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5.找到月儿了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叶贞垂下眉睫,死死握着那枚七星丹,而后将视线投注在慕风华手中的人皮灯笼上头。……www.ZiYouGe.com……在灯笼的左下方,有一块类似刺青的并蒂莲花纹路,那是娘肩头的刺青。她没有认错,也不会认错。

跪在慕风华跟前,叶贞的手轻柔的抚过精致无比的人皮灯笼,宛若抚着母亲的脸,眼中噙着泪却依旧倔强得不肯落下来。他低眉,却听得她略带颤音的哽咽,“真好,还是回来了,不管是生是死,都回到了我的身边。”

“这盏灯……”慕风华微微一怔。

双手接过人皮灯笼,她拥在怀里,羽睫垂下,“叶蓉想要我失了分寸,在千岁爷面前放肆发癫,而后让千岁爷杀了我,是不是?”

“你做得很好,义父没有生气。”慕风华道。

而且,慕青似乎很喜欢她那支白玉骨簪,估计是因为见了簪子才肯不计较。到底内中是什么原因,慕风华也不得而知。这些,也许叶蓉也没有想到,否则按照慕青的性子,若是叶贞稍有放纵,定然会死得很惨。

“我不是做得好,只是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,所以我不能死。”她抬眼看着慕风华,眸光灰暗而微凉。起身,她抱着那盏人皮灯笼,一步一顿的朝着外头走去。

东辑事的夜,好冷,好黑,让人看不到希望,看不到光亮的未来。

叶贞走在东辑事的回廊里,以后她就不再是御芳斋里的四品待诏,而是尚宫局的叶尚宫。等天亮之后,她会用七星丹救回月儿的性命,而后……送月儿出宫。给她最好的照顾,让她好好在外头活着。

这样想着,叶贞抱紧了怀中的人皮灯笼。

娘,你终于回来了。你放心,贞儿一定好好保护你,此生再也不会让任何人伤了你。要生,我们娘两一起生,要死,贞儿也要陪着娘。娘,您说好吗?

凄冷的夜,没有母亲的回音,可是她知道,娘在,娘一直都在身边看着。娘说过,会永远保护贞儿和哥哥,娘说的话,贞儿从没怀疑过。

尚宫局无限奢华,有着享不尽的荣华,用不竭的富贵,整个宫闱的奴才都将在她的脚下。虽比不得宫闱娘娘们的荣耀身份,但有了东辑事为背景,便是洛丹青看见她,也要让她三分。尚宫的生死,唯慕青一人决断。

所以,除非她犯了死罪,否则能杀她的唯有这位喜怒无常的千岁爷。

如此也好,总归知道自己会死在谁的手里,总好过整日的如履薄冰,今日不知明日事。

如今她有了自己的寝殿,如同宫闱小主般的生活。偌大的尚宫局,为她一人所有,所有的奴才任她使唤。所有人见着她,要行礼磕头,喊一声尚宫大人。除了那些有名有位的奴才,其他的人在她的世界里便成了蝼蚁,再也入不得眉眼。

站在寝殿门口,叶贞面无表情的望着远处东辑事正殿上方璀璨的明珠,四龙拱珠的繁华与奢靡。转身,她定定的望着悬挂在自己红木大床上的人皮灯笼。唇角微微扬起笑,心里却狠狠疼的。以后,又可以和娘在一起了。真好……

可是,真的好吗?

无论睁着眼还是闭着眼,心里的痛都会与日俱增。除非让血染尽白烛,否则她心头的仇恨之火,早晚会燃烧自己,彻底的毁灭。

一道黑衣骤然降落,却是离歌焦急的声音,“叶贞,月儿不见了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叶贞一怔,忽然整个人都轻颤起来,“月儿不是在御芳斋吗?何以会不见?”

“早前风阴赶来月华宫找我,说是你出事了,我便顾不得月儿急急忙忙的跟着宁妃去露落园救你。等到事情结束,御芳斋内早已没了月儿的踪迹。绿儿说,月儿听得你出了事便去找你,然我找了一路始终没能看见月儿的影子。”离歌站在她的面前,眸色陡然便得极为惊惧恐怖,她死死盯着叶贞的脸上,声音都跟着颤抖起来,“我想月儿……出事了。”

话音刚落,叶贞一把甩开离歌的手,冲着门口的奴才厉声道,“马上派人去找,就算把整个皇宫给我翻过来,也要找到月儿。快!找不到月儿,我就让你们一起陪葬!”

那一刻,她的袖中还藏着那枚九死一生换来的七星丹。

心头狠狠疼着,月儿你莫出事,否则……否则我又能怎样呢?

叶贞出动了尚宫局的人,连带着整个皇宫的奴才都跟着查找,那种翻天覆地的状况,连带着洛丹青都气的跳脚。可是又能怎样呢?除了各宫各院里的奴才,其他的奴才,叶贞可以随意调配,就连掖庭都听她使唤。

一夜之间,叶贞将皇宫翻转,满宫的奴才都喊着月儿的名字,假山石缝都跟着找个遍,依旧没能找到月儿的下落。

那一夜的喧嚣,终于划破了黎明,撕扯开天际的鱼肚白。

微弱的晨曦从头上落下,叶贞站在尚宫局的正殿门口,一动不动的望着外头逐渐呈现的光亮。心,一点点的坠落,好冷好冷,一直冷到了灵魂深处。

离歌就站在她身后,横竖她们的姐妹之名早已传遍六宫,她也不怕人前人后的流言。如今她们的小妹失了踪,两姐妹齐心协力,自然是无可厚非的。

“月儿,会怎样?”叶贞一夜无语,终于还是开了口,却在说了这句话之后,重重的合上眉目垂下头,“我该带着她,不该丢下她一个人。”

“不管是谁,敢碰月儿,我一定不会放过她。”离歌的拳头握得咯咯作响。

叶贞深吸一口气,“别说是你,我也不会轻纵。但愿……”

不远处,小太监匆匆忙忙的跑来,见着叶贞便扑通下跪,“大人,找、找到了,在假山那里,只……”

还不待他说完,叶贞疯似的跑出去,离歌早已迫不及待纵身飞去。

叶贞拎着裙摆,一路上跌跌撞撞的,摔倒了好几次。也顾不得周身的狼狈,心中只是反复想着,找到就好!没事就好!只要找到月儿,只要服了七星丹,只要送月儿出宫,什么都好!

下一刻,叶贞大汗淋漓的站在望月亭外头,大口大口喘着气,脸上的笑还凝在唇边。心却骤然坠入深谷,除了满目的白,再也看不见旁的颜色。

离歌跪在那里,面色惨白如纸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