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8.劝小主,明哲保身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远远的,叶贞瞧着亭子里坐着面色焦灼,一杯接一杯喝茶的叶杏,便不紧不慢的走过去。……www.ZiYouGe.com……见着叶贞,叶杏当即便站了起来,“叶尚宫。”

梧桐快速的朝着叶贞行了礼,“参见尚宫大人。”

叶杏让梧桐领着人下去,叶贞也让雀儿和离歌退下,空荡荡的园子里,就剩下两人对坐饮茶。叶贞也不做声,慢慢悠悠的喝着茶。

她在等,等着叶杏的自投罗网,等着叶杏自己开腔。这样,叶贞便能牢牢掌控主动权。无论是什么谈判,最先慌了神的人,总会输了全局,这是心理战。

果不其然,那叶杏本就是个坐不住的主,如今更是有些慌乱,“叶尚宫,国公府的事情想必你都听说了,不知你能不能帮忙,向皇上求个人情。”

叶贞挑了眉,放下手中的杯盏,“皇上?小主如今圣宠优渥,为何不自己去求个恩典?何况小主也该知道,皇上原本有意册您为音嫔,您这一把好嗓子,委实将皇上迷得团团转,如今你便开这口,又能怎样?卑职不过是个尚宫,如今隶属东辑事,怕是帮不了小主。”

“叶尚宫先前在皇上身边伺候,到底有些情义在。何况皇上多多少少会忌惮着东辑事,想来也是肯听你几句的。”叶杏慌了神。

“是吗?只怕是小主抬举卑职了,卑职自问没这么大的本事。”说着,叶贞便不再搭理。

那叶杏越发无措,“本主知道,叶尚宫是因为之前叶美人的事情,如今记恨着国公府。到底也是叶美人一人之错,委实不干国公府什么事情。如今叶美人受了惩处,不知叶尚宫可否大人不计小过,暂且放一旁?”

叶贞冷笑两声,“当日叶美人要置我于死地的时候,可没说过要大人不记小人过!她可是下了狠手的,而且……”

杀了月儿,还想从她手里讨回命去?

做梦!

“而且什么?”叶杏慌忙问。

叶贞敛了眉色,低低笑着,“而且这一次是千岁爷下了决心,只怕就算是卑职拼尽全力,也是无力回天。小主不曾瞧着栖凤宫的大门紧闭吗?叶美人如今还跪在那里,若然真有一线生机,贵妃娘娘何必闭门不见呢?委实是没了办法,这才……”

闻言,叶杏顿时瘫坐在凳子上,眸色溃散至绝。

眉睫微扬,叶贞抿一口香茗,慢慢悠悠道,“倒也不是全然绝望,国公府怕是保不住了,但是小主还是可以明哲保身,保全自己的。卑职知道,这么说委实有些难为小主,只不过小主既然入了宫,那就是皇上的人。若然小主执意为国公府开脱,只怕这音嫔之位……是留不得的!”

叶杏心惊,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“宁妃娘娘不是最好的例子吗?没有母家,照样做了妃子,为何小主就做不得呢?”叶贞轻叹一声,“卑职知道,小主与母家情谊深厚,但是小主要记得,这是后宫。若是国公府牵累了小主,一纸圣谕,小主不是被废为庶人就是被打入冷宫,这以后的日子可要与猪狗争食,任人践踏。难道这就是小主想要的?”

“退一步讲,就算国公府获赦,小主觉得国公府较之以前如何?还能荣耀多久?还能给小主带来怎样的后盾?左不过是空有名声,委实没什么用处。卑职言尽于此,小主不妨细细的想着,卑职也没有其他意思,想着与小主也是有些交情,所以说了些大逆不道的话。小主若觉得污了耳朵,就当卑职自说自话便是。”

说着,叶贞起了身子,却听得叶杏轻轻咳嗽了几声,“小主身子不适,可要好生保护你这副嗓子。皇上那头,国公府的事情还要小主多多周旋。横竖那叶美人……如今容貌都没了,怕是再也得不了宠的,又逢着这样的事情,连带着贵妃也躲开了。也不知她这心里,会如何做想!”

叶杏稍稍一怔,却见着叶贞行了礼,抬步便走。

“叶尚宫!”叶杏喊了一声,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什么。

叶贞盯着她的脸,唇角清浅的笑着。她知道,自己的一番话在叶杏的心里已经生根发芽,不多久就会变成一柄刀子,狠狠戳在国公府的要害处。叶杏虽然鲁莽,但是脑子还算清楚,大难临头她若不保全自身,也只能跟国公府一道覆灭。

叶杏素来争强好胜,想来也是不肯让自己淹没在寂寂后宫之中的。什么冷宫,什么庶民,对叶杏这样傲娇的性子来说,比杀了她更残忍。

所以叶贞干脆善加引导,没有什么被自己女儿出卖,更痛快的事情。

正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,鲁国公府这步棋,可要善加安排才是,横竖扳不倒盈国公府,也要让盈国公狠狠的疼上一疼。

梧桐快速的上前,“小主,叶尚宫可是答应了?”

叶杏又是咳嗽了几声,“她没有答应,不过她说的话,倒是有几分道理。”转而问道,“叶蓉还跪在那里?”

“是,都晕了好几回,还是不肯走。”梧桐倒是没想到叶蓉还有这样倔强的性子,一直以来在国公府,叶蓉的性子是最沉稳的,如今看来连叶蓉也是没了主意,否则不会死赖着栖凤宫门口不肯离开。

“蠢货!”叶杏嗤冷,“贵妃摆明了不愿理睬此事,她却还要在那里丢人现眼,不知道自己去想办法,一味的去乞讨,真是将国公府的颜面都丢尽了。”

语罢,叶杏又是咳嗽了几声。

“小主前几日染了风寒,近日好像越发厉害,以后还是莫要喝茶,茶凉伤身。”梧桐紧追上去。

“吃了药也不见好,明日换个御医试试。”叶杏道。忽然眉色一敛,想起了叶贞最后那句话,她说:叶蓉容貌毁了,国公府危难,叶蓉做了贵妃的弃子,那这心里头不知作何感想!

梧桐一愣,“小主怎么了?”

“你把药渣带去太医院,让御医看看是不是有什么问题,为何这药吃下去不见好反而越发厉害。本主如今觉得这嗓子干痒得难受,夜里还有些……”顿了顿,叶杏也不欲再说下去,“照办就是。”

“是。”梧桐不是傻子,叶杏这样说,定然是怀疑有人害她。拿去鉴定一下总是没错的,免得自己遭了毒手也不知晓。便急急忙忙的拿着药罐子去了太医院,谁知那结果却直接让梧桐懵在当场,愣是半晌没能回过神来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