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3.皇上打算藏着她多久?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一语既出,轩辕墨忽然起身,却有一种强行按捺的悲愤,他缓步上前走到叶贞的跟前,“叶贞如今是尚宫,这事怕是朕也做不得数,世子还是回去吧!”

语罢,他负手而立,冷然睨了洛英一眼。……www.ZiYouGe.com……

“千岁爷那边,臣自然会去打点。如今臣只要皇上一句话,肯与不肯皆在皇上手中。不管叶贞是尚宫也好,宫婢也罢,左不过是个妾室,也不曾委屈了她。皇上还是好好想着,耽搁了出兵的时辰,戎族入侵必定为祸江山社稷。权衡利弊,想必皇上心里清楚!”洛英冷道。

叶贞心头一怔,洛英……洛英何时成了这副模样?为何这言行举止较之以往大相径庭?似乎有所不同!然……容貌不改,性情大变,委实教人心生奇怪。

世子成亲,本是大喜之事。彼时也不觉不妥,听得当时宫人们议论,说是世子进了洞房,而后与世子也是同房而居。何以现下会变得不苟言笑?从前风花雪月的男子,怎么一夕间变得这副铁石心肠?

这一番滚烫的威胁,让轩辕墨的眼神变得愈发凌厉无温,眸色如刃刀刀割人心。

下意识的握紧腕上的红线,叶贞冷笑两声,“世子爷此话未免太重,叶贞此身微贱,怕是无法与皇上的江山社稷相提并论。世子爷若真想纳妾,这宫中不乏……”

“本世子就要你!”洛英斩钉截铁。

叶贞嗤笑,“世子爷何苦执着?难道世子妃也愿意吗?这厢闹得家宅不宁,便是你想要的情有独钟?只怕世人要诟病,世子爷这番的喜新厌旧,污了您的名声。”

洛英走到她面前,“此生若得不到自己喜欢的东西,那只有两种可能,一则废物,二则蠢材!本世子不愿做这二者之一,所以今日还望皇上首肯。千岁爷那边,本世子自己去说,只消皇上一纸圣谕,废了叶贞的宫府名册,纳入国公府的名册之上便罢!”

“放肆!”轩辕墨嗤冷,“朕是君,这万里河山,还轮不到你做主!”

闻言,洛英点头笑了笑,“诚然如此,君是君,臣是臣。”蓦地,他面色一转,“只要皇上答应,臣可以代父出征!皇上不是一心想要从盈国公府收回兵权吗?臣可以做到!”

“世子爷?”叶贞冷了声音,那一刻,她觉得眼前的洛英比任何人都可怕。看似外表俊俏,却再不见昔日的酒窝笑颜。甚至有一种未达目的不折手段的趋势,渐渐的竟与慕风华这类人越靠越近。

洛英别过头看她,眸色锐利,再没有从前的温和从容,唯有冷冷寒风般的肃杀之气。

“望而不得,本世子宁愿得而复失。”洛英忽然扣住她的手腕,力道之大,几乎要将她的手腕拧断。

叶贞吃痛,却是咬紧了下唇,“世子爷果然好气魄,与国公爷如出一辙。卑职拜服!只是皇上也说了,这事皇上做不得主,还请世子爷去问千岁爷,若然千岁爷肯将卑职这具尸体给你,那卑职死而无憾。”

“好!”洛英甩开她的手,“很好!”

轩辕墨上前一步,拽了叶贞置于自己的身后,“洛英,你闹够没有?”

“皇上还打算藏着她多久?一日两日还是十年八年?”洛英冷问。

“一生一世又如何?”他清浅的回答,不去看任何人,只是眸中冷冽尽去,浑浊的眸色教人看不分明,“终不过是宿命一场,朕不会放她出宫。朕甘愿看着韶华尽去,任她老死在宫里。”

洛英冷笑,“皇上自问能挡得住臣吗?”

“挡不住也要挡!”轩辕墨声音从容,不见半分愤怒,也没有一丝眷恋之色。他平静的容色,让叶贞的心里没来由的一阵心安。惯来他这样的容色,只是因为他有了对应之策。

只是她不明白,他到底如何应付?

这般的神色从容,这般的傲然伫立。

她站在他的身后,看见他负手而立的背影,唇角竟是一抹浅浅的轻笑。这种感觉很好,不是吗?有种被人在乎的感觉,被自己喜欢的人在乎,诚然是一种无可言说的喜悦。比之报仇,比之屠戮,更让人揪心。

小心翼翼的伸出手,她第一次做了最大胆的决定,握住了他的手,那一刻她清晰的感觉到来自轩辕墨的身形一震。心头所有因为洛英而弥漫的阴霾,顷刻间一扫而光。

他的手心柔软而温暖,她的手微凉而纤细。

轩辕墨稍稍一怔,而后却是握紧了手,死死的握住了她的五指,再不给她任何挣脱的机会。

可惜洛英在前面,未能看见这般境况,否则是要发疯的。

“好!”洛英斩钉截铁,“臣告退!”

也不待轩辕墨开腔,洛英已经拂袖而去,不看任何人一眼。

看着洛英的背影,叶贞隐隐觉得终将有事发生,而且会……印证在自己的身上。洛英转身瞬间的狠辣容色,让她想起了洛云中一脸的恣意狂佞。想来父子一脉,都是一样的。

这厢正想着,轩辕墨却忽然转身拥住了她,他的颚就抵在她的发髻处,“很抱歉,朕留不住你!”

眉睫稍稍一颤,她知道他说的是真的。无论如何,他是挡不住洛英的。洛英将他看得透透的,那兵权二字已经动了他的心。何况……战事将起,他如何能弃天下而不顾?盈国公府党羽众多,且大多为武将。只要盈国公府使绊子,皇帝断断没有大将可用,出征便成了一句空话。

这便是所谓的功高震主。

叶贞深吸一口气,轻轻的推开了他,“卑职知道皇上的难处,卑职也知道皇上以退为进,面上不肯实际却是欲擒故纵。想着能激了世子爷,而后帮皇上从国公爷手中夺回兵权。较之国公爷,世子爷年轻气盛,皇上更易对付。叶贞卑微,不敢谋求皇上的怜惜,只愿吾皇万岁金安,愿皇上稳坐江山,国祚万载。”

语罢,她跪在他的面前,重重磕了个头,“叶贞拜别皇上,敬祝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

她没能看见,顶上那个男子,眸色微颤,掠过一丝微恙的流光。

袖中的手微微抬起,却在即将触碰到她眉梢时,徐徐垂下去。轩辕墨转过身子,“下去吧!”

既然无话可说,便不必再说。

彼此都纠结,都矛盾过,也都明白彼此的心肠。只是这该死的宫闱,该死的世道,早已容不得半分真情。

叶贞不说话,只是退出了房门。

心,微凉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