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7.夜半琵琶和玉笛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叶贞的马车停在刑场不远处,却至始至终没有撩开帘子。(www.ziyouge.com 澳门永利赌场)她坐在车内,静静听着外头监斩官高喊的“斩”,而后是百姓的惊呼。她想着,国公府满门一百多口,这鲜血喷溅的模样,应该很壮观。

脑袋一个个滚落在地,而后尸身被推车成批的推到城郊外,随意的掩埋。此前的荣耀,与此刻的凄冷,形成鲜明的对比,让人心寒不已。

“回宫。”叶贞沉静了良久,才算开了口。

离歌颔首,“你可好?”

叶贞点了点头,“大仇得报,岂能不好。只不过我的战争还未结束,这一生这宫闱,还要无休无止的斗下去。”

“你说过的话,可还作数?”她抬头。

“当然作数。”叶贞深吸一口气,“这不是还有两个人没有收拾干净吗?要走,也等看完整场戏才算数吧!”

离歌冷笑两声,“好。”

终于撩开帘子,叶贞看一眼刑场上头嫣红若流水的鲜血,嘴角微微勾起,“真好,还能留个尸首。不像我娘,竟落得尸骨无存的下场。”语罢,她的眸色骤然变得凌厉,“离歌,你想怎样为月儿报仇?”

扭头看着离歌,叶贞眸色冰冷锐利,“就算剥皮抽筋也难消我心头之恨。”

“你不是说东辑事里最不乏的便是杀人手段吗?你想怎么做?”离歌顿了顿。

叶贞垂眉不语,“她最在乎什么,便从那里下手。”

“好。”离歌点了头。

马车徐徐朝着皇宫驶去,叶贞的脑子里依旧是方才刑场上屠戮的画面。她该高兴的,可是心里却没有半分喜悦。有时候报仇,并非想象中的痛快。复了仇,那她以后要做什么?真的要充当皇帝与东辑事的棋子,卷入朝堂的纷争?

这,并不是她的初衷。

可是退出,为时已晚。

在她决定进入东辑事的那一刻,在她决定与魔鬼交易的时候,就已经斩断了她所有的退路。如今,前方已无路,后方亦如是。

她就像处于摇摇欲坠的悬崖边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坠入深渊,粉身碎骨。

可是那又能怎样,她还是那个叶尚宫,还是活的好好的。

现下娘的仇报了,那哥哥他……该如何跟皇帝讨还自己的兄长?哥哥的腿,肯定已经大好,若是可以重获自由,也许……

羽睫微扬,叶贞凝了神。扭头去看离歌的脸,却见她有少许失神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回到尚宫局的时候,早已夜色降临,整个宫闱因为国公府的屠戮事件而显得格外静谧。叶杏三跪九叩的回了含烟阁,临走时叶贞将一些五石散给了叶杏,如今她还不打算让叶杏死。因为叶蓉还还活着,这场戏还没演完,岂能过早的去了叶杏这枚棋子。

空荡荡的寝殿,叶贞一个人坐在床榻上,定定的看着床榻悬挂的人皮灯笼。

指尖轻轻掠过灯笼的表面,触手柔滑宛若娘的脸,娘的手,娘还活着的时候……

“娘,贞儿为你报了仇,你可看见?国公府的血,积得厚厚一层,像极了您当日的嫣红。女儿要国公府举族来葬,女儿做到了!”叶贞低了眉,“可是我不快乐,真的一点都不觉得开心。娘,今日我剜了爹的眼睛,他有眼无珠害了你,我诚然不能饶了他。”

“可是当他的头颅滚落在地,我还是心疼了。就像离歌说的,至始至终,我都姓叶。娘,我想你了,怎么办?若然有个衣冠冢也好,如今除了这盏灯笼,娘什么都没了。连最后的骨簪都落在旁人手里……”

她低低的轻叹一声,起身缓步走到窗前,指尖深深抠进肉里,几乎要渗出血来。转头望着精致的琵琶,叶贞的心狠狠疼了一下。

指尖轻转,却是清脆悦耳的悲凉之音。

犹记得娘亲经常唱的那首小调,娘唱着:杜鹃花花开满地,鹧鸪天天满山跑。郎啊何时归来看,与卿并蒂笑莲音。小姑娘眉心贴花黄,公子腰间绕璎珞。郎啊何时归来唱,与卿白首不离分。

琵琶声声唱,谁人断心肠。

多少魂梦今夜去,多少旧事上心头。

谁家小曲绕梁音,负手深夜共从容?

慕青站在回廊里,听着叶贞房内传出的阵阵琵琶声,还有她低低哼唱的小曲,唱着唱着便哽咽的声响。眸色微冷,黑暗瞧不清楚到底是怎样的容色。

屋顶上,传来清晰温和的玉笛声。

合着房内的琵琶,宛若天人共一曲,世间难得闻。

彼时在皇帝生辰时,他们便有过这般默契,一个琵琶,一个玉笛,音声缭绕断人肠。好似都有一番愁肠百转,让整个东辑事显得异样的诡谲。这样悲鸣如梵音,悲怆若丧钟的声响,宛若祭奠白日里那一场惨烈的屠戮。

四弦发出裂帛之音,指尖一把按住琴弦,叶贞停了琵琶声,却是抱着琵琶细细抚着。

若是娘在,想来会弹得更好。

慕风华唇角微扬,屋顶上的月色极好,清冷若银纱覆着他极尽妩媚的面颊,飞扬的眼线恣意无比。手中玉笛绽放着迷人的流光,宛若他眼底的神色。

底下,慕青冷着面颊,拂袖而去。

纵身跳下屋梁,慕风华站在叶贞的窗外,正要进去,却见离歌快一步进了屋。也不知跟叶贞说了什么,叶贞放了琵琶便往外走。

眸色一沉,慕风华握紧手中的白玉笛子,快步上前。

“大人要做什么?”离歌拦在那里。

月光下,她面颊上的刺青如同振翅的蝴蝶,让这张原本算得上清秀的脸,多了几分诡异的色彩。她眸色冷厉,带着绝对敌意,丝毫没有惧色。

“你敢拦我?”慕风华冷然。

离歌嗤笑两声,“何以不敢?”

慕风华作势要走,离歌却愈发冷了声音,“要动手的话,你最好想清楚。”她的功夫,定然不会输他,彼时他与风阴加起来才算制住癫狂的她,现下心平气和……大抵可以打个平手。

眸色骤然凝起,慕风华死死盯着她的脸,一字一顿的咬出她的名字,“离歌!”

羽睫微扬,离歌却是一身的冷傲,“随时奉陪!”

这诚然是在挑衅慕风华的权威,不觉让他红了眼。长袖轻拂,那修长而素白的指尖突然伸向她的脖颈,三指鹰爪式,直抵咽喉。

说时迟那时快,离歌脚下浮动,身子一撇灵巧躲开。眸色一转,却如风般掠过他的身边,让他抓了空。

便是趁着慕风华返身之际,离歌的眼底忽然掠过一丝邪肆,指尖却突然扣住慕风华的手中之物。他正当察觉她的意图,手上一松,白玉笛子已经被离歌捏在手中,脱离了他的安全范围。面色骤变,如鬼如魅,恨意阑珊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