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1.她就是那个害不死的叶贞!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叶贞!”叶蓉几乎咬牙切齿,那种打心底令人发怵的绝望和仇恨,几乎红了她的双目。-www.ZiYouGe.com-五石散岂是人人都可用的,一旦用了,这辈子都无法摆脱。故而五石散在大彦皇朝是严令禁止的,除非经由太医院上报,皇帝首肯,否则擅用便是死罪。

不过东辑事与盈国公府有了例外,叶贞不必经过皇帝,就能拿到五石散,因为她是尚宫。也因为……她还有离歌!叶贞不会傻到自己去取五石散,有了离歌在,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那就是手到擒来。

叶杏一怔,“你说什么?”

“叶杏,你果然蠢钝不堪,这一路走来你没看到叶贞的那双眼睛吗?那就是一匹豺狼,她一步步的控制你,一步步的让你我姐妹自相残杀!其实真正可恨的人是她,一直都是她从中作梗,是她害了你我!你到底明不明白,她才是那个想要国公府覆灭,想要你我死无葬身之地的人!”叶蓉嘶吼着,脸上刚刚长出的新皮肉不断的抖动,丑陋而惊悚到了极点。

手,微微颤抖,叶杏盯着手中的锦盒,如同拿着烫手的山芋,“不不不,不可能!你胡说什么?叶贞一直都在帮我夺宠,是她帮着我坐上贵人之位,如今我就快做音嫔了,绝对不会像你说的这样。”

叶蓉痴痴的冷笑着,那声音宛若从地狱里冒出来的尖细讥讽,“你以为她真心帮你吗?你以为这个宫里还会有这样的守望相助?亲姐妹尚且自相残杀,她凭什么帮你!她是叶贞!她就是叶贞!是那个你害不死的叶贞!她就是疯狗,回来咬死我们的。”

叶杏一下子跌坐在凳子上,“你胡说八道什么?三番四次,你都试过,若她是叶贞何以还能活到现在?你推她下水,她险些淹死,叶贞的水性极好岂能落得如此下场!御前对峙,你不是挨了打吗?最后连皇上和千岁爷都站在了叶贞一边,她不是国公府的叶贞,她不过是个民女!我知道你是见不得我好!你见不得一个庶女凌驾在你头上,所以你要挑唆我们之间的关系!叶蓉,我不会信你的!”

叶蓉撕心裂肺的大笑几声,“叶杏啊叶杏,你果然是个蠢货,无可救药的蠢货。难道你看不出来皇上对叶贞的心思吗?千岁爷为何帮叶贞,那是因为她要借着叶贞的手拉拢皇帝,而后毁了盈国公府。如今我们鲁国公府只是第一步,他们会渐渐蚕食,最后把盈国公府也逼上绝路。你就睁眼看着,看着自己的族人被覆灭,看着你自己如何一步步走进冷宫!”

狠狠的将锦盒放置在桌案上,叶杏面色微白,眸色冰凉,“你不要在这里危言耸听。我知道,你就是想重获恩宠,而后凌驾在我身上。国公府的事情原就是你那不成器的哥哥恣意妄为造成的,要怪就怪你娘,从小宠着惯着,恨不能将所有的东西都给他,如今这是报应!叶蓉,是你们毁了国公府,与我毫不相干!”

“你别忘了,你也是国公府的女儿,一旦受到牵连,你也难逃一死!”叶蓉咬牙切齿。

叶杏冷笑两声,“那就睁眼看着,谁先死!”

语罢,叶杏拂袖而去。转身瞬间,眼底的慌乱取代了原有的凌厉。难道……难道真的如叶蓉所说,自己一直都被人利用?那个叶贞……真的是国公府的叶贞?

不不不,叶蓉如此聪明,三番四次的试探为何都没有结果?

连皇上和千岁爷都否认了叶贞国公府的身份,那定然不是真的。否则……否则自己岂非在玩火自焚?

心头的慌乱如潮而来,叶杏觉得自己的身子都开始颤抖,不知为何近来的身子越发抖得厉害,甚至于出现心慌心悸的状况。御医只说是风寒所致,但是……

颤抖的抚上自己的嗓子,近来她的嗓子也开始越发沙哑,再不似以往的清澈干净。有时候连唱歌都无法成音,甚至有破音的迹象。怎么回事?到底怎么回事?难道是五石散?她已经许久不曾吃过五石散的药汤,为何还会出现这样的状况?

叶杏站在凝香殿的门口,整个人都有些魂不守舍。

“小主?”梧桐心惊,“小主你的脸色不好,可是哪里不舒服?”

“梧桐,你觉得这会不是真的?”叶杏的眼睛止不住的眨动,心里的恐惧正在慢慢的凝结。叶蓉说得太真,以至于无法作假,她虽然嘴上说不信,但却是个耳朵根子软的人。否则,她不会听信叶贞步步为营的话语,走到今日的局面。

回想自己一路走来,叶贞确实帮了她不少,但……好像诚然如叶蓉所说,有渐渐离间他们姐妹的迹象,以至于她现在与叶蓉水火不容。

“奴婢想着,若是叶尚宫与大小姐不睦,也定然是因为御前对质引起的。小主您想,当时叶尚宫险些身死,那可是要命的。这般仇恨,岂能轻饶了大小姐。如今大小姐落了难,叶尚宫得了势,肯定是不对付的。”梧桐道。

叶杏点了点头,“好似有些道理。只是……”

“小主,你的手怎么了?”梧桐心惊,却见叶杏的双手止不住的颤抖,好似害怕到了极点。但是看着又不似害怕,是一种病理的抖动。

“不知为何,近几日本主觉得浑身不舒服,夜里会有蚂蚁啃噬的痛楚,整个人的脑子犹如炸开。现下连手……手脚都不听使唤,委实不知何故。”叶杏惊悚的看着梧桐,身体发生的剧变她不是不知道,只是原先有风寒在身,也没注意。如今愈演愈烈,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。

“小主定然是这几日忧思过度,还是去喝了御医的安神汤,好好睡一觉便无大碍。”梧桐急忙搀了叶杏。

叶杏点了点头,“先、先回去吧!”

如今她什么都不愿多想,叶蓉口口声声叶贞别有所图,还说此叶贞便是她害不死的叶贞,让叶杏整颗心都开始惊惧颤抖。现下还是保住自己的身子要紧,只要她步步高升,什么国公府什么罪女,都会变得不那么可怕。

尚宫局外头的宫道一角,雀儿将一包东西交给弄画,“大人吩咐的,每日都不可断。”

弄画颔首,“奴婢明白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