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0.绝地反击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慕风华微微一愣,没有问题?难道风阴不过是虚张声势?还是这叶蓉……

“没有问题吗?还是叶贵人觉得旁人都是瞎子,也不知你耍的什么手段?”宁妃快速的走来,眉目生冷。百度搜索澳门永利赌场 www.ziyOuge.com她是众所周知的冷美人,此刻出现却说着这样的话,便叫人心生抑或,一时间分不清皇帝的后宫到底出了什么事。

那慕青啧啧啧的摇头,“看样子,贵妃娘娘这执掌六宫事太久,浑然懈怠,如今连宁妃都看不过去了。想来你这贵妃有多失败,多么不得人心。也罢,这事扯上了东辑事,横竖是要有个了断的。今日你们不弄出个所以然,就休怪本座……”

他挑眉,眸色忽然变得冷厉如刃,“杀!无!赦!”

三个字,他几乎是一字一顿咬出来。

那一刻,四下陡然噤若寒蝉。慕青说到做到,便是皇帝在场,他依旧放肆无状。便是他无权无势,也没人敢违拗半分。要知道这里的人,除了风阴和慕风华尚且能跟慕青过上几招,其余的人……怕是还没近身早已身首异处。

离歌上前一步,“奴婢参见皇上,参见贵妃娘娘,参见千岁爷,参见各位大人。”

叶贞稍稍一怔,何以她们会来?是皇帝的意思?是风阴去请的后援?

“你是何人?”洛丹青冷眸。

“奴婢离歌。”离歌道,突然跪在了叶贞的身边,“也是娘娘口中消失的叶氏三姐妹之一。奴婢为长,叶贞为次,在御芳斋里还躺着叶家的老幺。左不过奴婢等改名换姓,故而无人知晓奴婢们的身份。”

“你胡说八道什么?”洛丹青险些被离歌的话语噎到。

宁妃顾自就这轩辕墨的另一侧坐下,眉目清浅,“离歌所言不假,左不过当时叶家出了些变故,所以姐妹三人悉数分散。怎么,娘娘不曾听见月儿一直唤叶贞为姐姐吗?否则,贵妃娘娘觉得月儿为何愿意为叶贞断了胳膊?莫非姐妹情深,难不成这月儿是傻子吗?”

想来也没有人愿意为了泛泛之交而拼死相护的,宁妃一番话不冷不热,却让洛丹青一时间无言以对。

倒是叶蓉还算镇定,徐徐上前行礼道,“娘娘,这水没有问题,血液相溶,不知又作何解释?这定然是国公府的叶贞,何况……”

“这水没有问题吗?”离歌笑着上前,“皇上,贵妃娘娘,不知可否让奴婢也试一试?既然奴婢自称是叶贞的长姐,大家都不信,那就让事实证明。”

说着,离歌便伸出指尖,“劳烦元春姑姑将银针递给奴婢。”

元春扭头看着洛丹青,宁妃在场,皇帝在场,百官也在场,还有个慕青虎视眈眈,洛丹青此刻不得不点头。

离歌看了看元春递上来的银针,凝了眉心道,“姑姑这银针没什么问题吧?”

“你!”元春愠色,却也不敢发作,只得到,“自然是没有问题的。”

“哦。没有问题最好!”离歌笑了笑,素手轻摆,袖口轻拂,而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将银针刺进了指尖。鲜血滴落在杯盏之中,竟然与叶贞等人的鲜血迅速融合。那一刻别说是洛丹青,就连叶蓉都傻了眼。

“怎么会这样?”叶蓉怔在当场。

离歌轻笑,“叶贵人说过,这水没有问题。元春姑姑也道,这银针没有问题,想来就是奴婢的问题了。奴婢卑微,怕是做不得鲁国公府的嫡长女的。”

那一刻,叶贞心头冷笑连连。

这离歌一席话,可谓狠狠扇了叶蓉一个嘴巴子。力道正好,诚然是一剂猛药,让贵妃与叶蓉毫无还击之力。

“皇上,看样子这滴血验亲也不过尔尔,做不得数的。”宁妃冷笑着。

轩辕墨颔首,“贵妃也累了,回去吧!”

洛丹青的面色乍青乍白,当着文武百官的面,她这个贵妃算是颜面扫地,而且……这件事早晚会成为六宫的笑柄,她这个独一无二的贵妃娘娘诚然是威严尽去。

“皇上。”叶贞磕了头,“奴婢自知卑微,不敢有所求,但此次奴婢蒙受冤屈,还望皇上与贵妃娘娘还奴婢一个公道!”

“这……”洛丹青没想到叶贞反戈,一时间恨得咬牙切齿。

“皇上!”离歌下跪,“奴婢与叶贞虽是姐妹,但因为彼时家境困难,父母只能接二连三送了奴婢等入宫,获些钱银。隐瞒姓名造假,诚然是欺君,但奴婢等并无不轨之意。如今随侍宫中也算尽心尽力,还望皇上恕罪!”

须知宫女隐瞒姓名的多不胜数,也算是宫中的惯例。

有些人家,生怕旁人知道自家的女儿入宫为婢,造成不必要的麻烦,便换去女儿的姓名入宫。这些,也不过是小事,大抵人人都知道,诚然也不会有人追究的。

然离歌这样说,便坐实了叶贞是自己妹妹的事实,也让叶贞彻底摆脱了三小姐的身份。虽说是请罪,其实是想让皇帝亲口承认叶贞并非三小姐的事实。

轩辕墨颔首,“这倒无碍,左不过险些酿成祸事,吩咐掖庭以后小心便是。”

风阴颔首,“微臣明白。”

唯独叶蓉望着那杯水,一时间竟也没能想通,为何自己尝过那水,明明没有异常,但离歌的血还是能相溶进去?

“叶贵人,你可知罪?”慕青骤然开口,惊得叶蓉扑通下跪。

慕青冷笑两声,“你蓄意谋害本座的尚宫,在水中动了手脚,其心歹毒无比。不知现下你还有何话说?”

说这话的时候,慕青的目光冷冽的落在洛丹青身上,唇角勾勒出邪肆的冷蔑。

洛丹青是贵妃,他暂且不想跟盈国公府动手。

但叶蓉不过是个贵人,鲁国公府早已不如往日,收拾叶惠征一顿,诚然也是称心不少。听得探子来报,鲁国公府近来想要依附盈国公府,如今正好让他们尝尝教训。明白跟东辑事作对的下场,该付出的代价。

叶蓉深吸一口气,羽睫微扬,容色强装镇定,“本主并未在水中动过手脚,烦劳元春姑姑将杯盏拿过来,还请千岁爷重新查验。”

慕青冷笑,挑眉看一眼离歌跪地时平静的面庞,唇角微扬,“好!”

元春小心翼翼的端起杯盏,徐徐朝着慕青走去,谁知刚走到叶蓉身前,腕上陡然一阵剧痛。手一松,杯盏砰的一声碎了一地。

杯中之水,泼得一干二净。

叶蓉的眸子,赫然瞪得斗大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