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4.为月儿报仇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缓步走出御书房,外头空空荡荡,不见洛英不见叶贞,唯独风阴站在门口一动不动,一贯的按着他的剑柄。(www.ziyouge.com)见着轩辕墨,风阴只是恭敬的垂下眉眼,“皇上可是真心的?”

轩辕墨面无表情,“真心与否有什么要紧,要紧的是她信不信。她原就不信,何必多费唇舌。何况这事诚然不是朕能做主的,只不过……”他深吸一口气,“想将她带出宫去,谈何容易!”

风阴颔首,却不说话。

身为一国之君,他惯来都是冷静,惯来都不会轻易表现他的内,身旁皆属虎狼之辈,岂可恣意任性。这君心不可测,君威不可没,注定了他无法像洛英这般可以放纵一回。他便是放纵,也该是沉冷而隐忍。

眸色清浅,深吸一口气,轩辕墨看了看外头的天气,“诚然是个好天气,让消息传出去,闹开了才算好的。否则洛英一个人戏耍,岂非无趣?”

“是。”风阴转身便走,走了两步才停顿,“若是千岁爷首肯,怕是这盈国公府与东辑事联手,朝堂怕是要倾覆。”

“那也要他们能联手才作数。”轩辕墨嗤冷,“一旦消息传出去,总该有人坐不住才是。何况夏侯渊那老狐狸,岂能看着自己的女儿吃亏,总该有些表示才好。否则那一块门匾岂非白白相送,如何对得起他门前高挂的狐狸灯笼。”

风阴忽然明白,皇帝在等夏侯渊出手。

左不过这夏侯渊不问世事多年,此刻也未必会出手。虽说这夏侯舞是夏侯渊的掌上明珠,但……风阴昂了头,原是皇帝想逼夏侯渊出手。怕就怕赔了夫人又折兵,得不偿失。若是慕青一旦点了头,叶贞就必须嫁给洛英为妾。

有些事情可以拿来冒险,但是有些事情断断无法犯险,错过了便是一生一世,绝无重来的机会。只不过作为冒险家的帝君而言,无时无刻都在冒险,他已经习惯了刀尖上的存活,习惯了面具下的尔虞我诈。

只是……轩辕墨的心太过沉冷,以至于风阴跟着他这么多年,也无法弄清楚轩辕墨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。

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宫闱,几乎同一时间,洛英欲纳叶尚宫为妾的消息,成了各宫各院茶余饭后的热门话题。所有人都在看着千岁爷慕青的态度,以及皇帝的态度,甚至于栖凤宫的态度。

原先世子爷成亲之前,与叶贞的绯闻便闹得不可开交,如今……

又是风口浪尖,又是避无可避。

叶贞冷笑着,长长的罗裙拖在地上,不远处有凄厉的声响,却是叶氏姐妹被强行带去掖庭的动静。她漫不经心的走过去,冷眼看着愤怒的叶蓉,痛苦的叶杏。从前的国公府小姐,如今却成了太监的对食,说来多么可笑滑稽。

轩辕墨肯成全她,不过是为了……为了让她也成全他!

她有她的复仇路,他有他的江山情,也不过是一场交易罢了!

叶蓉与叶杏忽然疯似的冲过来,叶贞就站在那里,身后的太监与奴婢迅速的拦住了两人。泼墨般暗色的华丽衣裙在她们的眼里寸寸成灰,叶贞就站在人后盯着她们的脸。

“你们都先下去。”叶贞道。

闻言,所有人都战战兢兢的退下,只剩下叶氏三姐妹在场。

睨一眼叶蓉尽毁的容颜,睨一眼叶杏浑身瑟瑟发抖的模样,果然是情深意重的姐妹,如今的狼狈模样也是如出一辙。

“大人,你放过我!你答应过,要饶我性命的!”叶杏哭着喊着跪在叶贞的脚下,“大人,给我五石散……大人……我什么都愿意做,什么都愿意做,只要别杀我,给我五石散……我好难受,好难受……”

她不断的抓挠着身子,胳膊处,脖颈处,到处都是斑驳的血抓痕。

叶贞也不理睬,忽然一脚踹在她的肩膀处,而后冰冷无温的看着愤怒已极的叶蓉,“你就不想说点什么?”

叶蓉深吸一口气,怨毒至极的盯着叶贞的脸,“我只想问你一句,你到底是不是她?”

眉目微垂,叶贞冷笑,“是如何,不是又如何?”

“三妹……三妹你给我五石散好不好?我可以做猪做狗……”叶杏一把鼻涕一把泪,瘦如枯槁的容颜如同鬼魅,也亏得王辛肯要她,不过这样孱弱的身子,被五石散腐蚀得还剩胸腔里的一口气,委实活不了多久。

“蠢货!”叶蓉低狠。

“是,叶杏是蠢。若不是她,你也走不到今日的地步。若不是她,我也做不到今日的尚宫之位。叶蓉,你不是想知道我是谁吗?我现在就告诉你,你所料丝毫不差,我便是国公府不要的女儿叶贞。鲁国公府的灭门也是我一手成就,你们能落得今日的地步,也是我一手促成。如今你可死得瞑目?”叶贞嗤冷寒笑。

转而又道,“怪只怪叶杏蠢钝无比,殊不知斩草不除根,春风吹又生。所以我不会给你们机会,国公府之所以覆灭九族,就是秉承了斩草除根的道理。若你知道叶惠征和你娘死前经历了什么,也许你会更畅快!”

“叶蓉,你以为自己聪慧过人,一贯的伪善至极。殊不知你这双恶毒的眸子,难以掩饰你恶毒的心肠。若不是你挑唆叶杏,她这个脑袋瓜子,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要杀了我与我娘。你让叶杏处处当你的出头鸟,自己却搏了个贤德的美名,这般的费尽心机,比叶杏恶毒百倍。”

叶贞顿了顿,“其实你我都是一类人,左不过叶杏纵了我一命,却是你始料不及的。你这番装模作样,如今可以落幕了。放心,王辛会好好的照顾你们。对了,忘了告诉你,碧夏此刻昨儿个夜里去了官窑,一早便有消息,说是触柱而死。官窑的嬷嬷觉得不吉利,便将其剁碎了喂狗,现下正在畜生道里等着你们。”

“叶贞,你好歹毒的心!”叶蓉嗤冷。

闻言,叶贞一步一顿走到叶蓉的跟前,忽然一脚踹在叶蓉的膝盖处,疼得她骤然下跪在叶贞身前。叶贞冷冽的掐起她的下颚,目睹她日益萎缩的残败容颜,低狠的开口,“狠毒?我的狠毒还不足你的万分之一。月儿怎么死的,你难道全忘了吗?若是忘了,那我现下就可以让你全部想起来!”

话音刚落,叶贞突然揪住叶蓉的胳膊,狠狠将她推入湖中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