。说起身世背景,这夏侯府虽说名声极高。但到底是无权无势的,除了府中那一块丹书铁劵,诚然没有半分可用之处。那老狐狸夏侯渊也太混账,成亲当日竟然让只嫁给女儿一块牌匾,委实胡闹之至。

奈何当日大喜,洛丹青身为贵妃也不好说什么。何况洛云中尚且不在意,她这个出嫁的女儿,还能说什么?说多了反倒让父亲不快!

不过,洛英肯入洞房,这厢小细节便也作罢,不去计较就是。

见着叶蓉不说话,洛丹青忽然道,“叶贞一心想上位,如今都把心思放在了尚宫之位。你可知上一任尚宫的下场?”

叶蓉眉目微扬,“娘娘是说……被烹煮而食的那位?”

“尚宫诚然是个好出路,这举宫的奴才都以尚宫为首,便是各宫妃嫔也要忌惮三分。只不过在慕青这个老妖孽手下,生死都别在腰间,脑袋还在那里摇晃,她这乳臭未干的臭丫头,想要一步登天谈何容易。”洛丹青倒不担心,诚然慕青昨夜的话说得极为清楚。

想着慕青当时的容色,洛丹青觉得慕青对叶贞是动了杀心的。

他断不会容许皇帝的人,靠近自己!

洛丹青不信叶贞能逃出升天,在慕青的生死簿上写了名字,就必死无疑。如此却好,让慕青杀了叶贞,也省得自己动手。当日她以为叶贞是慕风华的人,如今看来……这父子不是一脉同根所以心性也不同,儿子想要留下佳人,老子却执意不留后患。

这场好戏,果然是越发热闹了。

叶蓉伺候着洛丹青用了早膳,这厢正说着话,元春却急急忙忙的走进来。见着洛丹青便下跪行礼,容色半喜半忧,教人看不分明。

早前元春去暴室领罚受了伤,也是叶贞的缘故,如今的面色虽说还有些惨白,但唇角的笑诚然是一种危险的信号。

见状,叶蓉心下忖了忖,大抵明白定然是发生了什么大事。而且……跟叶贞有关,否则元春不会有这种大仇将报的喜悦之色。

想着这里,叶蓉便不动声色的蹲在洛丹青身前,小心翼翼的替她捶着腿。洛丹青侧卧在软榻上,半合着眉眼慵慵懒懒的喘息,“什么事这样的慌张?成何体统。”

“娘娘,有消息了。”元春道。

洛丹青的羽睫骤然扬起,“你说什么?”

元春上前一步,附在洛丹青的耳边好一番低语,直说得洛丹青眉目生冷,目光寸寸肃杀。叶蓉依旧做着自己的事情,看着漫不经心,只是在伺候着洛丹青,实则却是为了能在这主仆二人耳语之时,自己能听上几句。

事实证明,她是对的。

隐隐的,她听见从元春的嘴里漏出一些话,大抵是跟叶贞有关。

消息,所谓的消息不就是宫外的那些么?

心头嗤冷,叶蓉敛了眉色,却见洛丹青坐起身子,唇边冷笑连连,“看样子,诚然是这贱婢的死期到了!”扭头睨了元春一眼,“去准备着,这次本宫定要她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元春大喜,“奴婢明白!”

叶蓉站在一旁,看着洛丹青邪魅至绝的表情,心头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底。真好,总算可以了结了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