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5.以后,各安天涯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慕风华到底还是解了离歌被锁的琵琶骨,恢复了离歌的功力。-www.ZiYouGe.com-离歌拼命的吃药,拼命的吃饭,拼命的让自己好起来。旁人需要疗养十天半月的伤,她只消三五日就痊愈。不是她的底子有多好,而是她的恨有多深,她的意志力就有多强。

心若坚强,无坚不摧。

叶贞就等着,等着离歌的伤势好转,等着到来的时机,等着那些即将被偿还的血债。

鲁国公早年侵吞救灾银,而后强占土地建宗祠,以及叶赫在外头犯下的累累罪行,东辑事都查得一清二楚。只不过没有引火线,这点事情还不足以让皇帝降罪叶惠征!而且这鲁国公府的火一旦烧起来,必须扯上盈国公府才算作罢,否则……

一副好棋局岂非浪费?

东辑事也是出于这样的原由,对着鲁国公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如同鸡肋般食之无味弃之可惜。

“你觉得怎样?”独立窗前,叶贞扭头看着身后的离歌,面色依旧微白,面颊上的“囚”字刺青显眼夺目。

“放心,我不会让你失望。”离歌冷然,依旧是当日那个傲然的女子,眸光没有半分灰暗。此刻的她已然明白,什么是隐忍,什么是杀人于无形。在这宫闱,蛮力解决不了任何事情,唯有脑子才是至高无上。

叶贞颔首,“你会不会觉得我与他们无异?”

闻言,离歌冷笑两声,“慕青有句话说得极好,今日的屠戮是为了来日的不被屠戮。现下不心狠,来日我们都是月儿的下场。”语罢,她纵身轻跃,消失在夜幕中。

叶贞垂眉不语,缓步走出尚宫局。

阴冷的宫道上,昏黄的宫灯左右摇晃,倒映着叶贞冰凉的面孔。坐在望月亭里,叶贞面无表情,听着周旁的风掠过自己的耳畔,发出诡异的声响。

“月儿,是你吗?”她一个人自言自语,鼻间忽然酸涩,险些掉下泪来。白日里的望月亭景色极好,就算出了月儿的事情,但无碍宫里人自由赏景。这宫里哪里不曾死过人,谁又何曾上过心,大抵都习以为常。

不觉冷笑,“这世上再也不会有人像你这样的真心待我,不带任何目的,只当我是亲人。以后,也不会再有了吧!”

她抬头看见顶上一轮明月,眼底的光如月清冷,“你若有心,就出来见见我吧。咱姐妹两说说话,你说好不好?”

“她若有心,只会远远守着你。”一声清冷的回应,伴随着低沉的脚步声,银色的面具在月色下绽放着冰凉的光泽。

“是吗?”叶贞睨了他一眼,转身便走。

“你不想说点什么?”风阴站在她身后,看着她静止的脚步,还有冰冷的背影。他知道,她为何这般冷漠,那个叫月儿的女子死去,连带着她留在宫闱里最后的希望都覆灭。她恨这个皇宫,恨这里的所有人,可是她无法出去,因为她还有满身的血债要讨回。

所以她最恨的人,其实是她自己。

只是,她再也不想将自己的希望付诸于任何人身上。

“请转告皇上,他要的,我一定会做到,这是我欠他的。以后……各安天涯吧!”叶贞说最后那一句话的时候,觉得心口有刀刃狠狠的宰割,那种鲜血淋漓而不能挣扎,不可挣扎的痛楚,没有人会懂。

他低眉,却看见她的手,还是不经意的抚上了玉腕的红丝线。终归还是舍不得扯断,到底她再坚强也是个女子,十六岁的如花岁月。躺在娘怀也娇嫩的女子,如今孱弱的双肩,背负得太多,她却从不肯软弱,不敢软弱。

她比任何人都清楚,软弱代表什么。死亡的代价,她早已承受不起。

羽睫垂下,她冷了面孔。

谁知背上一暖,却是风阴从身后环住了她的双肩,他的下颚抵在她的肩胛处,而后温热的面颊贴着她冰凉的脸。清冷的月光下,她听见自己的心,漏跳了一拍。

“放手。”她无温的开口,不做任何反应。

他凝了眉,却愈发将她抱得生紧,“就一会。”

“还有必要吗?”叶贞垂下眸子,“从一开始……就不该开始。”

她听见他深呼吸的声音,而后肩膀上的手,缓缓松开,他抬步走到她的面前,定定的注视着她平静得毫无波澜的脸。银色的面具下,那双冰冷幽暗的眸子终于绽放出微弱的亮光,若萤火之光,让人挪不开眼睛。

他的手徐徐抬起,却是撩了她鬓间的散发,缓缓拨至她的耳后。举止轻柔,眸色温柔,仿佛这是他此生做得最仔细的事情。

她听见他凉薄的回声,刻骨铭心,“与卿绾青丝,素手系红鸾。宫闱庶杀尽,心上画朱砂。”

心,忽然疼得无以复加。

他却徐徐转身,“如此也好。”

叶贞不说话,就是站在那里,看着他消失在夜幕里,那抹身影永久的刻入了心坎。如此也好?真的好吗?可是……活着就好!但是活得有多难,他知道,她也知道。

华贵的黑色衣裙逶迤在地,在寂静的夜里发出细碎的声响,手心里握着那个锦囊,却不知是否可以将自己的心放进去。罢了罢了,还是就此作罢!死生尚且由不得自己,还想这些有用吗?

深吸一口气,她抬头看了看月,想着床头的人皮灯笼。

娘,你睁眼看着,女儿终于要为你报仇了。

很快……很快他们就会知道,当日你所受的疼,所受的苦,那些加注在我们身上的艰难苦楚,女儿会加倍讨还。我会让叶惠征明白,什么是妻离子散,什么是满门皆灭。我要他们从骨子里恐惧,而后跪在我的面前,哭着喊着求饶。

可是您知道,我不会饶了他们,一个都不会轻饶。

敛了眉色,叶贞眸光冷戾。

离歌回来之日,就是国公府濒临灭绝之时。

果不其然,第二天的街头巷尾、宫里宫外,几乎炸开锅。鲁国公府成了众矢之的,成群的百姓齐聚国公府门外,群情激奋,恨不能将整个国公府撕个粉碎。

离歌带着轻纱斗笠,站在不远处的转角处,冷眼看着紧闭的国公府大门,唇角笑意清浅。叶贞诚然是个聪明的,她比任何人都清楚,看似微不足道的百姓,一旦凝聚就会变成致命的利刃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