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5.惊艳天下,动了谁的心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怎么,卿不喜欢?”轩辕墨凝了神,百官噤若寒蝉。(www.ziyouge.com)

慕青定定的望着叶贞,良久才道,“臣从未见过这样的东西,委实是极好的,臣……”缓了面部表情,慕青冲着轩辕墨起身行礼,“多谢皇上美意。”

最后一句话出来的时候,连带着慕风华都惊在当场。按理说,慕青方才的表情可谓是极度愤怒,那诚然是他要杀人的前兆,为何……为何慕青突然该了主意?这不似慕青一贯的行事作风。

他该知道,叶贞是御前四品待诏,说穿了就是皇帝的人,如今安排这一幕,定然是要做尚宫之位的。让叶贞入得慕青门下,岂非……慕青明明知道,为何却肯养虎为患?

慕风华不语,但心下为叶贞松了口气。

到底,她活了。

一席百花宴,惊艳全场,震惊天下。

“既然如此,不知叶贞是否当得卿的尚宫?”轩辕墨问。

叶贞跪在那里,毕恭毕敬,没有抬头,脸上也没有半分表情。无论是喜或悲,都将不再属于她。底下百官有些窃窃私语,到底有这样一鸣惊人之举,诚然是个了不得的女子。但皇帝这厢割爱,未免有些残忍。

到底在慕青手里,九死一生,委实有些暴餮天物。

何况这小女子尚有姿色,也算得上尤物。

慕青笑了笑,“委实当得,只不过让皇上割爱,诚然是臣的罪过。”说着便坐了下来。

轩辕墨笑了几声,“如此甚好,这尚宫之位空悬已久,如今也算是免去朕的一门心事。于卿也算有个交代。”说着便冲叶贞道,“还不快叩谢千岁?”

叶贞跪在慕青身前,恭敬的磕了头,“奴婢谢千岁爷提拔。”

慕风华抬眼望去,只能看见她伏跪在地的身影,没能看见她眸中颜色。手中的白玉笛子绽放着清浅的光泽,他唇角微扬,诚然她以后也算是东辑事的人,与他倒是越发的亲近。

却听得轩辕墨道,“卿有所不知,叶贞的手格外精巧,那一曲琵琶弹得叩人肺腑。”话音刚落,风阴已经拿着她的琵琶上来。

叶贞微微一怔,不是说接风宴吗?何以会……

“弹吧!”风阴低低的说,“想活着,就听皇上的。”

慎慎的接过奢华无比的琵琶,叶贞偷偷睨一眼一侧的慕风华,却见他的面色全然变了,好似看见什么惊怖无比的画面。不由得,叶贞握紧了手中的琵琶,却不明白轩辕墨为何还要这么做。

慕青面色惨白,双目如锋利的刀刃,恨不能将叶贞的皮肉层层割开,剖腹取心。那种痛恨与厌恶,让叶贞整颗心都跟着颤抖。

这一次是真的觉得惊惧,如同置身九幽地狱,随时等待着永堕阿鼻。

宫婢已经送上了凳子,叶贞如今想推辞也是做不到。文武百官,帝君,千岁,多少双眼睛看着她,她觉得自己就是俎上鱼肉,待价而沽,而后等待着任人宰杀。

深吸一口气,叶贞咬咬牙,极力平复内心的不安与惶恐之色。

羽睫微颤,低眉看一眼怀中的琵琶。百花宴下,她忽然想起了自己的母亲,那个美丽无比的女子,寂寂的在鲁国公府的北苑凋零。母亲什么都好,什么都会,虽然出身风尘,却做到了一个母亲所有该尽的职责。

娘说,我此生最亏欠之人,便是你们兄妹。娘亲最恨的事情,便是未能让你们尽享天伦反受折辱。便是这两件事,娘万死难安。

鼻间陡然酸涩,叶贞的眼眶不自觉的红了一下。

指尖轻拨三两声,未成曲调先成情。

半生泪尽徒然,谁家红墙沾落花,谁家芳心付韶华?花颜何处寻,菁华随浮萍,柳下瑶琴谁人和一曲?仿佛映当年翩若惊鸿影,一颦一笑早已断肠去……

谁知曲调还未终结,那慕青忽然一掌将桌案击碎,整个人杀气腾然的站在那里,怒目直视叶贞微凉的容色。却在迎上她泛红的眼眶时,稍稍一震。

轩辕墨嗖的一声站起身子,双目死死盯着几乎算是暴怒的慕青,“慕青,你要做什么?”

殿前无礼,自然是不敬。但他是慕青,是东辑事首座九千岁,又是另当别论。

冷笑两声,那声音宛若从石头缝中蹦出来一般,硌得人心都疼了,“此女好生放肆,这般哀伤的曲调竟也敢献于御前,诚然是不知死活。”

叶贞只是抱着琵琶跪在那里,不置一词。她的心,轩辕墨最明白。

“这倒无妨,左不过是这丫头身世可怜,委实是无心之失。”轩辕墨道,“叶贞,你先下去。”

“慢!”慕青沉冷了容颜,“皇上既然将叶贞送与微臣做尚宫之选,微臣势必要好生调教,以免将来失了御前,岂非丢了皇上的颜面?故而今日,微臣决意不能纵了她,否则她这性子岂非要为祸不已?来日,还不定闯出什么祸来!”

轩辕墨一怔,“不知卿要如何调教?”

下意识的,轩辕墨看了叶贞一眼,不由的捏紧了袖中的拳头,面上依旧是清浅随和的笑靥。

“想来暴室是起不了作用的,不若臣带回东辑事再行处置。”慕青冷道。

“叶贞年岁尚浅,到底也……”

“皇上此言差矣!”轩辕墨还未说完,外头竟传来清晰的声响,分明是……轩辕墨的剑眉骤然挑起,眸光冷冽至绝。

洛丹青!

果不其然,只见洛丹青款款而至,紧跟其后的是叶蓉。

众臣齐刷刷行礼,高呼一声,“参见贵妃娘娘”独慕青冷眼置之,浑然不放眼中。

洛丹青越过叶贞,走到轩辕墨身前,款款行了礼,这才红唇微启,“臣妾参见皇上,今儿个是千岁爷的接风宴,皇上宴请百官。按理说臣妾不该前来打扰,只不过有些事情刻不容缓,诚然不可拖延。臣妾惶恐,还请皇上做主。”

百官在场,轩辕墨冷了眉眼,“何事?”

“敢问皇上,若然有人冒名顶替宫娥,该当何罪?”洛丹青开门见山。

话音刚落,全场哗然,连带着慕青都跟着蹙了眉头。这国公府的到底想做什么?不由的端坐下来,慕青拂袖,屏退了前来收拾被劈断的桌案。他倒要看看,这一群人一唱一和的,到底搞什么鬼!

叶贞的眉睫陡然轻颤,冒名顶替……难道是说……

风阴站在一旁,死死握紧剑柄,那一刻,心降至冰点,已然接近死亡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