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8.有些东西,此生不可相谋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还我!”慕风华冷戾之音,冰凉无温。(www.ziyouge.com)他反扑,眸色利利,宛若吃人的颜色。

离歌微微一怔,只是没想到他变脸如此之快,原先不过是想着阻挡他一阵,由着叶贞走远再说。如今看来,是她用错了法子。只怕手中的白玉笛子并非寻常的东西,虽说是人骨,想必还是他在意的。否则,她不会在他的眼里瞧见拼命的阴狠。

脚下飞旋,横竖都惹上了慕风华,还是由着叶贞走远些。纵身轻跃,离歌冷道,“追得上便还你!”

音落,身子早已翩然远去。

慕风华岂肯放过,疯似的追赶而去。

夜凉如水,明月皎洁如霜。

一身漆黑如墨的罗裙逶迤在地,宫灯左右摇晃,倒映着她颀长而微凉的背影。叶贞一个人走在冷清的宫道上,心头微微疼着。

抬头看了看顶上的月,想着方才慕风华的笛声,所幸有离歌挡着。

空落落的落花井旁,站着墨发白裳的男子。银灿灿的面具下,是一双幽暗无光的眸子,一如初见时的冰冷无温。她定定的看着他,保持着单手按着剑柄的姿态,傲然伫立时落下清晰的影子,幽暗延长,一直刻入了心底深处。

深吸一口气,她还是走了过去。

四目相对的瞬间,她忽然不知该说什么,唇角竟是一抹凄然的苦笑。

良久,她才听得他微凉的声音,“你达成所愿,现下可是满意?”

“满意?”叶贞稍稍一怔,而后盯着他的眼睛,低头痴痴冷笑,“试问世间何曾有过满意?便是高高在上的那些人,可会觉得满意?岂不闻人心不足蛇吞象,大人委实抬举叶贞,叶贞自问是个不知餍足之人,一介鲁国公府,哪里能满足。”

“你别忘了,自身的血海深仇,便是缘起鲁国公府,如今算是大仇已报。”他冷了眸色。

叶贞点了点头,“是啊,大仇已报,多痛快!”长长吐出一口气,叶贞背过身去,眸色沉冷,“身无退路,到底是可悲还是可恨?”

他微微一怔。

却听得她继续道,“若说是恨,那我还有一个仇人。”

“谁?”风阴沉了声响,显然已经猜到她想说什么。

步步逼近,她与他近在咫尺。她的脸在他的视线里无限放大,那双美丽灵动的眸子再不似从前的清澈,多了鲜血的洗礼,越发的幽暗诡谲。那一刻,他觉得他们何其相似,一贯的隐忍,一贯自以为是的执着,殊不知执着了太久,便成了一种刻骨铭心的执念,此生都无法消褪。

“皇上!”她低低的喊着。

“放肆!”他冷然。

下一刻,她却忽然踮起脚尖迎上去,吻在他冰冷的面具上。他愣住,看着她精致的五官以猝不及防的速度在自己的视线里放大,而后……隔着面具,他几乎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来自她的温热。那一刻,他近距离的看到她羽睫上凝着的晶莹,炫彩如露珠般的盈动。

是的,她该恨轩辕墨的。

若不是他,也许她早就死了,那就不会有现在的苦苦挣扎。若不是他,也许她不会入宫,不会经历过往种种,也不会像现在这般,刻意隐藏着内心深处的奔涌不息。

缓缓站住,叶贞退开一步,而后半垂着眉眼,“很抱歉。”

语罢,她转身便走。

手骤然被他扣住,下一刻却径直拽回他的怀里。她眸色一顿,鼻子骤然酸涩无比,险些落下泪来。他却只是抱着她,附在她的耳边低低道,“贞儿,就一会。”

她忽然笑了。

风阴不语,不作答不辩解,置若罔闻的模样像极了那个男子。

“你到底想怎样?”他低低的问,愈发抱紧了怀里的女子。

叶贞深吸一口气,唇边笑意清浅,“我想离开。”

那一刻,他忽然低眉狠狠盯着她的脸,怀抱松了松,最终他后退一步,如同对待仇敌般的注视着她微笑的脸,而后摇了摇头,齿缝里只蹦出两个字,“休想!”

闻言,叶贞敛了容色,继而浮现的是冷蔑的神色,“我知道走不得,也走不了。朝堂,后宫,东辑事都饶不过我。所以……”

他忽然换了眸色,半晌才道,“这样也好。”

语罢,长叹一声,“宫闱里待得久了,心都发霉,血都是冷的,如今趁着你的心还未完全冷却,早些离开也好。横竖进了这里,早晚要熬成鬼的。”

叶贞将自己的手伸出去,掌心里是他托离歌送来的那朵合欢花,都已经晒成干花,却还残存着彼时鲜艳的颜色。她笑了笑,“乾元殿后头的合欢树,是不是这里的?”

他微微一愣,“到底瞒不过你。”

松了口气,她低眉嫣然,“我就知道是这样的。”继而抬了头,“我只有一个要求。”

“什么?”风阴握紧了剑柄。

叶贞道,“放了我哥,我的命便留在宫里。”

那一刻,他凝了眸中血色,她却知道,这笔交易定然是不划算的。没有了人质,很多的要求都会画上句点。就好比一张圣旨,若是没有玉玺盖印,只怕也是无人可信,只算是废话一篇而已。

“回去吧!”风阴转身。

“放了我哥!”叶贞喊了一声。

他顿住脚步,没有转身,只是冷了声音,“不可能。”

倒吸一口冷气,叶贞冷笑两声,“你便如此不信任我?”

“宫中之人,自身尚且不信,遑论轻信旁人。左不过是一条命,你愿给就给,不愿意的话,也犯不着做交易。有些东西可以轮换,但有些东西,此生不可相谋。”风阴再没有回头,大步流星的离开。

她知道,他原是想来分享她复仇过后的喜悦,可是他没想到她来,并非是因为喜悦,而是因为交易。用自己的命,换兄长自由。打从一开始,他就知道她的来意,所以才会问了那句“你想怎样”。

低眉干笑两声,叶贞不说话,只是抬头看着顶上的明月。明月若是知我心,何故夜夜笑离人?

有些东西,此生不可相谋。

她攥紧了手中的合欢花,心头想着不可相谋,比如亲情……

鲁国公府没了,她忽然觉得心里也空落落的。接下去是盈国公府吗?还是东辑事?在这宫里,要斗还不容易吗?身旁都是陷阱,随时都会粉身碎骨,只管往前走便是。就算不去招惹,也会有人想要你死。

这便是宫闱,尔虞我诈,不是我死就是你死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