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3.打死了梧桐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小主,尚宫大人来了。-www.ZiYouGe.com-”梧桐一声喊,那叶杏就像疯似的扑上来。整个的跪在叶贞跟前,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样子,哪里还有半分从前的样子。

离歌冷着脸,叶杏的样子诚然是不正常的,带着极度的病态。

垂眉不语,仿佛想到了什么。

叶贞站在那里,只是低眉看着叶杏,瘦如枯槁整个人精神不济。五石散的功效在她身上得到了最好的体现,这样子的神情倦怠,连她美丽的容貌都被毁得所剩无几。颧骨突出,眼眶凹陷,眼珠子几乎都要跳出眼眶。

只一眼,足以心惊。若是夜里见着,只怕要将她当做鬼的。

那眼下的乌青,时刻昭示着叶杏几近透支的身体状况。

“小主如此大礼,只怕卑职受不起。”叶贞不行礼不搀扶,只是端正了身子,傲然站在那里,口吻依旧清清冷冷,察觉不出一丝异样。

睨一眼身边的雀儿,雀儿会意上前,搀了叶杏起来。一边低低开口,“小主再不济也是贵人的位份,岂能有失身份。若是教人看见,还以为大人欺负您,眼见着国公府失了势,小主这一跪,怕是要连累大人的。”

如此一来,那叶杏更是慌乱不已,原先的气色不济,如今越发无措,这神情好似天都塌了。她忽然抓住叶贞的手,“叶尚宫,你救救我,我不想死,我不想去冷宫。你跟千岁爷跟皇上面前替我美言几句,我……我什么都听你的,我什么都愿意为你做。”

叶贞不紧不慢的掸落她的手,看一眼叶杏瘦如枯槁的惊恐面目,清浅的笑着,“小主又何必难为卑职,左不过卑职早就告诉过小主,要想活着只能独善其身。彼时小主不愿,现下……怕是来不及了。”

叶杏浑身颤抖,猛吸鼻子,眼泪鼻涕不断的流淌,连带着离歌都觉得恶心。但她却清楚,这便是五石散的效用,只怕这叶杏是活不长的,左不过现下叶贞并不打算让她死。活着,是为了偿还欠下的血债。

“不不不,我愿意,我什么都愿意。”叶杏慌不择乱的擦拭着眼泪和鼻涕,整张脸呈现着令人惊悚的枯黄。

叶贞垂下眉目,指尖轻轻挑起她精致的下颚,朱唇微启,“小主当真不悔?”

“只要能活着,只要不去冷宫,我什么都可以。”叶杏扑通跪在叶贞跟前。

此时此刻,她哪里还有昔日国公府二小姐的气势,那种盛气凌人的狠辣早已被五石散摧毁殆尽。她便是要叶杏,慢慢磨灭毕生骄傲,最后像狗一样的匍匐在自己的脚下。叶杏不是自视甚高吗?那她就让叶杏零落成泥,彻底毁掉她所有的自尊自信自傲。

践踏了别人那么久,也该尝尝被人践踏的滋味才对。

“好!”叶贞道,“那便请小主随卑职去接手国公府,千岁爷可是说了,让卑职去送一送国公府的一门老小。横竖都是要死的,与其冷冷清清的走,还不如多个人相送。小主,你说是不是?若然他们瞧着自家的二小姐来亲手了断,必定死不瞑目,想想都令人激动。”

叶杏骤然抬头,“你是说让我……我……”

“怎么,小主不愿意?”叶贞冷了脸,傲然扳直身子。

“不不不,我、我愿意。”叶杏的身子止不住颤抖。

叶贞缓缓俯下身子,“小主今儿个出门,是不是忘了喝安神汤呢?”

叶杏瞪大眼眸,“你、你如何……”

“我如何知道?”叶贞清浅笑着,指尖掠过她粗糙无比的肌肤,原本的光华因为长久的食用五石散,此刻平添了不少褶皱,早已丧失了原有的紧致幼滑,“弄画的安神汤自然是一等一的好,小主用着也是极好的。这不连嗓子都干哑无比,怕是这辈子都唱不出动听的曲儿。虽说是可惜,但小主喝完汤那种欲生欲死的感觉,怕是受用得很吧?”

“是、是你!”叶杏一下子如同撞鬼般连连后退,整个人都趴在门面上,瑟瑟发抖的样子教人寒毛直立。梧桐死死搀着叶杏,不敢置信的瞪着叶贞清浅谩笑的脸。

叶贞永远都是一张轻笑的面庞,精致的五官漾开温和如阳光的笑意。只是那双凤眸里头,再无半点颜色和仁慈。岂不闻笑里刀,绵里针,黄蜂尾后针,最毒妇人心。

“小主何以吓成这样?哦,我倒是忘了,前几日我已经让弄画停了你的五石散,所以你这般美丽的容颜才会迅速萎缩,啧啧啧,小主怎不早点过来?”叶贞从自己的衣袖中取出一个小纸包,“小主,这就是你的五石散,你、要么?”

“小主?”梧桐心惊,“小主不要!”复而指着叶贞,“你……你是北苑的贱人?”

离歌骤然凝眉,脚下陡然移动,抬手便是一记响亮的耳光落在梧桐的脸上,直接将梧桐打翻在地。一声冷笑,离歌冷然站在梧桐跟前,眉目生凉,“你算个什么东西,尚宫大人面前,岂容你放肆!”

叶贞笑了笑,“离歌,何必为了贱婢而动怒,这样子的奴才也都是国公府打小惯出来的。奴才不听话,拖到僻静处打死便是。这宫里……”她盯着叶杏的眸子,染血之瞳宛若彼时被她们践踏时的怨恨,“多一个不多,少一个也不少。”

音落,雀儿手一挥,顿时上来两名太监,一左一右的挟了梧桐便拖走。梧桐想要挣扎却被死死捂住了口鼻,只能瞪大绝望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同样绝望的叶杏。

“梧桐?梧桐……”叶杏不是因为舍不得,而是因为害怕。若是连梧桐都死了,谁来照料她?谁还能帮她?一个人如何生活?她该怎样生活?

起身,叶贞冷笑两声,“她是国公府的,所以也在九族之列。死也不冤!”

“你就不怕我将你的身份传扬出去吗?欺君之罪,皇上和千岁爷也饶不得你!何况,你也是国公府的,你也逃不得一死!”叶杏绝望的嘶吼,愤怒的神色连带着整张脸都扭曲得不成样子。她匍匐在地,疯狂的挠着身上的每一寸角落。

叶贞瞅了一眼手中的小纸包,“若没有叶蓉的御前对质,许是这话还有人信。可是现下,就算你们说破了嘴,都不会有人相信。不过瞧你如今的样子,大抵是不要这东西了!”

她当着叶杏的面,将纸包狠狠撕碎,白色的粉末纷纷扬扬的落在地上。

下一刻,叶杏忽然像疯了一般的冲上来,用手抓,用嘴去吸,整个脸都贴在地面上。像狗一般的吸食地上的五石散,青丝散乱,猪狗不如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