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0.叶贞的心慈手软?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宫妃无孕,本家籍没,荣宠不再便只能寄生冷宫,或被废黜位份,降为宫人。(www.ziyouge.com)是而叶蓉与叶杏,源于鲁国公府的连累,势必躲不开这样的下场。或冷宫,或降为宫婢,但绝对不会有废为庶人出宫的那一天。

现在就等着皇帝的圣旨,废了二人的位份。只要成了宫婢,那生杀大权便会落在叶贞的手里,是死是活,也不过是叶贞说了算。

她知道,轩辕墨会成全自己的。

果不其然,第二天轩辕墨的第一道圣旨便是废了叶蓉与叶杏的位份,降为宫人交由掖庭分配。叶蓉的身边好歹还有个碧夏,但是叶杏如今可算是孤家寡人,圣旨下来的时候,她便跪在了尚宫局的门口。

但离歌岂会容她,早早的教人打发了出去,丢进了掖庭。

“如何?”叶贞用完早膳,便走出了寝殿,外头的阳光很好,到处透着金桂的香气。

“我已吩咐人好生伺候她们,想来掖庭局的人是明白的。”离歌道,“叶蓉至今不肯承认月儿的事情,但……我不会让她好过。诚然如你所说,死算得了什么,不过是一刀两断的痛快。活着,才是折磨。”

叶贞点了点头,“让她们慢慢熬吧!”

“皇上心里有你。”离歌道。

羽睫骤然扬起,叶贞沉了面色,“以后别说了,教人听见早晚要出事的。”

离歌颔首,“你只管不承认,心里却是默认的。只是这宫里什么都不值得留恋,唯独这痴心一人,尚算有几分情义。”

轻叹一声,叶贞道,“去把掖庭的王辛找来。”

“王辛素来心狠手辣,你找他作甚?”离歌微怔,“早前已经找过他,教他好生应付着叶氏姐妹,现下……”

叶贞轻笑,“给他个好差事,也算是拜谢他许了我与月儿入冷宫之德。”

离歌自然是知道的,叶贞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叶蓉叶杏。横竖两人的容貌尽毁,加之叶杏吃五石散成瘾,如今半人半鬼,只不过还有一口气在罢了。

只是,离歌不知道叶贞到底还要做什么。

她说过,要让叶蓉生不如死。想来是从叶蓉最在意的东西下手,除了这脸,这本家荣誉,剩下的便只有叶蓉自身的傲娇自尊。

原先入宫的时候,便是王辛打发了叶贞与月儿去冷宫,当时月儿那一顿板子也是拜王辛所赐。彼时王辛仗着东辑事的名声,现下却忌讳着叶贞尚宫的名号。

不多时,王辛便入得尚宫局的正殿,容貌依旧,只是态度再不似从前的傲慢,更多的是一种谄媚逢迎。如今叶贞为上他为下,何况这里是东辑事,岂敢造次。

“奴才参见尚宫大人。”王辛跪在那里,笑脸迎人。

叶贞唇角微扬,放下手中的杯盏,“王公公,可还认得我?”

王辛抬了头,自知这便是当日的叶贞,不由得脊背微凉。忙道,“大人恕罪,彼时多有得罪,还望大人宽宥。”

“王公公客气。”叶贞起了身子,“当时都是秉公办事,算不得得罪。左不过此事我不愿再提,到底也是有伤情面。”说着便道,“公公起来吧!我这厢不必多礼。”

“谢大人。”王辛起了身,依旧半弓着身子跟在叶贞的身后,缓步朝着门口走去。

“离歌替我转达了一些话,不知王公公可是记在心里?”叶贞不紧不慢的开口。

王辛忙答道,“自然自然。那叶氏姐妹原就不得人心,如今去了掖庭,便是没有奴才的吩咐,也会有人招呼他们。彼时国公府荣耀,二人自视甚高,那些个奴才宫婢都受过气。现下沦落成这副狼狈模样,委实也算报应不爽。”

叶贞笑了笑,“公公是个聪明人,与聪明人说话便是轻松。我这厢有个提议,不知公公肯与不肯?”

闻言,王辛一顿,“大人有何吩咐?”

“听得那叶蓉乃是国公府嫡女,而且容貌出众。只不过现下毁了容,想必心生无望。你该知道,我这心肠惯来还是软的,见不得落井下石。想着二人如今无依无靠,若是能找个依附,也算是功德一场。不知王公公可愿成全与我?”叶贞这话,委实有些含蓄。

王辛是谁,只听一听便猜出了叶贞的心思。面露难色,却还是笑着道,“大人好意,奴才心里明白。只是这是,怕是由不得奴才做主,到底这种事情,还是要……”

“如今我是尚宫,这一宫的奴才都任由我做主。这事是该与皇上商量,只不过若然公公自己去说,兴许会更好一些。”叶贞道,眸色微冷。

吞了吞口水,王辛颔首,“奴才明白!”

叶贞莞尔,“听说掖庭局的掌事刘公公近日身子不爽,已然许久不曾下床,怕是……这掖庭局的掌事之位,多少双眼睛盯着,多少人看着,但我却觉得还不如找个熟悉掖庭的人来做,更为妥当。此事,我不日就会与千岁爷商议,大抵很快就会有眉目。”

王辛扑通跪地,“多谢尚宫大人。”

“下去吧!”叶贞长长吐出一口气。

“是。”王辛起身,“奴才这就去请示皇上。”

叶贞不说话,只是看着王辛快步离去的背影,眸色微沉。

离歌从后堂走来,“你觉得皇上会肯吗?”

“皇上要做明君,一则要维护自身,二则也想拉拢身边的势力。总不能让人觉得他太过苛刻,如今许了叶蓉与王辛,也算是对鲁国公府有个交代。何况……皇上眼下最关心的便是盈国公府和东辑事,这些个鸡毛蒜皮的,何时能入得了他的眼。”叶贞冷眼看着外头明媚的阳光。

闻言,离歌只是轻轻点头,“左不过你这厢放虎归山,是不是……”

“你觉得我心慈手软?”叶贞冷笑,眉目间晕开教人无法捉摸的颜色,“你可知王辛是从东辑事出去的?能做到掖庭的执事,并非良善之辈。宫里的太监,长日无聊,又因为身体的缺陷而让心中的某些需要无法排遣,便常常与宫女使坏。你可别忘了,宫中的小主们,伺候人的功夫,可都是太监们手把手教的。所以……”

叶蓉是叶贞强行许给王辛的,想来王辛会“好好”照顾这个国公府的嫡长女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