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2.逼离歌动手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慕风华站在上头,定定的看着她一步一顿下台阶的身影,心里好一阵寒凉。百度搜索澳门永利赌场 www.ziyOuge.com从前那个便是孤傲冰冷亦存着希望的女子,原来真的消失不见了。如今的叶贞,不喜不怒,无悲无嗔,好似冰做的女子,寻不着半点温度。

不由的,握紧了手中的白玉笛子,慕风华眸色黯淡,转身离开。

她再也不是那个谨小慎微的女子,如今的叶贞除了恨便是杀戮,再不愿让任何走进她的心里。却不知,她这么做,只是不想让更多自己在乎,而且在乎自己的人受到牵连。她要的是放手一搏,并非群起攻之。

所以,她将心门关闭,把所有的人都拒之门外。

要死就自己一人去死,要活……怕是活不的。

俯身蹲在离歌身前,叶贞勉力搀起她,目光微凉,容色微凉,“恭喜你,活了下来。死罪可免,但是活罪难逃。不过你放心,想来宁妃是愿意放你在我身边的。”

“我不会帮你,我也不会留下来。”离歌冷笑着。

叶贞低眉看了身边的人一眼,“雀儿,你们都退下。”

雀儿颔首,领着一干奴婢退下去,空荡荡的东辑事殿前只剩下两个秉性截然不同的女子。一个内敛隐忍,一个骄傲绝世。

“你觉得自己还有多少本事,还能杀多少人?你还想为月儿报仇吗?还是你如今只想一个人灰溜溜的离开皇宫,去做你的江湖浪子?”叶贞不愠不火的说着,眼底透着冰冷的温度。

“就算死,也好过留在这吃人的皇宫。我会带月儿走,离开这个鬼地方。”离歌怒喝着。

下一刻,一记响亮的耳光扇在离歌的脸上。

离歌愣了愣,却又迎来一记耳光。叶贞站在她面前,容色沉冷,却是狠狠给了她两个耳光,眸色凌厉如刃,“醒了没有?”

“叶贞!”离歌怒色,奈何身负重伤根本无法动弹。

“如果还不够,我不介意多给你几个耳光醒醒你蠢钝至极的脑子。”叶贞冷冽开口。

离歌恨然,“我不会放过你!”

“好,这才是我所认识的离歌。你想杀了我吗?是因为我才连累月儿丢了胳膊,枉死荷池。你真正该杀的人,是我!”叶贞忽然从袖中取出一柄匕首塞进了离歌的手里,“来呀,杀了我!离歌,如果你想为月儿报仇,你就杀了我!我就站在这里,有种你就杀了我!”

“别以为我不敢杀了你!叶贞,我不会感激你救了我!月儿胳膊,月儿的命,我都要讨回来!”离歌叫喊着。

叶贞愤怒的嘶喊着,一把揪起她染血的衣襟,死死扣着她疼痛难忍的肩胛,“离歌你就是个孬种,你不是自诩会保护月儿吗?你的承诺呢?你的信誓旦旦都被狗吃了吗?月儿死了,为何你还不去死?你对得起你的义父义母吗?你如今却在这里寻死,你就是个废物,就是个垃圾,真正该死的人是你!”

“离歌,若你真有本事,就该站起来杀了我,杀了叶蓉杀了整个皇宫的人!我们都是刽子手,我们都是害死月儿的凶手,包括你自己!是你带了月儿,是你让她走入这吃人不吐骨头的宫墙之中,是你把她推在我身边。离歌,你为何不问问自己,到底这个世上,谁才是始作俑者?”

“现在你还有脸在这里喊什么报仇?还要带月而离开!你带得走吗?凭你是谁,就你这点功夫,能杀多少人?一万两万还是成千上万?离歌,我现在就可以明明确确的告诉你,月儿的仇我会报,不消你帮忙,你就滚回你的江湖,做你的逍遥浪子。我会守着月儿,我会是她的胳膊是她的手,而你就是最失败的逃避者,没脑子的蠢货!”

话音刚落,离歌的匕首已经刺入了叶贞的肩膀之下,稍有偏差,就是心脏。

冰冷的刺痛让叶贞的羽睫微微垂下,她低眉看着没入身体的匕首,嘴角却是一抹冷厉的笑,“这才是我所认识的离歌,才配得上月儿,喊你一声姐姐。”

“为什么要逼我!”离歌怒吼着,双眸通红,握着匕首的手忽然松了。

叶贞冷笑两声,“不让你染血,你如何能收心?不让你刺我一刀,如何能消你的心头大恨?若是月儿见着,你说她会怎样?许是会哭着喊着伤心欲绝吧!”

语罢,叶贞脚下一软跌坐在地,她握住刀柄,忽然狠戾的拔出来,顿时鲜血喷涌,却惊得离歌失了神,“你疯了!”

望着自己满手的鲜血,冰冷的匕首绽放着嫣红的锋芒,叶贞惨白无光的面颊笑得夜里的曼陀罗,诡谲而阴戾,“离歌,杀人不一定要亲手染血。横竖都是死,你觉得是一刀两断痛快,还是千刀万剐来得解恨?”

离歌眸中颜色寸寸黯淡,“你是我所见过,最倔强的人。跟牛一样犟,却有着狼的血性,却是跟我最像。左不过你的做事方式,却是我所无法做到的隐忍。叶贞,我服了你,只要能替月儿报仇,我什么都愿意。”

叶贞笑了笑,颤抖的唇角,半晌才扯出一个字,“好!”

用自己的血,换离歌一命,也算值得。叶贞自然是知道,离歌生性倔强,一般的办法根本留不住她。唯有比她强大的心智,唯有让她心服口服,才能让离歌留下来为自己所用。她不是没有想过要放离歌走,可是离歌若是走了,万一自己出了事谁来保护月儿的身子?

相对身边形形色色的奴才,她倒宁愿相信离歌,因为离歌的骄傲与自己很相似,就算被千刀万剐,在她的字典里也不会有背叛二字。虽然离歌不好控制,但是留下离歌,也算是给自己留下一条后路。

哪日自己死了,终归还有人,可以给月儿一个安身之地。

鲜血不断的涌出,叶贞看着离歌的影子在自己的视线里渐渐模糊,终于晕死过去。那柄匕首落地时的声音,清晰干脆,却狠狠砸在了离歌的心头,以至于多年后也无法忘怀。那一刻叶贞倒伏时鲜血淋漓的模样,永久的徘徊在她心头,挥之不去。

那一刀,她拼了力,许是心里也有几分柔软,所以并未伤及叶贞的要害。虽然足够深,但不是真的要叶贞死。叶贞被抬下去救治,止了血,足足昏迷了一天一夜。

离歌则被处以黥刑,与校场众目睽睽之下杖责一百脊杖,即便被打得鲜血淋漓晕死过去,也不曾喊过一个疼字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