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8.杀叶蓉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凝香殿内,离歌双目通红,御林军将其团团包围在内。(www.ziyouge.com 澳门永利赌场)她的手刚刚折断了一名太监的脖子,此刻正愤怒至极的盯着站在凝香殿门口微微发抖的叶蓉。叶蓉的脸上蒙着轻纱,遮去了被月儿啃咬的牙印。

此刻的叶蓉,面色煞白,双目几近惊惧的注视发疯般杀人的离歌。

她从未想过,离歌的身手会有这般惊人的力量。别说是御林军,只怕是风阴最多也只能跟她打个平手。她下手阴狠毒辣,从不留情。她既然杀人,就必置对方于死地。

“叶蓉,拿命来!”离歌怒吼着,御林军扑上去,皆被她一一斩杀。她双眸染血,衣衫上皆是斑驳血迹,发丝飞舞若狂魔再世。

“本主不曾得罪你,你何以口口声声要取人性命?”叶蓉心知肚明,定是为了月儿之事。彼时在御前,她们就说过,离歌、叶贞、月儿乃是三姐妹,如今看来诚然是真的。这离歌为了月儿之死,已然发狂之极端,眼中的杀气必然是要置叶蓉与死地才肯罢休。

离歌一掌拍碎了御林军的头盖骨,脑浆迸裂惊得四下的御林军不敢上前,一个个围着她已然是颤栗不止。

听得离歌凄然惶笑,眸色如血,“是你杀了月儿,今日我必得为月儿复仇,取你项上人头才能祭奠月儿的在天之灵。叶蓉,受死吧!”

话音刚落,离歌已经飞身而起,也不顾御林军齐刷刷看来的刀剑,任凭脊背上挨了一刀,也要扑向叶蓉。

叶蓉吓得花容失色,一下子跌坐在地,猛地回神拽过了碧夏挡在自己身前。

碧夏惊叫着,眼睁睁看着离歌的手呈鹰爪式扣向自己的咽喉。

说时迟那时快,忽然冷剑划过,离歌凌空飞跃身子撇开,稳稳落地却见风阴站在了碧夏身前。银色的面具在绽放着冰冷的寒光,那双微凉的眸子死死盯着离歌满是鲜血的脸,扫一眼地上横七竖八的御林军尸身,风阴冷了声音,“够了!”

“她们不死,我便永远不会住手。风阴你让开,否则别怪我不客气!”离歌冷戾。

“你连我都要动手么?”风阴冷问。

闻言,离歌冷笑两声,“月儿死了,这世上我还有什么可在乎的?不管你是谁,今日谁敢阻我,我便要谁以命相付。”

话音刚落,她已经出手。

此刻的离歌,六亲不认,管你是谁照杀不误。她要报仇,为月儿复仇,也给义父义母一个交代。

“难道你连她都不在乎吗?你别忘了,自己的身份!”风阴一把扣住她的腕部。

离歌恨然挣脱,一掌袭来,“我是狼女,只认牲畜不认人!”她高声厉喝,招招致命,丝毫不给风阴反抗的机会。

风阴不说话,只是步步急退。她从不轻易施展功夫,这次诚然是动了真格。如今怕是这一身的功夫,也要给她惹来祸端。风阴有心相救,奈何也是来不及的。

不多时,便听见慕风华冷厉之音,“宫闱重地,岂容放肆!”白玉笛子直抵离歌的肩胛而去,他意欲锁她的琵琶骨,却被离歌看出了端倪。

眉色骤变,离歌飞身半空,忽然急速旋转,顿时万道剑光如剑雨般落下。底下的御林军哀嚎一片,那叶蓉与碧夏连滚带爬的滚进凝香殿,才算躲开一劫。那些未能及时躲开的,便只能倒伏血泊,连同院子里的花草浸染鲜血,被璀璨得所剩无几。

风阴与慕风华一左一右的飞身直上,秉了十足的内力才算扣住了离歌的双肩。彼此都将自己的内力输入离歌的体内,强行锁了她的琵琶骨,制住了她的内力。这才将她制服,按在地上。

“放开我!”离歌怒吼着,双目依旧死死盯着躲在殿内瑟瑟发抖的叶蓉主仆,“我要杀了她!我要为月儿报仇,你们放开我!”

慕风华眉色一沉,“你这功夫是谁教的?”

离歌想要挣扎,奈何被锁了琵琶骨,被如同寻常女子,再也无法使出内力。若她强制提起内力,便如同万蚁噬咬般,浑身痛彻骨髓。

“带走!”风阴不容分说便想带走离歌。

谁知慕风华冷然立于跟前,“今日之事怕由不得你,这个人我要带着。只怕千岁爷是要问个明白才肯罢休的!”

风阴眸色微转,“皇上有命,将离歌带回。若是慕大人有话,自当请来千岁爷的谕令,请千岁爷问皇上要人便是!”语罢,见慕风华还要开口,风阴冷然执剑,“慕大人若要动手,风阴随时奉陪。”

横竖都不能让离歌落在东辑事的手里,不能落在慕青的手里。

一记手刀击中离歌的脖颈,风阴直接将离歌打晕带走。

慕风华冷笑两声,“以为这样便可万事大吉么?离歌……”这一身的好武功,果然不是寻常人物!如今就算皇帝想保住她,只怕也要问问千岁爷答不答应!

扭头看着惊惧至极点的叶蓉,慕风华缓步上前,扫一眼四下鲜血淋漓的画面,冷笑了两声,宛若恶鬼的爪子拂过人心般的寒凉。他眸光如刃,嘴角噙着笑,“叶美人如今总算明白什么是害怕了?午夜的时候,记得关窗户,这些个为你死的人,许是半夜都会爬起来向你讨赏呢!叶美人,可莫要亏待了这些个以命相付之人,否则夜夜都来,你可是要不安生的。”

语罢,慕风华仰头大笑两声,青衣蹁跹,小心翼翼的绕过那些血污,头也不回的离开凝香殿。这满宫墙的血腥味,满地的死尸,足够叶蓉好好回味一阵子的。

这一场宫闱杀戮,怕是任何人都始料未及。谁也没想到,离歌会武功,而且还在宫内大开杀戒。左不过就算如此,后宫里对叶蓉的猜疑才是最致命的。

月儿之事,无疑落在了叶蓉的身上。

叶贞便让人煽风点火,如今就算叶蓉有一百张嘴,也是百口莫辩。要知道,人言可畏。她便是要借着离歌的手将事情闹大,让叶蓉这狠辣的一面完完整整的呈现在众人面前。以后便是她想要争宠,只怕……后宫也容不得她。

并非后宫之人不狠,每个人都有狠毒的时候,但狠毒也该静悄悄的,一旦被挖掘出来那就是众矢之的。后宫之人,难得逮着机会弄死对方,岂会轻易放过。后宫的妃嫔少一个那就算一个,谁都希望独宠,恨不能让所有的对手都消失。

叶贞,什么都没做,叶蓉却已经开始了担惊受怕的日子。以后,会越来越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