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2.纳妾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皇上与世子相谈甚欢,叶贞不便打扰。(www.ziyouge.com)”叶贞道,绕过风阴往乾元殿门口而去。

“你可知世子所为何事?”风阴忽然道。

叶贞骤然转身,眉目微凝,“大人这是何意?皇上与世子之事,与卑职何干?”

风阴垂下眉眼,“若是与你有关,你又能怎样?”

唇角微扬,叶贞站在那里不说话。若说是与自己有关,叶贞却是没有半分喜悦,毕竟洛英与自己当时还险些有过瓜葛。所幸谣言满天飞的时候,洛英取了亲,取了夏侯舞为妻,也算是平了自己的危境。

如今……总不会旧事重提罢!否则,这一关她是断断难以过去的。

然……看到风阴方才的样子,似乎、似乎她所有的不安都会朝着现实走去。风阴眸色垂敛,教人看不分明,银白色的面具闪烁其光,刺得日头都跟着微凉起来。

叶贞手心濡湿,深吸一口气,“大人不妨直言。”

“自打成亲以后,世子妃便没有一刻消停,闹得国公府不得安生,是而世子想要解除婚约,但碍于国公爷执意不肯。思来想去,国公爷这才想着要给世子纳妾。左不过边境异动,国公爷又不能长久留在皇都,想着速战速决。”风阴说话的时候,目光死死的盯着叶贞。

这样的眼神,让叶贞心底寒凉至绝,脊背渐渐发凉。

原本纳妾也不是什么大事情,但……风阴说过,这事跟自己有关,是而她许是会成为那个被“牺牲”之人。所幸自己这尚宫的身份,大抵还能推上一推。无论如何,她是断不会介入洛英的世界,到底盈国公府并非良善之辈,而自己的目的却是为了覆灭。

“大人的意思是……”叶贞敛了眉。

听得风阴一字一顿道,“世子爷还是属意于你,是而……还如上次那般,来向皇上……讨了你。”

心,咯噔一声陡然下沉,叶贞的羽睫冷然扬起。目光冰冷无温的盯着风阴,一身黑色而华丽的袍子下,绝世的容颜散发着阴郁的气质。她便站在那里,面上没有半分颜色,眉梢微微上抬,便是一股子凌然肃杀之气。

攥紧了拳头,叶贞不说话,却是冷了心肠。

洛英!

“皇上他……”叶贞深吸一口气,“如何答复?”

风阴摇着头,“不知道,如今世子爷还未出来,谁都不知结果如何。只不过你还是莫要走,横竖都会找你进去,在外头等等便是。到底这些事情,还要你自己说清楚的,成与不成且看君意。”

叶贞抬头,却是异常的坚定,“我不会答应的。绝对不会!”

闻言,风阴只是垂眉点头,“你的心性,我自然是知道的。只是皇上的心性,你却未必了解。边境动乱,皇上还仰仗着国公爷出兵,戎族入侵并非小事,你该知道于朝廷于天下而言,你不过是个小女子。到底,比不上万里江山来得重要。”

心,狠狠疼着。叶贞忽然有一种被人出卖的感觉,那种被挖心的疼痛,此刻正萦绕不去。

“卑职等着便是。”良久,她才扯出这样的话,语调平和,如常从容。

秋日里的空气凝着金桂的香气,悠远而恬淡,本是极好的事情,连带着进来的时候,那一股子的心思都被风阴的三言两语挥发殆尽。

叶贞来不及感伤,如今她只一心想着,该如何拒绝得不动声色,如何拒绝才能让洛英也答应下来?只是她不明白,若是洛英纳妾,为何洛丹青和洛云中会答应呢?自己的身份与早前的事情,他们并非不知情,何以还会默认?

再者说,夏侯府怎么会答应?

彼时听说夏侯府嫁女儿,独独嫁了一块门匾,想来是别有深意的。所有人都明白,只不过是缄口不谈。如今洛英才娶亲多久?便动了纳妾的心思?那夏侯府岂会答应?!

这一番纠葛盘算下来,好似种种迹象都表明,就算洛英要纳妾,也不该轮到自己。只是这风阴说得有板有眼的,到底……到底哪个环节出了错?

难道是……

叶贞的羽睫骤然扬起……是后位!

莫非是洛云中想跟慕青联手?为了后位?但……可能吗?委实是天方夜谭!除非洛云中手里有慕青想要的东西,抑或他们二人遇见了某种契机,想要与皇上争高低?但两人相安无事了这么多年,就算要争,也不至于急于一时的。

深吸一口气,叶贞凝了眉头,横竖进去再说。

墨轩,你、真的会答应吗?

许是会吧,他说过,江山美人,他只选江山。

抬头时,听到御书房内的太监快步走出来,却在见到叶贞时稍稍一怔。急忙挤出笑脸迎上来,“尚宫大人在此啊!既然如此,皇上传召,请尚宫大人入御书房一见。”

叶贞也不去看风阴,顾自垂头进去。

御书房里寂静得可怕,叶贞站在门口扫了一眼,果真见着洛英坐在御书房一侧的座椅上头。她一进来,洛英的目光便凝在了她的身上,竟起了身子毫不避讳的盯着她。

款步上前,一身如墨的华丽衣裙逶迤在地,发出清晰的声响。

“参见皇上!”叶贞行礼,垂着眉目,心却微凉。

顶上的轩辕墨深吸一口气,这才道,“平身吧!”

起身的那一刻,她迎上他的眸子,嘴角微扬。轩辕墨还是轩辕墨,多时不见仍不会变换。一双眼睛,长久的幽暗冰冷,一如初见时的那般模样。他凝着她的眸,如刀斧雕刻的精致五官,映着外头落进来的少许金色阳光,晕染开她眼底的微弱晶莹。

四目相对,多少话语无从说起。

叶贞下意识的垂下眸子,清浅道,“不知皇上召卑职前来,有何吩咐?”

“叶贞?”洛英上前一步,嘴巴张了张,却有种欲言又止的神情。

冷笑两声,叶贞忽然明白,自己真的被卖了。

轩辕墨冷了声音,那种刻骨的悲凉笔直映入她的灵魂深处,“世子爷纳妾,已然向朕求取于你,是而朕要最后问你一遍,你到底肯与不肯?”

昂起头,叶贞盯着轩辕墨的眼睛,却见他眼底闪过一丝流光,“皇上早前便问过这句话,卑职的答案还是与从前一样,未曾变过。不知这样的答案,世子爷可还满意?”

洛英站在那里,定定的看着她,“那便抬着你的尸体出去吧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