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2.黄蜂尾后针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一场接风宴,多少血腥掺杂其中;一场蓄谋已久的惊心动魄,没有输赢。百度搜索澳门永利赌场 www.ziyOuge.com

别以为贵妃输了,她到底是盈国公府的嫡女,又是当朝贵妃,输了面子却还有里子。叶蓉输了却留了命,所以不过是付出了相应的代价,并非一败涂地。

而叶贞……这只是个开始。

尚宫,不过只是下一场战役的开端。

离歌搀了叶贞起身,“贞儿,你没事吧?”

叶贞笑了笑,“无碍,多谢姐姐。”

说起姐妹,离歌、叶贞、月儿三人委实以离歌为长,叶贞其次,月儿最小。却各有各的本事,各有各的心肠。

命运的出现,总有他必然之因。

“宴无好宴,皇上,臣累了,先行告退。”慕青倦怠的垂了眉眼。

轩辕墨起身,视线却死死盯着叶贞,良久才松了口,“好。”

宁妃挽了轩辕墨的胳膊,“皇上也累了,不若去臣妾那里休息。”

叶贞的羽睫颤了颤,低头不语。

却听得轩辕墨微凉的声音,“走吧!”

那一刻,如同锐利的尖刺狠狠扎在心口上,鲜血淋漓。不是早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吗?不是早就接受了事实吗?为何亲眼所见,亲耳听见,还是会心痛不止?这是他的命,也是她的命,谁也逃不得怨不得。

“叶尚宫,随本座去东辑事吧!”慕青邪冷的笑着,一双锐利的眸子杀气腾腾。

说着,慕青扬长而去。

叶贞回眸看了一眼渐行渐远的轩辕墨,他没有回头,连脚步都不曾停顿一下。心,微凉,她定定的保持着回眸的姿态,眸中的光寸寸黯淡下去。

“你不想要你的七星丹了?”慕风华将尚宫印鉴置于她的面前,眸色微恙。

羽睫颤了颤,她抬头看他,素白的手微颤着握住了尚宫印鉴,却是斩钉截铁的回答,“要。”

不管有多难,她必得先救了月儿,才能对付国公府。只要送走了月儿,她就没有后顾之忧,她就可以全身心的对付盈国公府和鲁国公府。得罪了贵妃,以后宫中的日子会越发艰难。所幸她距离东辑事只有一步之遥,只要她撑住,只要她坚持,多少鲜血多少杀戮她都不在乎。

她,只要复仇。

御芳斋里的月儿坐在门口等了一夜,却没能等到叶贞和离歌。

如此不寻常,她哪里肯安歇。任凭绿儿安抚了良久,她依旧不肯先睡。外头有些闹腾,虽说是千岁爷的接风宴,但这声音诚然不对劲。

于是月儿央求着绿儿去打听打听,切莫出了事才好。她到底也知道,慕青的性子,惯来是杀人不眨眼的。如今叶贞与离歌都不在,想必肯定与此事有关。

绿儿这厢刚走,月儿便按捺不住,顾自走出了乾元殿。

外头宫灯摇晃,月儿走几步便得停下喘一喘气,想着露落园太远,宫道太长,还是走僻静的小径才算快一些。无论如何,她都要亲眼看看,万一慕青真的对叶贞下了手,她便出去替叶贞挡一挡也是好的。再不济替叶贞死也算值得,横竖自己这副身子,都只是拖累人的。

这般想着,月儿便没了身子朝着假山群里走去。

正巧绿儿急急忙忙的朝着露落园赶去,她寻思着月儿不见了,定是去找叶贞。想着在月儿赶到露落园之前,截住月儿便是,殊不知却是与月儿擦肩而过。

假山群里黑漆漆的,明渠泛着清澈的光,顶上的月光落下来,水光潋滟倒也能将道路看得仔细。月儿连跑带走的,不多时便一身的汗珠子。体内的寒毒渐渐的开始发作,她只能蹲下身子,窝在假山洞里大口大口的喘气。

熬一熬,就过去了。

她告诉自己,一定要撑着。

月儿不是傻子,叶贞之所以会去做接风宴,诚然是想当上尚宫,为她拿到七星丹。如今若是遇险,月儿死都不会瞑目。

蓦地,她听见细微的脚步声,好似两三个人。

隐隐的,她听着好似两个女子,还有一个尖声尖笑的太监。心下一沉,月儿想着赶紧避开,莫教人看见自己才好。左右她的断臂太过明显,大抵人人都知道她为叶贞断臂之事。诚然不能给叶贞惹祸,还是早早去露落园便罢。

谁知她刚起身,便听着有些不对劲。

附耳在假山石壁上,月儿凝了眉,竟听见了他们交谈着叶贞的事情。

难道是姐姐有危险?

月儿当下慌了神,便再也不去想露落园,而是听了墙角再说。

只听得外头有女子愤愤的声音,“小主如今被褫夺了封号,受了辱,国公爷知道不定要怎样生气。何况二小姐那边素来等着看小主的笑话,现下……怕是要对小主不利了。”

“小主放心,贵妃娘娘虽说没能保全你,但还是心里惦着您的。否则,也不会让奴才来接您出暴室。三十鞭子而已,将来如数奉还那贱人便是。”

听得这话,月儿的眉睫骤然扬起,这声音好似……栖凤宫的康海!贵妃宫中,那定然是康海无疑。当日御花园采花,月儿与叶贞便是见过康海的,当时康海便是这一口刺心的尖嗓音。

他们……他们在说什么?国公府……那便是叶贵人?叶贵人被褫夺了封号?

月儿欣喜,定然是因为贞儿姐姐。

活该!挨了三十鞭子,活该活该!

月儿在心头喊了千万遍。

正想着先离开,谁知叶蓉却开了口,“东西都准备好了吗?”

碧夏回答,“按照小主的吩咐,已经给东辑事送去了。那东西寻常人是不敢碰的,但那贱人定然很喜欢。只要她在千岁爷跟前露了馅,就必死无疑。”

叶蓉冷笑两声,声音中带着几分轻颤,大抵是挨了打的缘故,“慕青最恨欺骗,只要他知道叶贞骗了他,定然会将叶贞扒皮抽筋。就算她做了尚宫如何,就算本主被褫夺了封号又怎样。本主一定不会让她骑到头上,一定要她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康海笑着,“贵妃娘娘果然没有看错小主,没想到小主还有后招。”

“哼,置诸死地而后生,叶贞太过刁滑,本主不能不做两手准备。有皇上在场,有百官在场,就算扳不倒叶贞也让她在慕青心里生了毒刺。慕青疑心深重,以后定然不肯轻易相信叶贞。而慕青,当着文武百官和皇帝的面,自然不会对贵妃娘娘怎样。而本主到底也是国公府嫡长女,何况这件事,一直都贵妃娘娘出面,皇上和慕青拿不得我怎样。这顿打本主记着,想必不多时,就能如数奉还!”

话音刚落,假山另一头忽然传来一阵低咳,紧接着是急促的脚步声逃离般远去。

碧夏心惊,“快追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