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6.真好,灭了自己九族 钻石过百加更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贱人休想!”叶惠征冷喝。(www.ziyouge.com)

叶贞深吸一口气,“离歌!”

话音刚落,离歌已经弹指,明亮的光晕瞬时落在叶惠征的腿肘处,剧烈的疼痛让他一下子跌跪在地,挣扎了良久也无法起身。

怀里抱着自己母亲的灵位,叶贞冷睨叶杏一眼,吓得叶杏急忙爬到叶贞跟前苦苦哀求,“叶贞……不不不,三妹,我不是有心要伤害姨娘的。当时当时不过是一时意气,何况动手的不是我,是叶赫。你若是有仇就去找叶赫,不然就找大夫人。子债母偿,大夫人肯定是愿意的。”

“好。”叶贞冷笑着,“离歌,卸了大夫人的一条胳膊,就说是二小姐的意思。”

离歌颔首,随即出了门。

等到回来的时候,一条血淋淋的胳膊直接就丢在了叶杏的身上,吓得叶杏惊叫一声当场晕厥过去。

“废物。”离歌嗤冷。

不过是一条胳膊,至于吓成这样?彼时害人都不害怕,如今矫情什么?比之叶贞母亲的剥皮拆骨,这点血还算轻的。

叶惠征怒不可遏的瞪着叶贞,“贱人,你到底想怎样?”

“你问我想怎样?”叶贞俯身蹲在叶惠征身前,嘴角微扬,眸色如雪,“我只是来替母亲讨债的,你们国公府欠了我娘太多,如今只这么一点点,你就觉得心疼了?你可曾想过,你们风光无限的时候,我们还在忍饥挨饿,你们视人命为草芥的时候,我们就任人践踏。这看似光耀无比的门楣,实际是杀人不见血的宰房。”

“既然你们嗜杀成性,那我何妨步你们的后尘?我这一身的血,一身的恨都是拜你们所赐,谢谢你们逼我走上不归路,让我终于可以用你们的血,换我母亲的在天之灵。叶惠征,你有眼无珠,那这双眼睛,就当是向我母亲赔罪吧!”

手一扬,顿时有御林军上前,锐利的刀刃当场便划开了叶惠征的眼眶,取出了一对乌眼珠子。凄厉的惨叫声,让整个国公府都陷入惊恐的氛围之中。

叶贞不紧不慢的将灵位置于桌案上,那对乌眼珠子就摆在灵位之前。

既然是有眼无珠,那便成全你,让你做一个真正的瞎子。

娘,现下你可以瞑目了。

身后,叶惠征满脸是血,还在愤怒的嘶吼着“贱人”二字。可是那又如何,现下她才是命运的主宰,只要她开口,他们都会死无全尸。

不是她心狠,而是她的恨太深,以至于若不能用国公府的血捂烫自己冰冷的心,她会觉得自己是个死人。如今,这颗心总算是热了。仇人的血,果然是极好的,成色鲜亮,嫣红夺目。

“传令下去,让所有人都朝着屋子磕头,但凡不从,乱棍打死。”叶贞低低的开口,眸子微微合上,心痛得无以复加。

离歌看了她一眼,知道她也是心痛。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故地重游的,复仇,复的是母亲的仇,也是让旧事重演。就算杀了整个国公府的人,母亲也活不过来。脑海里始终不去的是母亲被剥皮拆骨的画面,那种血淋淋的挣扎,将伴随着叶贞的一生,不死不灭。

可以淡去,但绝对不会忘记。

外头开始动乱,谁都知道这里曾经是花娘的居所,也都明白为何要跪。花娘惨死,府中之人都心知肚明,却没有一人肯站出来。到底人情凉薄的地方,是没有情愫可言的。一个个都是铁做的心肠,墨汁般的脏腑。

不肯跪的,当即被斩杀,鲜血开始晕染国公府的草木。

屠戮的氛围里,一张张面孔开始了惊悚的表情转换,所谓的骄傲自尊,在死亡面前便显得不堪一击。

叶贞看着门外齐刷刷跪地磕头的人们,眸色微凉。

离歌扭头看她的时候,竟看见叶贞的眼眶忽然红了一下,有些晶莹泛起。但这样的容色只是稍纵即逝,她还是那个冰冷无温的叶贞,一个从国公府丢出去,而后寒了心断了肠,最后成了铁石心肠的女子。

谁都不想死,可是现在都不得不死。

娘,我不会饶了他们,我一定不会饶了他们。

她垂下眉眼,真好,以后她是个无家可归的人了。真好,以后再也没有九族。她亲手覆灭了自己的家门,而后灭了自己的九族。何等光荣,何等……痛快!

“清点完毕,就送他们上路。”叶贞良久才开口,面色略显倦怠。

离歌颔首,让人将叶惠征拖下去,而后抬了叶杏回到马车上去。

离开北苑的时候,叶贞站在门口久久不肯回神,她笑了笑,却笑得让人心碎,“原也不是留恋,此生最恨的地方便是这里。彼时觉得有母亲和兄长,觉得再苦再难也是甜的。如今,都不必留了。爱的,恨的,都终结在这里。我的九族,我的叶家,都没了。以后,我还是一个人坚强,一个人……活着。”

灵位放在房内,熊熊大火将整个北苑燃烧殆尽。

果然是,都不必留了。

她亲眼看着叶惠征与国公府所有人一道被押赴刑场,扭头去看被贴上封条的国公府大门。红漆木门,上悬的鲁国公府四个大字匾额被戳落在地,断成两截。上头清晰的残留着脚印,污秽不堪。

高门宅第,繁华一夜覆灭,该有怎样的感慨,怎样的悲怆。

许是多年后,谁都不会记起,这里曾经有过的厮杀,有过的繁华。时间,会抚平一切,但死去的人不会回来,活着的人还必须继续存活。

“你赢了。”离歌扭头看她。

叶贞面色微白,眸色有些凝重,“是。我赢了。可是离歌,为何我不觉得高兴?这是我梦寐以求的,也是我几番生死换来的。但……为何我的心里,没有半分喜悦?我为娘报了仇,为兄长报了仇,也给了我自己一个交代。只是……”

心头依旧沉重,仿佛空了一块。

许是心愿达成,反倒觉得空落落吧!

离歌长长的吐出一口气,“因为至始至终,你都姓叶!”

闻言,叶贞赫然盯着她的脸,眼眶忽然潮湿。她盯着离歌看了好久,终于垂下了眉眼,低低的苦笑着,“谁说不是呢!”

“你如何处置叶蓉和叶杏?”离歌不欲再惹叶贞伤怀,转了话锋。

叶贞深吸一口气,终于昂起头,“叶蓉的命是月儿的,欠的就该还!”语罢,大步流星而且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