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0.搜宫,叶蓉你好狠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叶贞的东西果然是极好的,第二天,叶蓉脸上的溃烂便开始结痂,虽说丑陋至极,但终于不再继续溃烂蔓延。百度搜索澳门永利赌场 www.ziyOuge.com才过了三五日,那结痂就开始脱落,长出了粉红色的新肌肤,叶蓉看着格外高兴。心中想着,再过十天半月,她这张脸就能悉数恢复,如此……

“小主的伤终于好转,恭喜小主终于可以恢复容貌。”碧夏欣喜若狂。

要知道,一旦叶蓉恢复容貌,就能继续争宠,否则没了脸便是必死无疑。

叶蓉颔首,喜笑颜开,不多时还是沉下了容脸,“御医可说过,这粉末里头是什么东西?何以效用这般精妙?”

碧夏摇头,“御医也说不知道。大抵是什么私物,民间偏方之类的吧!”

“是吗?”叶蓉微怔。

却听得外头传来一声冷厉之音,“还是让妹妹来告诉姐姐,这里头到底是什么东西吧!”

话音刚落,却见叶杏大摇大摆的从外头走进来,身后凶神恶煞的随着几个嬷嬷与宫婢太监,那阵势那架势诚然是来者不善的姿态。

“小主?”碧夏一怔,急忙行礼。

叶杏冷哼一声,一脚踹在碧夏的肩头,直接将她踹翻在地。惊得叶蓉噌的一下在站起身子,“放肆!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?”

“姐姐这就要动怒吗?”叶杏冷笑着,不容分说便朝着身后的奴才冷喝一声,“给本主好好搜!”

“住手!”叶蓉冷然,“这是凝香殿,不是含烟阁,容不得你放肆。叶杏,你到底要做什么?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?竟还有心思做这些个亲者痛仇者快的蠢事!”

叶杏冷然凝眸,缓步走到叶蓉跟前,冷眼看着她眉心泛红的朱砂,“亲者痛仇者快?说得真好!说得比唱的还好听!叶蓉,你到底做了什么,你自己心里清楚!”

“你到底在说什么?”叶蓉有一种前所未有的不安,碧夏已然爬起来,站在了她的身边。主仆二人根本分不清楚,到底发生了什么。这几日朝廷上还在争论如何处置叶赫,她们两姐妹却在这里闹了开来,不知道要让外人怎么思想。

想到这里,叶蓉便按捺住心思,也不消与叶杏争执。

如今的局面,唯有以静制动,否则只能火上浇油,让国公府愈发的万劫不复。

“搜!”叶杏一招呼,身后的奴才们便忙碌开来,任凭叶蓉的人阻止也是无济于事。碧夏上前去阻止,被梧桐一把推倒在地。奴才也是跟着主子的性子,那叶杏惯来刁钻泼辣,连带着梧桐也是气力不小。一把推了碧夏,还顺带着踹了几脚才算罢休。

原先在国公府的时候,那碧夏因为是叶蓉的丫头,常常趾高气扬,摆出半副主子的态势。那叶蓉是嫡长女,故而身为叶蓉的丫头,碧夏聪明好学,学才也是不错的。彼时连带着叶惠征也时常夸赞碧夏,惹得梧桐等人好一番眼红心黑。

如今碧夏就在自己脚下,梧桐自然是好生报复一番。

眼见着自己的贴身侍婢都挨了打,叶蓉的面色全然变了,“你们住手!都给本主住手!叶杏,你疯了么?我是你长姐,是国公府的嫡长女,你不过一个庶女,怎敢这般放肆!”

叶杏冷眉,却并未阻止自己的人大肆破坏凝香殿内的一切,“庶女?姐姐怕是忘了,这是皇宫,皇宫里是有位份有规矩的。妹妹虽然是庶女,可如今是贵人的位份,而姐姐不过是个美人。姐姐若要跟妹妹讲什么嫡庶尊卑,那妹妹就跟你说一说宫里的规矩。”

话音刚落,叶杏看了梧桐一眼。

梧桐忽然一脚踹在叶蓉的腿肘处,叶蓉始料未及,一声惊叫便跪在地上。眸色当下变了,抬头时狠狠盯着不可一世的叶杏。

“你是美人,本主是贵人,难道你这个礼,本主还受不得吗?”原先在国公府的时候,叶蓉时常板着脸教训叶杏,那嫡女的姿态曾经让叶杏恨得咬牙切齿。可是嫡庶尊卑分明,叶杏没办法,只能在叶蓉跟前敛了自己的性子。

可是嫡庶二字就像毒刺,让叶杏疯狂而痛恨。

就因为是嫡女,入宫时叶蓉便做了贵人,而她就因身份低了一筹,只能是美人。叶杏时常在想,何时能一跃为上,再不能让叶蓉骑在自己的头上。

“本主的容貌,本主的才艺哪里不如你,何以事事都让你抢了风头?就因为你是嫡女,就处处压着本主。本主不甘心,一直在你身后唯唯诺诺,现下本主终于超越了你。任凭你是嫡女又如何,现下还不是要跪在本主跟前,道一声贵人万福。姐姐,你也有今日啊!”叶杏笑得邪魅而妖娆,一双美丽的眸子迸发出冰冷的轻蔑。

这厢正说着,那头的嬷嬷忽然拿着盒子过来,“小主,是不是这个?”

“那是小主的东西。”碧夏爬起来,作势去抢夺。要知道,叶蓉的脸能否痊愈就看这个了!若是教叶杏拿走,岂非坏事。

叶蓉却陡然心下一沉,脑子里嗡的一声有些异样。叶杏不会无缘无故来找她的麻烦,而且看叶杏的样子,定然是有意为之。看样子,就是冲着这盒东西来的。这东西本就是叶贞给的,若不是为了国公府,想要重获恩宠,她绝对不会留着叶贞的东西。

难道是叶贞……

羽睫骤然扬起,叶蓉突然起身,“你到底要做什么?”

“敢问姐姐,这东西可是你的?”叶杏忽然笑脸迎人,然那一双凌厉的眸子,却绽放着吃人的颜色。叶蓉心下一怔,却是凝了眉不做声。

昂起头,叶蓉冷道,“是与不是有何要紧?若我说不是,你该当如何?”

叶杏冷哼一声,“梧桐,你来告诉大小姐,到底这东西有何妙用!”

“是。”梧桐斜睨叶蓉主仆一眼,嘴角微冷,“小主前几日风寒,吃了多少药一直不见好。奴婢拿了药渣子去太医院,御医说里头多了一味药,而且……这东西伤喉咙,所以小主的风寒才会一直拖着无法痊愈。”

“是什么?”叶蓉脑子里轰的一声炸开,突然捂住了自己的面颊,已然猜到了稍许。

叶杏却骤然上前,顿时一记响亮的耳光甩在叶蓉的脸上,“五石散。你竟敢用五石散害我!叶蓉,你好狠的心!”

眸子赫然瞪得斗大,叶蓉倒吸一口冷气,面颊上滚烫灼热,却是一下子跌坐在地,浑身剧烈打颤,“什么,五、五石散……那我的脸……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