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6.月儿乖,不疼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一步一踉跄走到亭子里,叶贞嘴角止不住抽动,地上的担架躺着一个人,白布覆盖看不清容颜。-www.ZiYouGe.com-深吸一口气,叶贞环顾四下,挤出一丝惨白的笑容,“这是、是什么?你们跟我开什么玩笑?月儿在哪?月儿呢?”

周旁的人悉数跪下,没有一个敢抬头的。

叶贞的笑凝在唇边,眼中的光芒寸寸冰凉,她忽然厉声高喊着,“我问你们话呢?月儿呢?”

太监颤抖着掀开了白布,“奴才们找到月儿姑娘的时候,月儿姑娘已经这样了。浮在假山下头的暗沟里,没了呼吸。”

身子晃了晃,叶贞扑通一声跪下,唇角低低的冷笑着。低眉去看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月儿,因为冷水的浸泡,容颜都浮肿变形,再不似记忆里清秀可人的模样。手,颤抖着伸出去,四下寂静得可怕。

终于,她碰到了月儿冰冷无温的面颊,心上的刀子狠狠捅进去,好疼好疼,疼得连她自己都觉得快要活不下去。

那一刻,她觉得心头的那根弦,断了。

“月儿。乖,起来了,七星丹我已经拿到了。姐姐说过的你还记得吗?姐姐说,等你解了毒,就送你出宫,若我、若我还能出宫,就去找你。到时候我们还要在一起的,姐姐是你的手,是你的胳膊,要照顾你一生一世的。月儿,你听见没有?”

叶贞疯似的抱着月儿在怀里,冰凉的地面,透着冰凉的死亡。七星丹还在手心里,散发着叶贞的余热,她的泪无声无息的落下,“月儿你看,是七星丹,我们做那么多为的不就是这个吗?我拼了命为你拿到了,你看到没有?你醒醒啊……”

“月儿,你说话啊,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好不好?我是叶贞,是你姐姐啊!月儿,我们说话的,我是你的手,是你的依靠。我现在是尚宫了,我做了尚宫,我们的好日子才刚刚开始,你怎么可以这么做?如果早知道是这样的结局,那我拼了命的为你做这么多事,又有什么意义?”

所有的撕心裂肺,都比不上此刻的残忍。

她为了这一颗七星丹,拼了命,博了命,险些丢了命。可是到头来,还是救不了月儿,甚至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上。忽然之间,所有的努力付出都失去了意义,心狠狠的疼了一下,而后空了一切。

月儿,我做你的亲姐姐,你可愿意?

果真,姐姐真的愿意认了月儿?

……

姐姐,我可以帮你,真的!

好!

……

你不要命了吗?

你说的,要做我的亲姐姐,亲生姐妹哪有不顾死活的道理。横竖我的命都是活不长的,还不如现在就替了你,来日我死了还有你惦着我。真好。

傻丫头,随口一说的话,也能当真吗?

……

姐姐,我疼!

放心,以后姐姐都不会让你疼!

好!

……

叶贞拼命的抱紧月儿的身子,试图给她最后的温暖,可是……脑子里不断盘旋着月儿断臂时的声音,她说,姐姐我疼,我好疼。

顷刻间,泪如雨下。

“月儿……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,我食言了……”她才喊出声,整个都开始颤抖,“为什么?为什么要这样?”

老天爷,若是你觉得叶贞该死,最好劈死我。为何要伤害月儿?月儿她什么都没做,什么都没错,她最大的错只是因为遇见我。我让她断臂,我让她生不如死。如果可以,拿我的命去换月儿的命,可好?

为什么让我仅存的希望,仅有的信任都付诸东流?

你让我相信,世间还会有人以心相待,还会有人值得付出善良和信任,却在最后的时刻残忍的夺去,让一刻本就支离破碎的心,再也无法拼凑。

既然如此,以后我不信天不信地,不信神不信鬼,不相信命运,更不相信任何人。叶贞永远都只是叶贞,再也不付诸善良与仁慈。

痴痴的坐在那里,没有之前的歇斯底里,只有静静的泪流满面。离歌走到叶贞身边,顷刻间泪如雨下,沙哑的嗓子,只能发出微弱的声音,“我们晚了一步。”

黑夜里的荷池,极容易滑脚,所有人都相信,月儿是夜里不小心跌落荷池。

叶贞微微扬起眼眸,瞳孔里没有一分光亮,“留下来帮我。”

离歌重重的合起眼眸,“你说什么?”

“我不会让月儿白死,杀了人总该付出代价。我累了,不想再斗了,如今月儿都死了,我还有什么可以顾虑的?横竖我都是尚宫,在千岁爷没有下令杀了我之前,我都是尚宫大人。所以……”叶贞将自己的脸,贴在月儿冰凉的面颊上,“我要杀人。”

“你是说月儿?”离歌一掌拍碎了亭子里的大理石凳,“你要杀谁?”

“谁杀了月儿,我就杀谁。”叶贞面无表情,眼底的光忽然变得凌厉无比。她颤颤巍巍的起身,竟然抱起了月儿,亦步亦趋的走开,“这后宫三千,这三宫六院,无论是谁杀了月儿就是与我为敌,我死也不会放过。”

离歌急追而去,拦住叶贞的去路,“你要带月儿去哪?”

“没有替月儿报仇之前,我不会让任何碰她。”叶贞眸色阴冷,宛若利刃般绽放着迫人的锋芒,“她死也要死得清白,死得瞑目。”

那一刻,离歌颤了一下,这双眼睛……叶贞的眼睛犹如野地里的雪狼,那种阴狠嗜血的凶残,有着冰冷如地狱的召唤力量。所有的仁善已经死去,所有的恨占据了破碎的心。不,她的心早已失去,空荡荡的胸腔里,只有仇恨和鲜血。

既然天不存仁善,那她还要这仁善做什么?

既然仁善就不得月儿,那她转身入魔又如何?横竖这世上,她爱的,爱她的,都没能得到。而她要的,要她的,都已经付诸流水。

只有权力,至高无上的生杀之权,才是真正的生命。

月儿,你等着,姐姐会让那些害你的人,一个个都下去陪你。无论是谁,无一例外。你若觉得冷,姐姐便扒了他们的皮与你为衣。

月儿乖,到了下面,就再也不会疼了,再也不会疼……

而他们的疼,才刚刚开始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