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4.毁了容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叶贞带走了离歌,慕青不发话,谁也不敢拿她怎样。百度搜索澳门永利赌场 www.ziyOuge.com到底她如今是尚宫,宫里的奴才任她使唤。便是栖凤宫,也不能直接找上东辑事,这般晦气的事情,洛丹青不会做,也不能做。不能再在东辑事与盈国公府之间拉开口子,否则撕破了脸,谁都别想好看。

离歌浑身是伤,脸上刺着“囚”字。

这个字将伴随着她的一生,因为刺入骨头,便是蚀骨丹也无法去掉。所谓黥刑,便是在囚犯脸上或是身上刺上固定的符号,不贞则刺“淫”,不忠则刺“逆”,如今离歌犯了杀戒,本身就是死囚。要不是因为叶贞,是断断无法活命的。

能留在宫里已然不易,一个囚,便是她最好的见证。

此生,都无法摆脱的宿命。

叶贞用最好的伤药替离歌治疗伤口,只是指尖掠过她脸上的刺青时,指尖稍稍跳动了一下。这张脸因为这个东西,此生都毁了,都无法复原。

“你恨我吗?”叶贞顿了顿。

离歌倒伏在床榻上,冷笑着,“恨你利用我吗?”

叶贞起身,长长吐出一口气,“不管你心里怎样想,我绝对不会后悔。”

“我也不会。”离歌低低的开口,重重合上了眸子。

“好生养伤,等你好转,便是新的开始。”叶贞捂着阵阵疼痛的伤口,缓步走出离歌的房间。外头阳光很好,昨儿个下了雨,到处都湿哒哒的,被阳光一照便有种异常潮热的感觉。

雀儿上前行礼,“大人。”

“我要的东西呢?”叶贞冷然伫立。

闻言,雀儿双手奉上一个盒子,叶贞指尖微挑,里头是一些白色的粉末。唇色微扬,“你该知道如何做。”

雀儿颔首,“奴婢明白!”

“去凝香殿吧。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不去瞅一瞅花容月貌的叶美人,委实是我的不是。”叶贞冷着眉眼拂袖而去。

月儿死了,离歌伤了,这笔账可要好好算算。

叶蓉,我已经没有心思跟你玩猫捉老鼠的游戏,以后……你的日子会越来越精彩。我保证,以后你的每一天,每一刻,都会过得惊心动魄。

凝香殿里的死尸早已挪走,血迹冲刷干净,只是再不似先前的宁静。若不是想着叶蓉原是依附着栖凤宫,此刻怕是早落得叶杏当时的下场,被人人践踏。

叶贞进去的时候,叶蓉刚刚起来,正坐在梳妆镜前。

不知为何,她近日总是犯困,整个人恹恹的神色不佳。碧夏说是喝了药的缘故,那些黑漆漆的汤药下肚,整个人都变得昏昏沉沉。

“啊……”叶蓉几近惊叫,一贯冷静的女子,此刻赫然发出凄厉的声响,连带着一旁的碧夏都快要吓破胆子,“我的脸!”

“看样子小主的脸是中了恶毒,如今是很难好了,就算好了也会留疤。可惜了小主这般好的颜色,然这张脸皮委实没什么用处了。”叶贞不紧不慢的开了口,进去也不行礼,只是点个头做一下样子。

碧夏急忙朝着叶贞行礼,“参见尚宫大人。”

“怎么是你!”叶蓉的眸色有些惊惧,更多的是愤怒。

御前闹得这样大场面,她险些置叶贞于死地,如今叶贞前来定不会是什么好事情。故而叶蓉戒备的盯着叶贞的一举一动,快速的用纱巾蒙住容脸,不欲外人看到她逐渐溃烂的脸。月儿那一口很深,如今齿痕犹在,还不断的溃烂,连带着筋骨都要看见,甚是恐怖。

叶贞冷笑两声,“小主这脸,不知因何所伤?当日皇上赐小主鞭刑,却不曾提及毁容。怎的小主这般不小心,不若让卑职看一看,许是还能寻个法子,治一治。否则小主这脸别说皇上,就是旁人见着,都要惊叫见鬼的。”

“放肆!”叶蓉冷然,“本主再不济也是小主,你怎敢这般无状!”

“卑职说的是实话,小主既然不爱听,那卑职就不说了。今日卑职前来,只是想告诉小主一声,离歌……没死。”叶贞笑着,阴冷邪肆的脸上,漾开清浅的流光,却教人脊背发凉,打心底里寒战。

叶蓉倒吸一口冷气,离歌当日杀红了眼,那种惊悚的画面如今还悬在心头。午夜梦回总要惊出一身冷汗,如今离歌未死,叶蓉更是惶然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没什么,只不过告诉小主一声,离歌现下是卑职的属下,还望小主手下留情。若是逼得急了,再做出点什么事,可就不好说了。”叶贞笑着,眸光利利穿透人心。

她话外有音,无非是要告诉叶蓉,若是再敢挑唆洛丹青对离歌下手,就别怪自己不客气。诚然她是被褫夺封号的美人,而她可是尚宫,离歌那一身惊天地的功夫,连风阴都无法克制,她叶蓉哪有不惧之理。

“你!”叶蓉低冷。

“对了,这是卑职的一点心意。”叶贞顺手一拦,雀儿便将锦盒奉上,“这东西挺好,特别是小主脸上的伤。小主不妨试试,这宫里的女人,容貌最重要。否则冷宫寂寂,多小主一个不多。”

也不管叶蓉怎么想,叶贞看了雀儿一眼,雀儿会意的将锦盒放置在叶蓉的桌案上。却见叶蓉眸光阴狠,死死盯着那个盒子。

“哦,对了,忘了告诉小主一件事。”叶贞仿若突然想起了什么,这才道,“听皇上说,过几日要册立您的妹妹为嫔,这宫里许是又要热闹一番。月儿之事闹得人心惶惶,总该冲一冲才算好的,否则月儿魂魄不去,总是缠着宫里,也委实不是什么好事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叶蓉噌的一声站起身子,不敢置信的瞪着叶贞。

叶贞凝眸,“怎么,小主不知道吗?如今满宫都知道了。唉……小主是国公府的嫡长女,如今庶女尚且后者居上,小主不知该如何跟国公爷交代。卑职还有要事,小主保重。”

转而边走边冲着雀儿道,“昨儿个夜里,月儿来过了,你去司库房领些纸钱。她一个人在下面总是觉得冷,若不好生照看着,她那性子怕是闹出些事情就不好收拾。”

叶蓉站在那里,脊背处骤然一股阴风拂过,好似有阴凉的鬼爪正柔柔的搭在她的心口,慢慢的抓挠她的五脏六腑。身子止不住轻颤,眸光溃散,冰冷的手死死捂住了自己的面颊。下一刻,叶蓉一下子跌坐在凳子上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。

站在凝香殿的门口,叶贞冷笑着,扭头冲着雀儿道,“告诉叶贵人一声,这姐妹两个有升有落,可别忘了……以往的情分。让她……好生照顾这凝香殿,莫要辜负了……本尚宫的一番苦心。”

雀儿颔首,“奴婢明白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