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5.圣旨完婚,不得有误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叶蓉在水中挣扎着,但叶贞却知她是有些水性的,只是站在岸边瞧着水中投来怨毒眸光的叶蓉。|www.ziyouge.com|身后,叶杏吓得厉声尖叫。

唇角微扬,眼角眉梢的冰冷无温显而易见。

叶杏从来都是色厉内荏,从来都是外强中干,加之五石散的药效,整个人精神恍惚而癫狂,也不过是情理之中。

深吸一口气,叶贞冷笑着看叶蓉凫至岸边,大口大口的喘着气。原本丑陋的面孔,因为蘸了水缘故,此刻更是泛着惨烈的白。

“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,你杀了月儿,月儿临死前咬你一口,如今你这一生都毁在月儿的口中,岂非天理循环报应不爽?”叶贞俯身,冷笑着凝着叶蓉止不住颤抖的双眸。

现下入了秋,水中冰寒无比。

手一挥,叶贞道,“来人,送两位去王公公处,今儿个夜里可要好生伺候着。”她俯身轻笑,“我便要睁眼看看,国公府尊贵无比的嫡长女,如今与公公对食,有怎样的妖娆多姿。”

“叶贞,你不得好死!”叶蓉凄厉的喊着,眼眸中无尽绝望。

长袖轻拂,叶贞傲然冷立,“别说是你,就算弑父之罪也够我下十八层地狱,你不必怨毒不必咒怨,该付出的代价我诚然都愿意。叶贞这卑贱之命还留着有用之身,无论死生就不劳你费心。月儿会在上头看着,我娘也会在上头看着,等着你们下去三跪九叩的请罪!替我捎句话给叶惠征,下辈子再有眼无珠,我还会剜他双目,还会让他做一回瞎子。”

“你!”叶蓉已然说不出话来,上下唇齿止不住颤抖。

睨一眼缩在一角的叶杏,叶贞拂袖而去。

长裙拖在地上,暗沉的黑色,像极了她此刻的心境。黑暗而没有终结,幽冷而看不到希冀之光。原本他是她的希冀,可是渐渐的,她到底还是开始沦落,一个人陷在黑暗里难以自拔。

离歌远远的看着,面颊上的囚字越发的疼痛。

诚然如叶贞所说,一刀结果了她们委实太便宜了她们。彼时若是自己不那么冲动,也许不会落得今日的下场。

指尖抚上脸颊,这算是代价。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手段,她的手段是当机立断,而叶贞刚好相反,她让仇恨晕染,然后让所有人都能感受到仇恨的力量和痛苦。让那些给予她痛苦仇恨的人,一个个自食恶果。而她,依旧手不刃血,依旧裹在冰冷幽暗的黑色袍子里,坐在高高的尚宫之位上。

跟上叶贞,离歌的面色不太好,“宫中的消息传开了,你有何打算?”

叶贞顿住脚步,假山群中,她依稀记得自己与月儿快步穿梭的模样。彼时的阳光一如现下,彼时的月儿尚未断臂,彼时的她还任人宰割。

岁月荏苒,彼时不再,今夕物是人非。

“走一步算一步吧!”叶贞盯着离歌,“你还想说什么?”

“把月儿还我!”离歌清浅开口。

那一刻,叶贞凝神了良久,她抬步走着,及至走开几步才算停住脚步,“你要带她去哪?”

“横竖不是宫里,我要送她去义父义母的身边。”离歌说这话的时候,语速很慢,略略带着苍凉之感。

叶贞点了点头,“诚然月儿也是愿意的。”却从袖中取出了那枚七星丹,原本是做个念想,如今……都不必了。狠狠丢出去,叶贞头也不回,“你随时可以走,千岁爷那边,我一力承担。带着月儿,滚得越远愈好,再也别回来。”

身后,离歌深吸一口气,半晌才从唇边扯出一个字,“好!”

她若要走,除非是慕青,否则无人可拦。

而月儿,她是一定要带走的。

这冰冷的地方,是留不住月儿,留不住离歌的。

好似上次的风波,如今整个皇宫又陷入了流言蜚语之中,栖凤宫坐不住,东辑事也坐不住,如今越发要闹腾了。

夏侯舞直接在国公府里闹上,一发不可收拾。

连着三日,叶贞都是闭门不出,连带着消息都不愿听,只是将自己锁在房间里,凝神看着床头的人皮灯笼。

直到雀儿带来离歌与月儿失了踪的消息,她才肯走出房门。

真好,都走干净了,那她便没有什么可担心的。

外头下着雨,一阵秋雨一阵凉,叶贞看着外头被风雨打落在地的枫叶,目光飒冷无温。雀儿快步上前,“大人,今儿一早,掖庭的王公公来过了。说是叶家那两个,殁了。”

叶贞扭头看她,面上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,“确认吗?”

“是。”雀儿颔首,“叶杏死的时候口吐白沫,一口气没上来就在地上抽死了。那叶蓉却是死在了床榻上,彼时见着衣不蔽体,身上到处都是淤痕。双目瞪得斗大,那手还死死攥成拳头。已然让人验明正身,确属叶蓉本人无疑。”

叶杏是因为五石散发作,活活的给抽死了,那种非人的痛楚,并非常人可以忍耐。

而叶蓉,却是死在了床榻上,比不说也清楚。彼时鲜血染红了床榻,好似被人撕裂了隐蔽处,活活的死在床榻上,也算是应有此报,让这毕生的名声都付诸东流。

这样的死法,对于她们而言确属残忍,但……在这宫里,她们又何尝不是处处惦记着旁人的性命。

这样也好,到底还是结束了一生的罪恶。

鲁国公府,除了叶贞本人,算是彻底的断子绝孙。

终于,都死绝了!

叶贞听得这个消息的时候,只是垂了一下眉眼,无悲无喜,无怒无嗔。人死了,所有的一切都随风去吧!否则来日漫漫,她这一生又该如何继续。

一名小太监快步跑来,及至叶贞跟前扑通下跪,“大人,千岁爷让您去一趟,此刻正在正殿里。”

眉目微沉,叶贞颔首,“知道了。”

“大人……”雀儿顿了顿,“方才奴婢瞧着慕大人去了正殿,面色却有些怪异,大抵是……是因为昨儿个那道圣旨。”

因为锁了自己三天,叶贞还不知道怎么回事,当下便蹙了眉头,“什么圣旨?”

雀儿好一番欲言又止,终是开了口,“皇上有旨,将大人许配司乐监慕大人。择日完婚,不得有误。”

音落,叶贞忽然瞪大眼眸,愣在原地半晌没能回过神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