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1.处置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宁妃冷笑一声,“元春做事如此不小心,想来贵妃娘娘是饶她不得。……www.ZiYouGe.com……只不过,倒是可怜了叶贵人,如今这杯盏倾碎,你又当如何辩白?”

“贵妃娘娘饶命……”元春吓得已然无法言语,方才手腕剧痛,如今细细查看竟无半点伤痕,疼痛亦是消失不见。

离歌冷笑,自食其果诚然是一种报应。

洛丹青怒不可遏,眼看着满盘皆输,如今只能弃车保帅,“元春你好大的胆子,打碎了杯盏该当何罪?”

“贵妃娘娘不要坏了规矩,奴才做错了事,拖到僻静处乱棍打死就罢了,何必动怒失了仪态。”慕青不冷不热的开口,顾自斜靠着座椅,眸光阴冷邪肆。

元春已然吓得不轻,整个人面色煞白跪在那里磕头,“娘娘饶命,皇上饶命。奴婢不是有心的,奴婢不是有心打碎杯盏。”

谁都知道,这元春本就是洛丹青陪嫁丫鬟,是跟着洛丹青十多年的奴才,若是将元春打死宛若斩断了洛丹青的左膀右臂。洛丹青虽说有意保住叶蓉,想要惩处元春,但委实没打算牺牲元春去救叶蓉。

因为不值得,也不划算。

元春再不济也是自己的心腹,叶蓉再优秀也是外人,如今还算不得自家人。

思及此处,洛丹青冷哼一声,“千岁爷别忘了,这是后宫事,是皇上的家事。家臣再得宠,也该顾着自己的身份。何况元春是本宫的人,生死都只能由本宫一人抉择,就不必千岁爷费心。”

“既然贵妃提及自家人,那本座便要问问贵妃,这尚宫可是隶属东辑事的?那这叶贞算不算得本座的家臣?”慕青冷笑着。

洛丹青凝了眉,沉静良久才道,“既然如此,那就各顾各的。”便朝着轩辕墨行了礼,“皇上,臣妾身子不爽,先行告退。”

轩辕墨冷冽的看她一眼,却道,“元春伺候贵妃尚且不能尽心尽力,贵妃心慈仁厚不欲计较,但朕却时刻担心着贵妃,万一这奴才来日还是这般笨拙,岂非要害了贵妃你?若不小惩大诫,朕这心里到底也是不放心。来人,把元春带去慎刑司,想来磨个十天半月的,去去着笨手笨脚的毛病,便会懂事得多。”

洛丹青张了张嘴,愣是没能说出一句话来。

皇帝说得很清楚,明面上是担心元春笨拙的毛病,伺候不了贵妃,才将元春打发去了慎刑司。暗地里是狠狠给了洛丹青一个耳光,既惩罚了贵妃主仆,又不让慕青得逞杀了元春。到底元春是贵妃的人,也是盈国公府的人,皇帝素来谨慎,如此一来正好摆平两边。

慕青冷笑,“既然皇上开口,臣等无话可说,左不过便宜了这奴才。”

慎刑司,十天半个月,足以将元春磨成鬼。

分明是咬牙切齿,洛丹青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吞。朝着轩辕墨不甘不愿的行了礼,洛丹青恨然而去,元春则被人哭着喊着拖去了慎刑司。

听闻慎刑司是人间炼狱,活不的,死不得。便要人日夜不得休息,日夜劳作,有些人舂米,有些人磨豆子。因为长年累月的劳作和不得休息,有些人会突然猝死,更有甚者,染着布便坠落染缸里生生淹死。

慎刑司就是磨人的心智,磨斗志,就算到时候从里头出来,也是人不人鬼不鬼,时日一久便都是傻子和疯子。

眼见着贵妃拂袖而去,叶蓉跟着便走。

“叶贵人何往啊?”慕青冷冷的声音,尾音拖长。

叶蓉眉色微敛,“嫔妾与贵妃娘娘一道前来,自是一道归去。”

“皇上还没开口,你急什么?”慕风华与慕青根本是一个德行的,死不死活不活,阴阳怪气却带着一身的冷戾,教人不敢轻易靠近。

离歌凝着眉,“只怕这元春半死,叶贵人是等不及要做第二个元春,好生侍奉贵妃娘娘了。”

宁妃冷笑,“你这丫头,说话也没个把门的。贵人到底是小主的位份,何时轮到你这个奴才多嘴?左不过,本宫却是好奇,不知道离歌所言是不是真的。”

叶蓉的面前乍青乍白,她忽然明白,自己成了众矢之的。

叶贞诚然是厉害的,一言不发,却有这么多人为她出头,为她做主。只是叶蓉越发的猜不透,叶贞的心里到底存的什么肚肠?她到底是不是叶贞?如今连叶蓉也犯了迷糊,眼前的叶贞到底是不是国公府的老三?

血液相溶是真,但离歌的血为何也会相溶?

叶家举家消失也是真,那些村妇指着叶贞的脑门说的话,想来也不会有假。只是……

为何连自己都觉得,眼前这个叶贞不似自己的三妹?反倒像极了旁人?难道真的是自己弄错了?还是……

耳边传来那些村妇们的呼喊声,叶蓉一转身,却是太监们将这群人悉数拖到了一旁,乱棍生生打死。那种哀嚎,那种场面,让叶蓉的面色惨白如纸。

她扑通跪着,诚然已经明白,慕青已经起了杀心。

若不是她国公府嫡长女的身份,还有皇帝坐着,此刻的叶蓉早已是慕青的座下亡魂。

“不知皇上如何处置叶贵人?寻衅滋事,扰乱后宫,诚然是个祸害。”慕青冷厉,叶惠征的女儿,果然是了不得,竟然挑唆洛丹青,闹了这么一出戏。想必这叶贞,定然有过人之处,否则何至于连带着贵妃都上了心。

如此迫不及待,除非惧怕,否则如何解释?

轩辕墨嘴角微扬,“褫夺贵人的封号,降为美人,送去暴室领三十鞭子。”

在这宫里,挨打受骂倒也没什么,唯独这褫夺封号,比杀人更可怕。这俨然将叶蓉置于风口浪尖,只怕过了今日,便要忍受人人践踏之苦。被褫夺了封号,比凌迟更甚。这几乎是昭告六宫,叶蓉失了宠,而且皇帝极有可能再也不会宠幸。

褫夺比之打入冷宫,仅仅一步之遥。

叶贞心中微凉,抬头看着轩辕墨的时候,正好对上他投射而来的目光。他是知道她的,所以才会下了这个决定。事实上,这个时候杀了叶蓉也不为过。可是他偏要将叶蓉留给叶贞自行处置。一个叶美人,一个叶尚宫,相比之下,她足可以将叶蓉踩在脚底下。

轩辕墨还是将主动权交付在叶贞手上,他知道她的恨,唯有让她自己杀了叶蓉等人,叶贞心里的恨才会平复,她心性倔强断不会希望假借别人之手。

她说过,要鲁国公府举族来葬。

他,成全她。

让她踩着叶蓉,也让叶蓉明白,被人人践踏的滋味是如何的刻骨铭心。

叶蓉狠狠磕了个头,“嫔妾……谢皇上不杀之恩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