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9.这水有问题?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洛丹青微怔,忽然明白,此刻已经不是对付叶贞一个人这样简单。-www.ZiYouGe.com-这诚然已经是盈国公府对东辑事的战役,她输不得,否则就输掉了盈国公府的颜面。

眸色微转,洛丹青冷笑两声,“敢问千岁爷,那这血相融者如何处置?”

“叶贞,本座问你,你到底是谁?”慕青不冷不热的开口,只是靠在座椅上,也不消看她一眼,顾自摆弄着手中的扳指。

叶贞何其清楚,慕青之所以这么做,是因为要立威,要让借着洛丹青的手打击盈国公府,以报上次立后之恨!诚然是想给盈国公府一个教训,别让他们以为有个贵妃,就能掌控全朝。

听得慕青这话,叶贞毕恭毕敬的行礼,“回千岁爷的话,奴婢叶贞,委实不是国公府三小姐。这血液相溶,奴婢委实不知是何缘故。事有凑巧,许是姻缘巧合也说不定。”

“叶待诏此话太过牵强,血脉乃是父母所给,岂可付诸巧合二字?”叶蓉道,忽然又缓了口吻,“贞儿,长姐知道你恨国公府,奈何此事非同小可,一着不慎便是万劫不复。若是你早早承认,长姐便是拼得一死,也要保住你。若然父亲知道,定然也会为你搏一搏,你不如……”

“小主好意,奴婢心领。左不过奴婢诚然不是小主的三妹,这身贱皮贱肉也做不得国公府的三小姐。想那三小姐养尊处优,岂会跟奴婢这般粗俗不堪。小主抬举,奴婢不胜感激,只是奴婢打死也成不了三小姐,委实教小主失望了。”叶贞不卑不亢的说着,面上没有一丝的愤怒。

要知道,此时此刻,只要她容色稍变,就会被人看出来,到时候她必死无疑。

叶蓉诚然是打着这样的心思,故而三番四次的套她的话。所幸叶贞不是傻子,也不是当日国公府里任人宰割的三小姐。历经母死兄残,她的心早已坚硬如铁,尤其对待国公府的人,绝不在存着半分仁善。

与虎谋皮,那便是自作孽不可活。

“那你这血如何解释?但凭凑巧二字,你当咱们一个个都是三岁的孩子吗?”洛丹青高声冷喝。

“微臣可以解释。”一声铿锵有力的音色杳渺而来,风阴一步一顿的从外头走来。众人这才发现,风阴不知何时离了场。

唯独慕风华唇角微扬,眉目将的清冷漾开难以捉摸的冰凉。

好戏,终于开锣了。

轩辕墨低眉看了叶贞一眼,鼻间冷哼一声,缓步走回自己的龙椅,眸色微挑,“说。”

风阴上前一步,单膝跪地,“皇上容禀。臣早年得师门教导,得百姓之中有两个方子,入得清水,即便非亲生骨肉亦可血色相溶,换言之,便是亲生骨肉也可以血不相溶。”

“什么?”洛丹青一愣,眉睫赫然凝起,“风阴,你胡言乱语什么?还不快快退下。这种无稽之谈,岂能混淆视听。”

“贵妃娘娘这般急不可耐,想必是连贵妃的仪态都忘了。”慕青不冷不热的开口,眸色微恙,顿现万种肃杀。惊得洛丹青倒吸一口气,不觉抿紧唇,眉目冰凉。

见慕青镇住了洛丹青,风阴继续道,“皇上若是不信,可试一试这水,若是略略酸涩,那便是动了手脚。若是无恙,臣甘愿领罚。”

“放肆!皇上龙体岂可随意……”

还不待洛丹青说完,慕青看了慕风华一眼,慕风华随即起身上前,“皇上龙体不容有失,不若让微臣试试。这风阴大人一贯的趾高气扬,微臣瞧着有些不痛快。若是水中无恙,微臣正好可以戳戳风大人的痛楚,可谓一举两得。贵妃娘娘,您说这样子好不好?”

洛丹青一顿,随即看了叶蓉一眼,叶蓉眉头紧蹙,示意她莫要让慕风华沾染。

要知道,既然风阴敢说这样的话,必定是有意为之。原因很简单,也许他们的水,真的被人动了手脚。若是真当如此,那这主动权,只怕要错失在慕风华手中,自己反倒深受其害,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

“就不劳你费心,本宫素来问心无愧,岂容你们胡乱猜测。”洛丹青冷哼,面色愠怒,“何况这水乃是本宫亲手准备的,难道你连本宫都怀疑?本宫身为贵妃,岂会如此大费周章的对付一个奴才,真是可笑之极。”

慕风华长长吐出一口气,眉目间的邪魅与慕青不相上下,果然是一脉相承的义父子。但见他睨一眼碗中水,而后冲着轩辕墨道,“不知皇上意下如何?”

轩辕墨冷笑,“朕相信贵妃,所以……一试又何妨!”

叶蓉却上前道,“嫔妾愿为皇上试水。此事全由鲁国公府而起,嫔妾自当承当,还望皇上成全。”

“你有此心自然是好的。”洛丹青却抢先开了口,“叶贵人,那就由你试水。”

“嫔妾谢皇上,谢娘娘恩典。”叶蓉行了礼,缓步上前。

就在叶蓉即将触碰到杯盏之时,叶贞却冷笑了两声,“小主可要拿稳些,这杯盏里的水证明着奴婢的清白。奴婢死不足惜,若是教人误认为小主有心诬陷,可是了不得的。这水到底有没有问题,奴婢还等着小主一试便知呢!”

言下之意当然明显无比,叶贞不是傻子,洛丹青与叶蓉明显是担心水中被人动了手脚,故而让叶蓉来试水。若是水中无恙,便可放心让旁人再试,若是水中有恙,叶蓉也可当即毁掉证据。

摔了杯子,让一切都烟消云散,而叶贞国公府三小姐的罪名,怕是再也难以洗脱。

好歹毒的女子,左不过教叶贞这样一说,便将叶蓉的心思全盘托出。如果她真的摔了杯子,那就成了刻意为之,就是欲盖弥彰。

叶贞就是要她聪明反被聪明误,他们既然已经动手,她也不能坐以待毙。如今慕青已经开了口,她就只能抓住这根救命稻草。若然真的要死,她也要拉一个垫背的。

叶蓉握紧了手中的杯盏,狠狠的瞪着叶贞。素白的指尖轻轻蘸了水,当着文武百官的面,送入了口中。

那一刻,叶贞看见叶蓉眼底的绝杀。

心下一沉,愈发盯紧了叶蓉的一举一动。

四下寂静一片,只听得叶蓉清脆悦耳的声音悠扬响起,“皇上,这水……没有问题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