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8.当众滴血验亲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既然如此,不如来一场滴血验亲如何?”洛丹青冷笑两声。……www.ZiYouGe.com……

只见元春手一挥,顿时有宫娥将两杯水呈上御前,“这是奴婢从国公府取来的国公爷的血,还是由着叶贵人先行试验。”

洛丹青道,“你既不承认自己是三小姐,也不承认是三小姐魂魄附身。既然如此,那就一一验证,若是不准,皇上定然会与你做主,而本宫也会秉公办理。否则……哼!”她挑眉,冷笑着凝着叶贞微微泛白的面颊。

她是叶贞,诚然还是从前的叶贞,即便容颜更改,血脉却是无法更改。洛丹青与叶蓉想得周到,若她真的是叶贞,这滴血验亲一定能验出真假。若然不是,那只管往恶鬼方面狠狠戳去,将她打造成恶鬼便是。

横竖,他们都是两手准备。

叶贞面色微白,心里恨然,左不过心里却怀了另外的念想。早年听得府里的老人说,母亲是因为与人有染才被迁至北苑,而后生下了自己。然而因为无法确认自己是否是亲生的,故而才没有将自己斩尽杀绝。

她想着,当年叶惠征没有杀了自己,是不是也因为滴血验亲,而自己的血液可以与叶惠征相溶的缘故呢?

如果真是这样,那她这次,只怕是难逃一劫。心,沉冷,脊背寒凉。

叶蓉便起身上前,以银针刺指尖血。不多时,那杯中的两滴血便逐渐融合,诚然是父女无疑。

“叶贞,该你了。”洛丹青冷厉的开口。那种眼神,已然将叶贞当做了将死之人。

叶贞的心颤了颤,袖中拳头死死攥起,恨不能撕碎了她们伪善的面容。一步一顿走上前,每走一步,她都觉得万刃在心。隐隐的,觉得有一道阴寒的目光死死的锁定在她身上。她借着低眉的瞬间,眼角的余光快速的掠过四下众人。

慕青死死盯着她的侧脸,苍白的面颊,浅墨色的唇紧紧抿起,掠过一种类似极度危险的恨意。

寂冷的环境里,夜明珠的光芒斑驳的落在她消瘦的身上,她的沉静让所有人的震惊。面对如此变故,眼看着生死一线,她的脸上仍然是原先的平淡无波澜。

元春狠狠扣住叶贞的手,银针用力的扎进她的指尖。

叶贞咬了咬牙,冷冽的盯着元春脸上令人作呕的笑意。鲜血滴落,那一刻,她听见自己的心砰然碎裂的声音。

眉睫微颤,她站在那里,忍受着所有人窥探嘲讽的目光,等着最后的结局。

杯中的两滴血缓缓靠近,终于融为一处。

轩辕墨的眉头骤然凝起,那一刻,她捕捉到来自他眼底一掠而过的痛与恨。许是她的幻觉,那不过因为失去了一枚棋子而表现的痛心罢了!不是吗?墨轩……

“来人!拿下!”洛丹青拍案而起。

那一刻,叶贞冷笑两声,站在轩辕墨的面前,垂下了眼帘。

苦心孤诣,便在此刻彻底被摧毁,她不甘心,可是无能为力。

他抬头看她脸上依旧平静的表情,四目相对,眼中的绝望让人心疼,让人恋恋不舍。几度挣扎,到底输了彻底。

元春的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刮在叶贞脸上,直接将叶贞打翻在地,“血相融者即为亲,叶贞,你还有喝话说!顶替宫娥,作祟宫闱,罪该万死!”

叶贞倒伏在地上,以手撑地,面色清浅而凉薄,“奴婢叶贞,并非国公府三小姐,无论你们信不信,事实就是事实。就算是死,奴婢也不是三小姐叶贞!”

她咬牙切齿,那一刻恨不能化身恶鬼,将她们一个个都撕碎。

“元春。”轩辕墨开了口,四下陡然寂静下来。

叶贞抬头,却见轩辕墨不紧不慢的走下来,而后站在自己跟前。他低眉看着她,目光浅浅,深邃如夜的眸子里,有着教人无法捉摸的幽暗冰冷。她看见他唇角微扬,一记甩手,却将一旁的元春打翻在地。

下一刻,元春的脸上随即浮起鲜红的指印,比自己的脸上有过之而无不及。可见,他是真的下了手,用了十足的力道。

众人当下一惊,连带着洛丹青都愣了片刻。

“朕才是这一国之君,朕还未开口,何时轮到你这个奴才在这里指手画脚?只要朕未降罪,叶贞都是御前四品待诏,凭你一个教习姑姑的身份也敢以下犯上,看样子你是真的不想要你的脑袋了!”轩辕墨冷冽的站在那里,双手负背而立。

明珠光芒,他冷眉伫立,那一身的傲然与生俱来,眉目间的天子威仪,不怒自威。

众臣急忙下跪,连带着洛丹青也跟着行礼。

她没想到轩辕墨为了叶贞一介奴婢,竟然会动怒,虽说盈国公府大权在握,但是皇帝毕竟是皇帝。盈国公府到底是臣,轩辕墨才是君,何况洛云中并未在场,她洛丹青说到底也不过是皇帝后宫的妃妾,身为贵妃也仍然是妾。

叶贞的心,狠狠疼了一下。

他是君,苦心孤诣了多年,一直隐忍不发,如今是因她而破了规矩吗?可是墨轩,值得吗?你说过,若是江山美人只取其一,你选的是江山,而不是我。

慕青直起身子,“皇上息怒,左不过是一介奴才,犯不着跟奴才斗气。其实倒也不必费精神,两个都拉出去乱棍打死便罢,如此岂非干净利落,省得在这里,听得耳朵都长茧子。”

听得这话,元春急忙爬到洛丹青跟前哭诉,“娘娘饶命娘娘饶命。”

“哼,千岁爷这话怕是过了。一人之事,一人当,如今是叶贞犯了错,何苦还要牵扯本宫的宫人。”洛丹青冷冷的开腔,睨一眼跪着的叶贞。

谁知那慕青嘴角微扬,邪肆阴冷的眼底迸发出吃人的颜色,嗓子里发出令人心惊的干笑之音,“只怕贵妃娘娘要失望了,叶贞如今是本座的尚宫,她的生死皇上要管,本座更该管。”

说着,慕青的手轻轻拂过手指上的猫眼绿扳指,眉目无温垂下来,“风儿,去把尚宫印鉴取来。今儿个本座就坐在这里,看看你们如何杀了本座的尚宫。若是铁证如山,本座就让叶贞吞了这尚宫印鉴,否则……你们就留下点东西。本座总不能教人白白欺负了东辑事而坐视不理,传言下去,本座还如何执掌东辑事呢?”

话音刚落,慕风华便躬身离去。

不多时,白玉凝脂的尚宫印鉴被摆在慕青的案前,夜光中绽放着迷人的七彩炫光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