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9.棋子?弃子!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栖凤宫外头,叶蓉哭跪在地,几番晕厥,几番救醒。百度搜索澳门永利赌场 www.ziyOuge.com叶杏只当叶蓉是蠢钝,殊不知叶蓉才是真正看清了事实之人。这世上若说还有人能救鲁国公府,那便是盈国公府。皇帝和东辑事,早已视鲁国公府为眼中钉肉中刺。

奈何叶惠征这些年一直小心翼翼,所以并没有让朝廷拿到足够的把柄。

如今是犯了众怒,俗话说众怒难犯,这百姓虽然命如蝼蚁,但是蝼蚁群起而攻之便是要人性命的。否则一旦有人揭竿起义,或者反朝廷,那就不是一两条人命可以抚平的。

朝廷不会冒这样大的风险,皇帝不会,盈国公府和东辑事也不会。两人先前各自远征,好不容易才回来重新巩固了自家势力,岂会愿意看到战争。战事一起,彼此的实力就会完全呈现在世人眼前,对于混迹官场的两个老狐狸来说,这是致命的。

谁都不愿意在对方暴露实力之前,让自己处于阳光之下。

所谓谋略,拼的无非是心理战术。

看谁先耐不住,谁先出手,谁就输了一半。

“娘娘?”康海走进来,面色微沉。

洛丹青漫不经心的放下手中书籍,端起茶水清浅的抿了一口,“还在外头?”

康海颔首,“是。叶美人哭晕了好多次,如今还跪着,口口声声要见娘娘。这般的不肯离开,只怕不是什么好事。若然落在皇上的耳朵里,只怕是要惹出祸端的。”

“真是个倔丫头。”洛丹青重重放下手中的杯盏,面色微冷,“让她回去。”

“只怕不肯。”康海道。

冷哼一声,洛丹青眸色冰冷,“若她想要本宫生气,那只管跪着哭。鲁国公府的事情是叶赫自作孽不可活,如今出了事怪得了谁?本宫这厢还烦恼着,让她滚回去闭门思过,左不过尘埃落定,本宫会留她性命就是。”

康海悟出了洛丹青的意思,点了点头,“奴才明白。”说着,便朝着外头走去。

宫门打开的时候,康海看见叶蓉面上的喜悦,惨白的容色如今在日头下更是凄楚可怜,一双泪眼汪汪的美眸,此刻因为太阳太烈的缘故,泛着些许黯淡。

“公公,娘娘可愿见我?”叶蓉忙起身,作势便要往里走。

“小主请留步。”康海拦了手,眉目间冰冷如水。

碧夏一惊,“公公这是做什么?贵妃娘娘不是愿意见我们小主吗?”

“娘娘并没有答应要见小主,只是让奴才来传口谕。”康海拂尘一挥,“小主您多虑了,娘娘委实没有要见您的意思,您还是请回吧。左不过娘娘有句话让奴才转告,请小主务必记在心里头。”

“什么话?”叶蓉垂下眼眸,惨白的面颊没有一丝生机。

康海伸手退了周旁的奴才,这才掐着他尖细的嗓门低低道,“小主可曾想过,这宫里除了娘娘,还有皇上。皇上的权力比娘娘大,所以娘娘就算是国公府的女儿,也无法僭越皇上之前。小主可要明白,宫里的女人只能从皇上那里争宠,皇上的宠爱才是真的,其他的都不过昙花一现。”

“可是本主的脸……”面颊上的溃烂越发严重,如今疼痛难忍,叶蓉捂着自己的脸沉默不语。

女人,没有容貌如何还能献媚御前?如何还能承欢承宠?

康海冷笑两声,微白的面颊上晕开几分冷蔑,“这就要看小主自个了!您想想您的妹妹,眼瞧着就要册为音嫔,再不济也是个贵人。小主被褫夺了封号,若还在原地踏步,咱家娘娘就是有心提拔你,那也是有心无力啊!”

叶蓉深吸一口气,眸色微垂,“不知娘娘可还有话?”

“哼……娘娘说了,若是国公府没了,小主也放心,娘娘会留您性命,所以小主现在可以回去了!外头的日头太毒,虽说入了秋,但还是灼热得很。小主您……何必跟自己的性命过不去呢!”康海转身便走,连带着礼节都废了。

如今叶蓉即将成为罪女,空有美人头衔,却毁了容失了宠,比一般的宫女还要卑贱。

“小主!”碧夏愤愤。

“走吧!”叶蓉面色沉冷,孱弱的身子摇摇欲坠。她终于明白,自己是一枚弃子,一枚连带着国公府都不要的弃子。走在阳光底下,心却寒冷至极。什么国公府嫡女,什么叶美人,什么名位身份都成了虚的,如今这条命要不要,全在她自己。

洛丹青说得清楚,想活就别管国公府的事情,若想争取国公府,那就去找皇帝。而一个女人要找皇帝,自然是去争宠。自从御前被罚,她已经许久不曾见过皇帝,而自己这张日益溃烂的脸,如何还能去争恩宠?

“小主?”碧夏担心的看着叶蓉,“再另外想办法吧!”

叶蓉点了点头,亦步亦趋的朝着凝香殿而去,“如今……也只有叶杏还能承宠御前,还能替国公府说上话。盈国公府已经置之不理,如今就盼着皇上还能念着国公府乃是有功之臣,曾经为大彦立下过汗马功劳,但愿……”

“可是二小姐与小主有隙,只怕不会听小主。”碧夏担虑。

“到底是一气连枝,大抵她也顾着自己母家的荣耀,与自身的荣耀乃是一体的,许是会动些感情。横竖都走到绝境,也不妨试试看吧!现下整个朝廷乃是后宫,对咱们都是退避三舍,生怕被牵连,人心俨然凉薄到这种地步,委实让本主寒心。”叶蓉低低的说着,眉目生凉。

忽然想起了叶贞拿来的那个盒子,里头……

难道真的要她屈服与叶贞?

可是自己这张脸该如何是好?

叶蓉深吸一口气,现下的状况还容得她多思多想吗?一张脸毁了,一门荣耀也毁了,连着她的身家性命也危在旦夕。

如此衡量,叶蓉终于开始动摇。

“碧夏,叶尚宫给的东西还在吗?”叶蓉问。

碧夏一怔,随即点了头,“还在。小主彼时还让奴婢私下里去问过御医,御医说这是治疗外伤最好的东西,可以去腐生肌。但是容易有依赖性,以后便是好了,也要继续用着,此生都无法摆脱。否则后果不堪设想!小主,您不是说不可用吗?”

“此一时彼一时。”叶蓉垂下眼帘,“去拿出来吧!”

闻言,碧夏颔首,“奴婢明白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