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0.欺师灭祖的千岁爷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慕青,你在等我吗?”离歌冷笑,直呼其名。百度搜索澳门永利赌场 www.ziyOuge.com

“昆仑子教出来的徒弟,原是这般的不分尊卑。论辈分,你该尊本座一声师兄才是。”慕青不紧不慢的开口,眼眸抬起,冷冽的看着眼前傲然如当年昆仑子的离歌。这一身的傲气傲骨,诚然没有半分区别。

离歌一怔,“你说什么?”

她只知师父师母武功奇高,退隐江湖,而月儿不过是他们的老年得女,谁知道慕青竟然是师傅的弟子。既然如此,当年为何……心头迷雾重重,离歌忽然发觉其中大有文章,也许师傅的死,还另有缘由。

慕青冷笑两声,“看样子昆仑子什么都没告诉你。不过这样也好,知道太多,死得更快。轩辕离,你躲得开初一躲不开十五,如今不还是落在本座的手里吗?”

“听说月儿死了,她便是昆仑子的女儿,是吗?”慕青继续道,“不过这样也好,也省得本尊动手。离歌,本座给你机会,让你自己挑选,看看如何赴死。这东辑事里最不乏的就是杀人伎俩。你若喜欢,也可挨个轮着,本座会派人好好伺候你。”

“我只想知道,师傅当年是怎么死的。”这是困扰了她多年的心结。

八年前,师父师母强行赶她走,她以为是师父师母不要她,负气离开。谁知路上想着不对劲,便偷偷折回来。竟瞧着整个村庄都被屠戮,月儿躺在雪地里鲜血淋漓,身上寒毒已深。等离歌救下月儿再赶回家去,师父师母早已不知去向。

她这才明白,是因为遇见了屠戮,师父师母才会赶她走。

在悬崖边,她找到了浑身是血的师傅,怀中抱着死去多时的师母。师傅要她发誓,此生不可报仇不许报仇。

彼时年幼,不知其中原因,直到三年前风阴找到她,她才明白当年的屠戮本就是一场阴谋。而她的身世,成了致命的杀机。

奈何她不信,因为世间能取师傅性命的人为数不多,直到亲眼见着慕青杀人,她才知道师傅当时为何要让自己发誓不许报仇。为了月儿,离歌远离尘嚣。直到选秀前,月儿的寒毒越来越重。

不得已,离歌才找到风阴,入宫为婢,安排在宁妃身边方便行事。而月儿为了叶贞入冷宫,离歌便暂时失去了与月儿的怜惜。等到月儿出来,早已是尹妃宫中的人。

离歌找遍了整个皇宫,才知道七星丹在慕青的手中,奈何她敌不过慕青,只能让月儿想尽办法靠近尹妃。因为尹妃是东辑事的人,只有夺得尹妃的欢心,许是能有机会。彼时尹妃宠幸叶贞,离歌便尽量让月儿与叶贞交好。

谁知月儿竟真心相付,只因冷宫里的患难之情,如今便送了一条性命。

许是时也命也,许是命中注定。

慕青冷笑着,“昆仑子知道得太多,所以本座容不得他。只是没想到,那群废物,竟然留下了你们这两个小东西。这些年本座也一直在找你们,却没想到你们竟然入了宫。难怪本座巡牧在外,也未能找到你们的踪迹。如今却好,一网打尽,诚然是彻底解决了后患之忧。昆仑子的万剑归宗委实厉害,可惜你武功不到家,不到火候。否则任凭风阴与风儿,如何能奈何得了你?”

“哼,你欺师灭祖,还有脸在这里胡言乱语。”离歌冷笑,“横竖我今日落在你手里,都是个死。也不妨告诉你,师傅说过,万剑归宗有一个最致命的弱点。想必师兄你习得师傅的真传,却不知道还有这一层关窍吧!”

“是吗?”慕青低低的笑着,眉目间晕开凉薄的笑意,“那又如何?昆仑子已死,只要杀了你,就不会再有人知道万剑归宗的弱点。正如你所说,横竖都是要死的,那你就带着这个秘密下去跟昆仑子团聚吧!”

离歌笑着,“师兄好气魄,不知道这个东西可是认得?”

不知何时,她的手上多了一张纸条,眉目间的阴郁一如慕青方才。同门师兄妹,自然是有相似之处的。一样的喜怒无常,一样的阴狠毒辣。

掌心一沉,那纸条忽然抽离离歌的手,笔直飞落在慕青的手中,“这是什么?”

“怎么,千岁爷怕我下毒吗?”离歌嗤冷,“这里头可是你心心念念了很久的东西,千岁爷惦念了那么久,自然明白此物为何。”

慕青沉着脸,缓缓打开纸条,只一眼面色骤变,“你到底知道什么?”

离歌摇着头,“奴婢什么都不知道,奴婢只是小小的宫婢,早前也不过是江湖浪子,能知道千岁爷什么秘密呢?这天大的秘密,自然要有天大的势力才能获得。奴婢无能,做不得天大的事情,还望千岁爷自己斟酌。”

深吸一口气,慕青的眼里迸发出吃人的颜色,“到底是谁给你的?”

“若说是师傅临终前给的,千岁爷是不是要下去问一问师傅?”离歌冷笑,老妖孽也有抓狂的时候,看样子诚然是个好东西。

此刻,她不想死,因为叶蓉还没死,她怎么能死呢?她想活,活着去杀了叶蓉,活着才有机会报仇!

慕青忽然变脸,一掌击出,直接将离歌击飞撞在石柱上,身子重重落地。哇的一口鲜血喷出,离歌面白如纸,“你最好杀了我,这样我可以替你去问问师傅,到底、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昆仑子没那么大的本事!”慕青冷厉,杀气腾然。

慕风华站在门口,从未见过慕青如此阴戾的模样,这一刻的慕青,面色煞白,浅墨色的唇如同鬼魅的颜色,眼中冰冷的杀气让整个殿宇都跟着冷若冰窖。

离歌的口中不断涌出鲜血,慕青那一掌险些震断她的肩胛骨,左肩上方疼痛入骨。她冷冷的站起身子,勉力扶着石柱站在那里,目光狞笑,“千岁爷这就动怒了吗?那最好杀了我,否则这辈子,千岁爷都无法安生。”

“你以为本座会信你吗?”慕青掌心一抖,顿时平地风起,离歌的身子如同折断的风筝,被狠狠朝着门外摔去。

门栏断裂,离歌的身子如同木轮毂一般滚下百丈台阶。及至平地,肌肤上到处都是划痕与鲜血,嘴角不断溢出鲜血,她躺在那里一动不动,只是睁着双眼,任凭自己的血染红了正殿门前的地面。

黑色的倩影缓慢的经过她的视线,那逶迤在地的华贵衣裙发出细碎的声音。她看见那一抹黑色背影缓缓拾阶而上,动作轻盈优雅,不带一丝犹豫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