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4.亲自收拾鲁国公府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叶贞站在那里,看着脚下如狗一般苟延残喘的女子,这还是彼时趾高气扬的叶杏吗?她可没有忘记,当日她一声令下,自己的母亲便被剥皮拆骨,兄长被活活打断双腿。……www.ZiYouGe.com……她的刀刃划过自己的脸,那种滚烫的液体流下来的感觉,叶贞永世不忘。

你们让我此生无法成孕,那我就让你们国公府,断子绝孙!

瞧着叶杏卑贱的模样,叶贞面色一沉,一脚踹在她的身上,直接将她踹翻在地。眸色凌厉,她俯身一把揪住叶杏的衣襟,“你不是国公府的二小姐吗?你的荣耀,你的颜面,你的骄傲去哪了?叶杏,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,比狗还不如,你当日杀人放火的时候,可想过自己也有今天?因果循环,这就是报应!”

叶杏戚戚的笑着,眼泪顺着脸颊流下,“只要你不杀我,要我怎么做都可以!”

“好!”叶贞甩开她,傲然起身,“那就随我走一趟,好好见证覆灭前的辉煌。”

语罢,叶贞再也没有回头,大步流星而去。

离歌使了个眼色,雀儿唤人将叶杏搀起,紧随叶贞而去。

国公府的血,肯定是冷的,否则何以三个女儿,一个比一个冷血?叶贞想着,这大概就是一脉传承,大概就是所谓的遗传。叶惠征冷血,叶蓉伪善,叶杏恶毒,如今连她都变得狠戾。这不能不说是血脉相连的缘故!

记不得多久不曾出宫,叶贞坐在马车里,撩开帘子看见外头的纷纷扰扰。熟悉的景物,熟悉的街市,熟悉的自由空气。深吸一口气,却感觉到物是人非的悲怆。

“你真的要去?”离歌凝眉,就算叶贞的恨足够深,但是那毕竟是她的家,叶氏一族的荣耀与门楣悉数毁在她的手里,以后回想起来,会不会觉得内疚?

“自然要去的。就当是送一程。”叶贞放下车帘,眉目无温,扭头看着离歌,“我从这里像狗一般被丢出,如今堂而皇之的从正门进去。出来时他们荣耀正盛,回去时他们已经都是将死之人。你说,若是叶惠征见了我,会是怎样的心思?”

“左不过喊你一声贱人,抑或是骂你不孝罢了!还能怎样?若他敢动你,我便第一个送他上西天!”离歌冷颜。

叶贞低低笑着,“好。”

车辇徐徐而行,叶贞的车辇在前,叶杏在后。唯独少了个叶蓉,到底不能算是一家团圆。但……早晚会在底下团圆的。

“大人。”雀儿在外头喊着,撩开了帘子。

叶贞款步走下车辇,笔直站在了国公府门前。当年何等荣耀,国公府门前车水马龙,她却只能躲在北苑里听着他们歌尽繁华的声响,就连偷个鸡腿都被打个半死。如今她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站在这里,站在所有人的面前,将这虚伪而无耻的奢华悉数踩碎在脚下。

深吸一口气,叶贞眉目微垂,身后随着东辑事的一队锦衣卫,还有随行的数名太监宫娥。离歌与雀儿一左一右,引着叶贞上前。

这般声势,反倒显得一旁的叶杏愈发卑贱。

虽说是个贵人,但身边一个人都没有,可见她这个宫妃该有多落魄,多狼狈。

睨一眼叶杏胸口上的蓝色蔷薇花,叶贞不紧不慢的走到她跟前,“怎么,到了自己家门前,却满脸的不高兴?你可知道,并不是每个妃嫔都能出宫的。我能带你出来,委实是皇上与千岁爷的大恩,让你来见最后一面也算你的福气。否则你看那叶蓉,她就算想来送一送,也是痴心妄想。”

叶杏倒吸一口气,扭头看着叶贞冰凉阴冷的模样,“可是、可是我……”

叶贞清浅笑着,“去告诉他们,我是谁?然后……让所有人都去北苑,那个地方你可记得?就是你让叶赫,将我娘剥皮拆骨,将我哥打断双腿,而我容颜尽毁红花一身的地方。”

音落,叶杏吓得一下子跪在叶贞跟前,“叶贞……不不不,三妹,三妹你放过我吧!我、我不是有意的,我不是真的想杀你和你娘,那时我只是鬼迷心窍,我只是……”

“好了,进去照办!别让我听见一个字的解释!每个人都该为自己的作为承担后果,这些虚伪的解释,就留着你自己慢慢吟诵,只是不消告诉我。我不听,也不信,你说了也是白搭。”叶贞眉目沉冷,唇边笑意清浅。

离歌冷笑,“还不快滚进去!”

闻言,叶杏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进了国公府。

叶贞依旧站在门外,看着繁华不再的家门,可笑她竟然是从这里走出去的。他们可曾想过,打蛇不死反被蛇咬,是真实存在的。而她,如今要一口一口的咬死他们。

十六年猪狗不如的日子,她要寸寸讨还,谁都别想跑。

“你想怎么做?”离歌问。

“想不想看看,我住了十六年的地方?北苑,诚然是个极好的场所,安静阴冷,就像人间炼狱。”叶贞拾阶而上,终于堂而皇之的踏入了国公府的大门。

门口两侧,皆是御林军重重把守。

因为过不了多久,等着太监们清点完宫府名册,就该一个个的赶着他们上断头台了。在此之前,任何人都不准踏入国公府半步,也不准一人逃出国公府。

出逃者,格杀勿论。

如今有了皇帝和慕青的命令,世间所有人都视鲁国公府为瘟疫,唯恐避之不及。整个国公府,陷入哀嚎与痛哭的悲惨氛围里。回廊里重兵把守,所有人都被赶到正殿里,挨个的验明正身预备共赴断头台。

魂梦碎,离人泪,谁家小曲唱古今?

鸳鸯帕,红烛尽,弹指素手负奢华。

娘,您可看见,女儿做到了!终于光明正大的走遍国公府的每一寸土地,看着那些曾经视你我如猪如狗的人,痛哭流涕的哀嚎,女儿真的好痛快!娘,你在天有灵,都看见了吗?你该睁眼看看,看看你曾经深爱的男人,此刻该有怎样的悲壮!

鲁国公府,从今日,将在女儿的手上彻底覆灭,彻底的不复存在。

女儿终于可以拿整个鲁国公府满门,整个叶氏一族,与娘陪葬!

眸色冷,面色凉,叶贞款步走在重兵把守的国公府回廊里。九曲回廊,传来她长裙逶迤在地的清脆声响。金丝银线的袍子,发出嘶嘶的声音,像极了来自地狱的丧钟冥音。

她看见叶杏站在那里,国公府的所有人都被驱赶着,朝着北苑而去。

唇角微扬,羽睫如天上的鸿羽般绽放着迷人的颜色,眸光冷厉的投射在那个手镣脚铐的男子身上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