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2.覆巢之下无完卵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宫墙内外的丹桂开得极好,金灿灿的一片,和着底下的秋菊一道绽放出迷人的颜色。百度搜索澳门永利赌场 www.ziyOuge.com叶贞不喜欢太素雅的颜色,尚宫局内所有的秋菊被清理出去。别的宫里有那些繁华的景象,她却需要,玩物丧志,怠从逸生。

她喜欢那些红色若血的颜色,能随时提醒着自己,尚宫局的冰窖里,还有一具不曾入土为安的尸体。她要用仇人的血,染红尚宫局里枫红。

“朝上争执了一个多月,今日总算有了结果。连带着盈国公府都退了步,命令京畿府秉公办理叶赫之事。如今皇上还下了圣旨,国公府查抄家产,籍没官爵,九族流放。族内始龀为界限,男子斩杀,始龀者流放,永世不得回朝。女子豆蔻者充入官窑,始龀者入行窑,永世不得赎出。”离歌说完这些话,只是低低的吐出一口气。

稚子无辜,想来离歌是这般思想的。

所谓始龀,就是刚刚换牙。女子以七岁为界限,男子以八岁为界限。离歌的意思很简单,便是国公府叶氏一族,九族以内的男孩,八岁以上的斩首,八岁以下的流放,永远不能被朝廷录用,永远都不能离开流放地。

女子七岁以上的入官窑,便是成了花街柳巷的风尘女子,这些女子以官和妓的名义刻入名册,这辈子都要烙上不可磨灭的印记。这些人自然是可怜的,而七岁以下的女子则稍微好一些,所谓行窑便是以艺谋财,相对于官窑没有那么多的龌龊。但是也要没入籍册,登记在案。

又加上皇帝的圣旨,永世不得赎出,自然成了最可怜可悲之人。

当然,祸不及宫妃。

入了宫就是皇帝的女人,不能跟宫门外的女人相提并论。

是而叶蓉和叶杏,算是逃过一劫。

不过也因为这样,叶杏被剥夺了即将到手的音嫔之位,仍做她的贵人。但宫中之人素来势利,国公府覆灭,对叶杏而言,空有贵人之位又有何用?人人白眼,人人视她们姐妹如瘟疫,唯恐避之不见。

国公府查抄家产,没了官爵。

叶赫如今还在京畿府的大牢内,等待着日后的开刀问斩,跟他一起上路的,还有国公府内彻夜哀嚎的那些男男女女。多少荣耀,多少繁华,一朝覆灭,该是怎样的轰轰烈烈。

“你在等什么?”离歌凝了眉,瞧着叶贞幽然惬意的坐在正殿里,慢慢悠悠的喝着茶。

“等叶杏。”叶贞抿一口香茗,“闲来无事打个赌如何?”

离歌微怔,“赌什么?”

“你赌叶杏来做什么?”叶贞笑了笑。

“自然是来质问你,连带着杀了你报仇!”离歌嗤冷,“难不成还是来求你?”

叶贞莞尔,“若我说,她是来投靠我,做我的奴才,你信不信?”

凝了眉,离歌摇头,“她再不济还是个贵人,又是生性傲娇之人,岂会任你摆布。”

长长吐出一口气,叶贞眉目微扬,“昨儿个我问了千岁爷的意思,问他讨了个人情。所以国公府的事情,千岁爷答应交给我全权处置。原先,这也是千岁爷答应过的。皇上那边,你跟风阴打个招呼,免得到时候有人问起来,倒落人话柄。”

离歌颔首,“明白。”

起了身,叶贞长长的罗裙拖在身后,“你可听见那些哀嚎吗?当初,我跟我娘就是这样活着的,哀嚎痛苦。如今,也算轮到他们了。离歌,我真想看看我那无情意的爹,如今是怎样的凄楚苍凉。高高在上的国公爷,一朝碾落成泥,想来很痛快吧!”

低眉,离歌冷笑两声,“怕是很多人都恨不能踩一脚,到底也算荣耀了半辈子,招了多少人的眼红心黑。”

“覆巢之下焉有完卵?”叶贞看着雀儿快步走来,眸色沉冷,“彼时高高在上不知人命为何物,如今也教他们尝到性命若草芥的滋味,只不过这次我不会再给他们翻身的机会!”

说话间,雀儿已经走到了叶贞的身前,“大人,叶贵人求见。”

叶贞扭头看一眼离歌,清浅的笑着,“你有兴趣看一看如今的叶贵人,是何种模样吗?”

离歌微怔,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“你只管跟着来便是。”叶贞也不说明,冲着雀儿道,“让她去偏殿等着,奉茶。”

雀儿颔首,“是。”快步转身离开。

离歌不解,但心里想着如今的叶贞素来是不会心存仁善,尤其是对付国公府,更不会有半分的仁慈。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,这个道理叶贞比任何人都清楚。所以,这一次国公府绝对没有翻身的机会。

百层高楼一夕崩塌,再无重来的机会。

多少双眼睛看着,多少人等着,国公府鲜血飞溅的样子。

跟在叶贞的身后,离歌垂眉不语,心头却想着叶贞这话的用意。那叶杏已经长久不来尚宫局,自从皇帝取消了册封音嫔的打算,叶杏便称病闭门谢客。及至现下皇帝的圣旨下达,才算是走出含烟阁。

只不过,这叶氏姐妹古古怪怪,不知又要做什么诡计。

“离歌,想不想看看国公府现下的样子?”叶贞边走边问,“用国公府上下,换的娘亲一命,换月儿一命,你觉得如何?”

闻言,离歌顿了顿脚步,“无论如何,月儿都回不来。”

叶贞转身看她,唇边笑意清浅,“就因为回不来,所以我们才要送他们下去。否则一味的让他们痛快,岂非忘了自己做下的孽事?你不妨好好想着,该如何了结他们。东辑事里最不乏的就是杀人手段,大抵很快就能用得上。”

“你现下要做什么?”离歌凝了眉。

“你说,若我带着叶杏去一趟国公府,会有怎样的场面?是抱头痛哭还是相爱相杀?”叶贞冷冷的笑着,“他们一家子素来情深意重,我怕我受不得这样的画面。”

不远处的偏殿门前,叶杏已经站在那里焦灼等待。

还未近前,离歌已经倒吸一口冷气。

怎么一月不见,叶杏那姣好的容貌,此刻竟然成了这副样子?乍一眼,宛若地狱里冒出的鬼魅,整个人散发着令人微颤的阴气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