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7.离歌复仇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尚宫局里的地窖,被冰块塞得满满的,叶贞将月儿的尸身保存在里头,三道门九道锁。www.ZIyOUge.com 澳门永利赌场月儿你放心,在里头好好的待着,姐姐会让他们一个个的下来陪你。三道门,那就是三段仇恨,等到你重见天日之时,姐姐就会带你走,离开宫闱离开冰冷无温的世界。

不过现在……

叶贞站在冰窖外头,寒冷的空气让呼吸都凝结。她的手贴在冰凉的石壁上,唇角带着冷蔑的笑,“月儿你好好看着,姐姐会让他们一个个都哭着求我。你可别走远了,否则姐姐就找不到你了。明白吗?”

转身瞬间,眸色齿寒无温,宛若地狱来使,更似九幽勾魂冷修罗。

尚宫局的正殿里,离歌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。

见叶贞进门,一把扣住叶贞的胳膊,“你把月儿怎样?她已经死了,你还要留着她在皇宫里做什么?难道她受的罪还不够吗?”

叶贞扭头看了离歌一眼,嘴角微扬,“你想好了吗?要不要留下来帮我?”她不紧不慢的掸落离歌的手,傲然坐在高高的尚宫之位上。一身黑色的尚宫服,华丽奢靡而带着曼陀罗的幽暗之色,如同她没有光亮的瞳孔,再不见彼时的温柔与仁善。

“把月儿还给我,我要带她走。”离歌深吸一口气,心狠狠的痛着,“义父义母已经死了,月儿……必须跟他们葬在一起。无论如何,我都不会再把月儿留在宫里。”

“你不想为月儿报仇了吗?”叶贞的脸上没有一丝情愫,无悲无喜。死了心的人,应该是这样的吧?什么都可以重来,唯独性命,没有第二次机会。

如果当日有人帮她一把,如果当日……可惜没有如果,因为月儿死了,再也回不到最初。她的心也跟着死了,她曾经说过,若是此生还有值得信任之人,那便是月儿。如今……她的信任付诸东流,所以她发誓,再也不会相信任何人,包括自己。

一个连自己都不相信的人,还奢望什么期许的结果呢?

“你说什么?”离歌站在那里,下一刻,她的眸子骤然变得阴狠毒辣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我检查了月儿的身子,胳膊处的伤口裂开,身上还有几处淤青。而且……在月儿的腿部,有一块被她自己的指甲抠出的血痕。月儿识字不多,可是那个字,她却是认得。因为是我亲手教的,她当然会记得。”叶贞的眸光变得阴郁而冰凉。

离歌的身子一颤,“什么字?”

“叶!”叶贞冷笑着,“彼时教了月儿我的名字,她还嫌我的名字笔画太多,不如她的简单明了。两个字,她足足学了半个月。现下,总算派上用场了。”

拳,握得咯咯作响,离歌的面色乍青乍白,“叶……蓉!”

“现下,你还要带月儿离宫吗?”她起身,长而华丽的衣摆逶迤在地,发出细微的声响。那种丝线拖在地上,发出的悚然之音,像极了落叶飘零的感觉。细碎而撩人心扉,只是叶落归根,便再也回不去了。

“我不会放过她!”离歌大步流星朝着外头走去。

叶贞站在门口,冷眼看着她杀气腾腾的愤然,却只是浅浅的开了口,“我等你回来。”

离歌不理不睬,疯似的离开尚宫局。

空荡荡的尚宫局里,叶贞一个人缓缓走着,九曲回廊又如何?左不过是魂梦一场。月儿,别怪姐姐。不若如此,她不会留下来,而你的仇,又如何能报!

“你叫什么?”叶贞扭头问着身后的小宫女。

那宫女跪身在地,“回尚宫大人,奴婢锦雀。”

叶贞低了眉,“锦雀,去乾元殿告诉风大人,就说离歌去了凝香殿要杀叶美人,让他看着办。”

锦雀一怔,急忙磕头,“奴婢明白。”

看一眼锦雀快速离开的背影,叶贞眸色微凉。

“你为何这么做?”慕风华不动声色的站在她身后,早在她告诉离歌,月儿乃叶蓉所杀时他便已经起了疑心,如今却见叶贞高密于风阴,不由更加冷了心肠。

叶贞不紧不慢的转身看他,只是浅浅行了礼,“大人是想问,为何卑职挑唆离歌去杀叶蓉,现下却要借风阴的手制止?大人觉得卑职出尔反尔?”

一步一顿的走到慕风华身前,叶贞站在那里,眸色暗沉无光,“大人可知道,千军易得一将难求?若不如此,谁也留不住离歌。这世上,再没有比仇恨更坚固的联盟。只有仇恨,才能锁得住人心。”

“你变了。”慕风华稍稍一怔,他低眉看着她平静得出奇的面颊,仿若所有的希望在顷刻间消失殆尽。那个叫月儿的女子,果真这么重要吗?以至于让她整个人都变了,变得陌生,眼中再不见半分希望,只有深渊般漆黑的颜色。

“叶贞还是叶贞,从未变过。”叶贞冷了面颊,行了礼,徐徐转身而去。

变了能怎样?不变又怎样?她还是她,依旧还在这里挣扎。宫里的女人,若不狠,就得死。如今月儿的死,便是最好的证明。她本不想伤害无辜,但如今她只想报仇,不惜一切代价哪怕赔上自己的性命。

国公府,如今又欠了一条命人。

叶蓉挨了打,褫夺了封号,如今又逢着离歌那样的疯子,想必这个凝香殿会很热闹。不过就算离歌闹开了又能怎样,谁都没用证据月儿之死跟叶蓉有关,左不过是离歌一个人发疯。在宫里杀人,哪有这么容易!

何况叶蓉再不济,还是个美人,还有国公府这个靠山。

皇帝是断不会允准离歌在宫里杀了叶蓉的,否则……贵妃就有借口扳倒宁妃。宁妃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护着离歌,此刻也要煞费苦心才是。

如此正好,叶贞只消看戏便罢,等他们都落幕,自己才好收拾残局。

左不过这个残局,对离歌而言,许是疼痛的。但,绝对是心甘情愿!

摆弄着腕上的白玉镯子,叶贞慵懒的靠在尚宫局的软榻上,眉目清浅,再也不让人看清自己眼底的神色。以后,她只为复仇而活,再无旁骛。

娘,月儿就劳烦您照顾着,你们的仇,就快了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