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6.国公府三小姐的下落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叶贞跪在那里,她知道,叶蓉从不是轻易出头之人,此次能与洛丹青前来,诚然是有了十足的把握。|www.ziyouge.com|当下沉了面色,静静等着最后的屠戮朝自己而来。

轩辕墨冷了眉色,“百官皆在,贵妃莫要失仪才是。”

洛丹青恭敬行礼,“皇上此言差矣,臣妾执掌六宫事,本就该清理后宫的污浊。如今有人冒名顶替宫娥,甚至还耀武扬威于人前,若臣妾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只怕此人要飞上天去。”

说着,洛丹青低眉看着跪地的叶贞,“不知叶待诏可有什么话说?”

“奴婢不知贵妃娘娘在说什么,还望娘娘明示。”叶贞深吸一口气,横竖都避不开,不如直面。死生也不过一条命,便是搏上这条命赌一把又如何。

“好,很好!”洛丹青冷笑两声,扫一眼在场的百官,长袖轻拂,“把人带上来。”

却是几名村姑与村民,面生得很,一个个战战兢兢吓得都快哭出声来。早有太监奉上座椅,洛丹青不紧不慢的坐在轩辕墨的身旁,“皇上是知道的,臣妾素来心善,鲜少大开杀戒,左不过如今被人蒙蔽这般久,心里头诚然不是滋味。现下当着文武百官的面,臣妾不吐不快!”

元春上前一步厉声呵斥,“把你们知道的都说出来。”

其中一名村姑,顿时吓得哭出声来,手指颤抖直指叶贞,“她不是叶贞,她不是叶贞!叶贞不是这个模样。民妇与叶贞一家是邻居,从小看着叶贞长大,也是亲眼看着叶贞入宫的,她绝对不是叶贞本人。”

叶贞也不搭腔,只是深吸一口气,而后直起身子看了看洛丹青,“贵妃娘娘如此用意,奴婢委实不明白。”

“放肆,你是说贵妃娘娘冤了你!”元春怒斥。

“一面之词,何以为信。”叶贞依旧面无波澜,平静的容色不觉让慕青眯起了危险的眸子。她跪在那里,即便面临千夫指,也是不卑不亢,这样的气势多少人尚且不如。

那几人继而战战兢兢的说着叶贞如何如何,最后当着文武百官的面,说到叶贞一家乃是姐妹三人,叶贞为老二,还有个老幺。自从叶贞入了宫,叶家便一夜之间失去了踪迹,宛若人间蒸发般消失无踪。

百官议论纷纷,原本这也没什么,不过是宫女的身份成疑。或杀或打发出宫便是,也没什么了不得。奈何叶贞是御前四品待诏,如今即将成为尚宫,可想而知身份不容有差。

“对了,那叶贞的胳膊肘上原有一道疤,曾是小时候被民妇家的狂犬所伤。你们要是不信,可以验伤。若然没有,那定然是假的!”那民妇信誓旦旦。

叶贞眸色一沉,自己因为服用了蚀骨丹,是而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疤痕。原本这就是为了区别从前的三小姐叶贞,去掉了疤痕免得教人认出来。如今可好,没了疤痕反倒成了证据。委实是成也萧何败萧何!

“你们这般污蔑于我,到底得了什么好处?”叶贞冲着那村妇刻意冷蔑道,“难不成要与你重选夫婿,抑或是千金相许吗?我与你们无冤无仇,你们这厢要置我于死地,莫不是得了什么失心疯,这般的狂犬乱吠。皇上,奴婢是叶贞无疑,这群人恶意中伤,才是真真理当处死的。”

说着,叶贞刻意往他们身边挪过去,那神色俨然是要干仗的。

果不其然,那民妇一听叶贞教皇帝处死他们,便疯似的扑上来,要扯开叶贞的衣袖证明自己所言不虚。

这厢一撕扯,叶蓉便惊了心,“殿前不许放肆!”

便急忙使唤了梧桐与另一宫娥上前拉扯,谁知叶贞的袖子撕拉一声被扯开,露出了白皙的肌肤,以及胳膊肘上被指甲划开的血淋淋的大口子。

叶贞咬着牙,急忙用手捂着胳膊肘。

慕风华不冷不热的叹了一声,“如今这以前有没有伤都不打紧,横竖以后是会留疤了。左不过这一场泼妇骂街,委实无趣头顶。”

慕青冷笑,这丫头诚然是个可造之材。

他只道叶贞手段了得,想不到灵机应变之能也是万中无一的。盈国公府的一心要置叶贞与死地,难道还有什么缘故?否则一介宫娥,就算做了尚宫,何以让身为贵妃的洛丹青这般大费周章的想要除去?

轩辕墨骤然扭头死死盯着洛丹青,面色愠怒,“贵妃这是何意?”

百官在侧,如此一闹,洛丹青丝毫没有得了好处。而且,反教叶贞占了上风。这疤痕,不看也罢,正如慕风华所说,以后是该有个疤留在胳膊肘了。

“哼,既然是一门三姐妹,那么你的家人何在?为何一夜之间消声觅迹?”洛丹青冷眉,此次她无论如何都不打算给叶贞喘息的机会。

“彼时家逢异象,家人便搬了家。叶贞入宫为婢,便不得音讯。”叶贞三言两语的带过,她自知这话无人会相信,但是洛丹青既然这样说,便是定然没有找到叶家的踪迹,否则早就带了叶家人对质,而不是这些乡野村民。

“说得轻巧。”元春冷哼。

“皇上可还记得,殿选那日,皇上金口玉言,教鲁国公府三小姐叶贞留宫为婢?”洛丹青转而朝着皇帝张了嘴。

此事人尽皆知,轩辕墨不做声,只是点了点头。

他倒要看看,这个洛丹青到底要玩什么花样。

原本叶贞的尚宫之位已经尽收囊中,如今看来……慕青的容色变得甚是奇怪,他倒一时摸不清楚,慕青是赞赏是别有居心是疑心,抑或是杀戮前的征兆?

见轩辕墨点头,洛丹青笑得愈发冰凉,“那皇上就该记得,当时国公府以暴毙为名勾去了三小姐的宫府名册。然而事实是……本宫派人去寻了三小姐的身后事,奈何国公府的答案却是……不殡不丧不入殓,生不见人死不见尸。”

此话一出,顿时百官哗然。

便是寻常的女子,死后也该出殡发丧。如今这是什么样的内情?是国公府包庇三小姐,不愿其入宫为婢,还是……一时间众人非议,却不得答案。

叶贞心头冷笑,若是他们知道自己这十六年在国公府过的是什么日子,还会如此这般的抬举叶惠征的“良苦用心”吗?

这头正想着,叶蓉却跟着跪身御前,容色哀戚悲惋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