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7.邪恶的三小姐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皇上,贵妃娘娘容禀。(www.ziyouge.com)”叶蓉颜色凄婉,端庄温婉的面容,此刻尽是凄楚的悱恻,只一眼便让人顿生怜惜。

洛丹青看了一言不发的轩辕墨一眼,便道,“说!”

叶蓉哽咽道,“彼时三妹生就几分傲气,便是抵死也不肯相从。是而父亲也曾想过,入宫求皇上,免去三妹为婢之名。怎知三妹当日便心生邪念,走了歪路。等到通知时,三妹诚然是七孔流血,却不知等到家人想要入殓时,尸身竟是不翼而飞。连带着失踪的还有三姨娘与三妹的同胞兄长叶年!”

“父亲派人四处找寻,终究未果。心中想着,这样也是好的,总归是给三妹全了颜面,便做了不殡不丧不入殓的抉择。这样做,委实也是没奈何的。还望皇上与贵妃娘娘念及一个做父亲的心思,终归也是自家血脉,怎么忍心……”

说着,叶蓉竟落下泪来,好一番凄楚娇容。

父亲?父亲!

叶贞袖中的五指死死蜷握成拳,好一派冠冕堂皇,好一张巧舌如簧!便生生将死的说成活的,颠倒黑白竟没有半分犹豫。

叶蓉啊叶蓉,诚然是小看了你,如今可算看清,这张美人皮下藏着怎样一副蛇蝎心肠。什么叫做自家血脉?失踪……亏他们说得出口!

剥皮拆骨时,谁当她是自家血脉?毁容断腿时,谁当她是血脉相连?要他们被人人践踏时,谁又当她是国公府的三小姐?此时此刻喊一声三姨娘,只让叶贞觉得恶心,觉得讽刺而可笑之极。

这般的虚伪面孔,便是美若天仙又如何,同样的丑陋不堪。

“彼时皇上也不过一时兴起,只是倒累了鲁国公,诚然也是可惜的。”洛丹青轻叹一声,却见轩辕墨的唇线愈发抿紧。

他什么都知道,比任何人都清楚始末,如今听着,他忽然明白叶贞当日为何执意进宫。并非他的计谋如何的好,而是她的恨,早已逼得她没有退路。他不过是在奈何桥边,推了她一把。

慕青冷哼一声,“果然是父女情深,不过这欺君大罪,岂容你们放肆。”

轩辕墨不动声色,只是看了风阴一眼,风阴颔首悄然退去。

如今这里气氛这般紧张,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叶贞身上,根本不会注意风阴的悄然隐去。横竖这里的每个人,都等着看戏,等着看叶贞的脑袋如何从脖颈上滚落下来。

“皇上,鲁国公府诚然不是真心蒙骗,实在是另有隐情。”叶蓉急忙哭道。

“看样子这坑,是越挖越深了。”慕风华在一旁慢条斯理的开口,转而看了轩辕墨一眼,“皇上这厢不做个决断,只怕此事要无休无止的。”

轩辕墨冷笑两声,“那便教朕听听,到底是何隐情,能让国公爷连欺君大罪都视若无睹,也要帮着三小姐逃出生天。”

这话旁人听着无恙,叶贞听着却是极度的讽刺。

他知道自己的一切,故而这句话,诚然是说给她与叶蓉听的。什么逃出生天,左不过是杀不死罢了!是叶杏的蠢钝,让她死里逃生。

叶蓉深吸一口气,看了一眼叶贞,这才缓缓道来,容色竟然表现出几分惊惧,“彼时三妹性子傲,是而常常与家人冲撞。父亲无奈,只得将三妹弃诸北苑,原想着是闭门思过,奈何三妹自此存恨在心。”

“自打金殿回来,三妹更是心生怨愤,缕缕冲撞了父亲,并当众立下毒誓。若然她有朝一日腾云而上,必定要国公府满门屠戮。”

这话一出,连带着百官都开始指责叶贞的不是。

身为一个女子,岂可如此歹毒。身为儿女,岂能覆灭本家?这种不仁不义,不忠不孝的典范,诚然是该死的!

见状,叶蓉越发哭似泪人,“皇上,三妹彼时便心生怨愤。那日家人分明见着三妹身死,死前立下毒誓,必定要叶家满门相葬。谁知尸身不翼而飞,北苑至今还日夜不宁。父亲害怕,这才上禀天听,声称妹妹暴毙。实则不愿将此事说出,免得惊了圣驾,也让这晦气,沾了宫闱上下。”

“谁知这三妹生不安心,死不安魂,嫔妾只怕……只怕鬼魂作祟,附在……皇上……若然是真的,那可如何得了?”叶蓉惊惧的望着叶贞,宛若她诚然是个恶鬼附身。

这下可好,一下子从罪女,变成了恶鬼。

叶蓉啊叶蓉,果然好极了!果然是狠辣至绝!

罪女尚且可以开脱,若是恶鬼,那只能除之以灭根基了。

好一招斩草除根,好一个叶贵人!

“你这厢口口声声三妹三妹的,如今却是怕成这副德行,到底是真情还是假意呢?”轩辕墨不冷不热的开口,嘴角微扬,挑眉看着叶蓉哀戚的模样。

如果不是他事先知情,此刻怕是真的要被她蒙骗。

做戏做得这般真,能做得这样仔细,不留痕迹,这叶家的嫡长女果然是个人物。便是连这致人死地的手段,也是别出心裁。

恶鬼?真当他是昏聩之君?

慕风华却朗声大笑,“微臣此生杀了不少人,听闻恶鬼乃是集天地之怨念而成,不知这三小姐该有多恨你们国公府,你们到底做了什么大奸大恶之事,累得那样一个女子,死也要报复?”

叶蓉泪如雨下,“诚然是妹子心生傲娇,惯来也是父亲独宠的缘故,委实不是皇上所思所想。”说着,竟然低低的抽泣起来。

“皇上,定是叶贞刁钻狠辣,否则何以落得这般田地。”洛丹青不愧是执掌六宫多年,随即下了决断,“依臣妾看,这叶贞定然是国公府三小姐附身,意图不轨。否则,何以连带着尹妃都被逼疯了。这样不吉之人,定是心术不正,身负邪气,应当早早的除去才能保全后宫安宁。”

叶贞昂起头,唇角微扬,心头嗤冷,“贵妃娘娘与贵人口口声声说奴婢是恶鬼附身,定要奴婢承认是三小姐,不知可有证据?奴婢卑微,自知命如草芥,死生都无法自己。但是即便要死,奴婢也该死个明白!还望皇上做主,奴婢不怕死,但奴婢不愿受冤而死!”

说着,叶贞狠狠磕了个头,容色平静而坚毅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